摘要:“未来的音乐公司应该是全方位经营的,音乐收益,经纪人、广告、演出,放到一个‘池子’里,把唱片录制变成一个长期支出项,而不是短期收益项,这需要有好艺人、好作品,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链子。时代在变化,环境在变化,但好音乐是永恒的。”沈黎晖说。

音乐产业如何转身(2):结盟数字平台 尝试全产业链-新音乐产业观察

大多数公司,要么转行,要么局限于产业的细分领域

谈起音像制品当年的辉煌,中国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凌颇为感慨。她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从事音像制品经营,可谓见证了中国音乐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过程。
  
“当初还没有音乐产业这种说法,盒带和录像带统称音像制品。”江凌回忆,齐秦、刘欢,一大批流行音乐的明星都曾和她的公司签约,“几百万的发行量根本不算什么,那个年月,音像制品的制作和生产特别赚钱。”
  
中国唱片、太平洋、白天鹅、俏佳人,这些音像公司都曾风光无限。在江凌看来,如其迅猛兴起时一样,传统音乐产业自数字音乐风行以来,衰落得也很迅速。曾经红极一时的音像公司,如今要么转做其他行业,要么局限于某些音乐产业的细分领域,很多公司的经营都步履维艰。目前,全国仍在进行音乐制作和代理的公司已经减少到几十家。
  
1997年成立,抓着卡带时代尾巴诞生的摩登天空,也见证了这一过程。“摩登天空的第一张专辑《好极了》卖了近20万张,那会儿都是十几万级别。去年宋冬野的专辑卖了几万张已经算是爆表了。”言谈中,创始人沈黎晖轻描淡写带过了当年的挣扎。“有一段时间非常糟糕,没有销量,也没有演出市场,现场驻场只能卖几千元门票。”
  
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完成转企改制,重新组建成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俏佳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先是将影视剧作为自己的主营项目,后来又加入了艺术教育、动漫和武术等;而中国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现在主要从事艺人的专项代理和服务。还有部分公司,主要依靠为音乐发烧友制作发烧碟生存。
  
“扛不下去的唱片公司就关门,没人会可怜你,你得自己想办法。”沈黎晖说。
  
与其抱怨,不如跟上传播方式、视听方式的更新
  
在数字音乐刚刚兴起时,传统音乐产业往往把衰落的责任归咎于盗版猖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发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能跟上传播方式、视听方式的更新。对于行业的衰落,乐评人金兆钧持这样的观点。
  
沈黎晖认为:“时代在变,很多事情应该被改变,唱片公司只有把自己‘破坏’掉,才能破茧而出。”他清醒地看到,曾经的一些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改变,然后被时代淘汰。有专家认为,传统音乐公司未尝没有搭数字化东风,重新崛起的机会。与其抱怨,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融入其中,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江凌表示,数字音乐本身的更新换代很快。几年时间,MP3已过时,彩铃转眼成历史,手机成了欣赏音乐的主要载体。这些变化,都可以成为传统音乐产业的发展契机。她举例说,公交、街区、商店、学校的大小屏幕,正日渐成为音乐新的传播载体,其中的版权保护状况也让人满意。
  
一些公司开始了转型探索,尝试不同的盈利模式,如与数字音乐平台进行广告分成、软件合作,发行电子唱片等,但有些尝试并未获得预想的结果。
  
作为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国家音像出版单位,中国唱片总公司也在全力探索与新媒体合作的方式。他们保存着13万面唱片金属母版和5万条磁性胶带,其中1949年以前的唱片模板有4万余面,包括许多极具历史价值的孤品和珍版。
  
据中国唱片总公司新媒体部主任耿丽媛介绍,这些雄厚的资源不但让他们在国家的支持下开始了数字化,建立了“中华老唱片数字资源库”,而且引起了各网络公司的浓厚兴趣。中国唱片总公司作为音乐内容提供商,与酷狗、酷我及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等数字音乐平台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策划音乐主题,将中国唱片总公司的音乐产品在数字平台向用户推广。
  
办音乐节、跨界合作,摩登天空闯出另一条路
  
摩登天空则在不断试错中打开了另一片天地。“事实上,音乐产业的产业链很长,唱片公司曾是其中产能最大、最直观的一环,也是受冲击最大的板块,从世界范围内看,艺人经纪、词曲授权、公播市场、场地运营、现场演出等其他板块,都比较平稳。”看清这一点,摩登天空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唱片公司,用沈黎晖的话来说,正逐渐转型为一家全产业链的音乐公司。
  
近些年,演出市场正在发展起来,“很多人不愿意为网络音乐付钱,但乐意花钱听现场。”沈黎晖说,小型演唱会、大型演唱会、草莓音乐节,都是摩登天空发力的重点。“从前年办12个音乐节,到去年办24个,这是近几年成长最快的一个板块。”
  
在互联网时代,二三线城市青年和一线城市青年可以获取的音乐资源其实已经差别不大。一次在银川举行的音乐节,让沈黎晖看到,中小城市的音乐潮人竟然那么多,“二三线城市市场其实可以好好挖掘。”“我们还在做一些跨界的尝试。目前正和湖南文广谈摩登天空音乐台。我们还在长沙拿下10个音乐剧场,广播和线下进行整合,与新媒体无缝连接,这里面有很多创新点和增值点。”沈黎晖说。
  
如今,在摩登天空的盈利盘子里,音乐节占比50%,艺人经纪占比20%,版权收入占比10%。“2014年,摩登天空盈利2个亿,2007年之后,我们的盈利每年翻番。”
  
“未来的音乐公司应该是全方位经营的,音乐收益,经纪人、广告、演出,放到一个‘池子’里,把唱片录制变成一个长期支出项,而不是短期收益项,这需要有好艺人、好作品,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链子。时代在变化,环境在变化,但好音乐是永恒的。”沈黎晖说。

文/陈原 巩育华
《 人民日报 》(2015年01月15日 12 版)

音乐产业如何转身(1):唱片业走向低迷 下个赢利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