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没有《中国好声音》,大众也许直到今天仍不会知道有个叫姚贝娜的天籁女声;如果没有人在《快乐男声》里翻唱了《董小姐》,宋冬野大概现在仍是个在酒吧、Live House驻唱的小众歌手;如果没有《中国好歌曲》,47岁的赵牧阳也许还在背着三弦流浪卖艺,而莫西子诗大概也不过就是一个会弹吉他的彝族青年而已。

上电视,音乐才有活路?-新音乐产业观察

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开播至今,每一场都会爆出个戏剧性的冷门事件。节目第一期,“消失”14年之久的昔日“鼓王”赵牧阳借节目归来,令人惊喜;第二期,曾红极一时的45岁歌手罗中旭以学员身份亮相,令人惊愕;到了上周五播出的第三期,在业内早已小有名气的民族摇滚乐队杭盖乐队登台,多少就有些让人感到悲凉了。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有才华的音乐人要靠综艺选秀才能被大众认识,难道音乐就只剩上电视这一条活路了?

华语流行音乐产业衰退的日子太久,似乎早已不值得人们再去惊叹或呼号了。音乐版权保护的不力,传统唱片工业的衰败,互联网数字音乐付费模式的缺失……多重负面因素的作用之下,音乐产业已经被折腾得体无完肤。据《2014年度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中国内地音乐产业规模达2700多亿元,是电影业的十几倍;但在只见产出难有回报的现实环境里,一个个并没有多少名气的音乐人,则不得不尴尬地活着。

幸亏这几年音乐选秀节目搞得很热闹,才给了音乐人一些饭碗。唱晚会、当导师,这是有名气的音乐人近年来最热衷的事情;玩选秀、当学员,则是没名气的音乐人挣扎着寻找到的一条出路。表面上看来,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可在这样的状态里,写歌创作反倒成了音乐人的副业。这两年的音乐选秀节目,经典老歌频频唱响,熟脸儿学员层出不穷,还冒出了所谓“选秀专业户”,种种现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失去了音乐产业的依托。

必须承认,电视音乐选秀给了一些音乐人出头露面的机会。如果没有《中国好声音》,大众也许直到今天仍不会知道有个叫姚贝娜的天籁女声;如果没有人在《快乐男声》里翻唱了《董小姐》,宋冬野大概现在仍是个在酒吧、Live House驻唱的小众歌手;如果没有《中国好歌曲》,47岁的赵牧阳也许还在背着三弦流浪卖艺,而莫西子诗大概也不过就是一个会弹吉他的彝族青年而已。

这是作为一种娱乐形态而存在的电视综艺,对音乐产业有限的反哺,但指望这样的回馈就能承担起拯救音乐产业的重任,恐怕不太现实。毕竟,音乐选秀推出的选手或学员,只能说是“半成品”,接下来的“深加工”,还需要音乐产业体系自身的力量。可惜,这条产业链上真正的力量之源,正在一点一点消逝。当音乐及其创作者失去了应有的尊重之后,音乐选秀节目自身又还有多少存在的价值呢?

同样是在上周末,著名音乐人李宗盛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演唱会。从当年的“瓦斯行老板之子”到华语乐坛公认的“大哥”,李宗盛的音乐之路堪称是一个标准的励志故事。可是,站在首都体育馆的舞台上,他却满怀忧虑地告诉歌迷,现在不乏有才华的音乐人,有着和他一样的天赋,和他一样努力,脚踏实地创作,但在今天的环境中,给予这些年轻人的出头机会却是那样渺茫。“对这些人,我只能说,继续努力吧!”说完,他深鞠一躬。

这番肺腑之言,藏着深深无奈。

来源:北京日报 李红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