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赵牧阳、杭盖、刘雨潼的现身,《野子》、《等风来》、《从前慢》的音乐的热播,《好歌曲》似乎成了一个炒热小众音乐人的平台,马条又是其中一个。这位看似普通的大叔学员带来原创歌曲《傻瓜》,当他报上自己的名字,胡海泉惊讶了,“你就是马条”、“他是著名民谣歌手”。

刘欢力挺小众音乐人上电视:好音乐就该让人听到-新音乐产业观察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吸引了更多在圈内已小有名气的歌手投稿。本周五将播出的第四期收歌中,又出现了两个音乐迷熟悉的名字,民谣歌手马条和跨国组合简迷离。面对越来越多熟脸上节目,有观众质疑“说好的冷门呢”?但刘欢不这么看,“所有的好音乐都应该让所有的人听到”。

民谣歌手参选 刘欢赞马条有勇气

随着赵牧阳、杭盖、刘雨潼的现身,《野子》、《等风来》、《从前慢》的音乐的热播,《好歌曲》似乎成了一个炒热小众音乐人的平台,马条又是其中一个。这位看似普通的大叔学员带来原创歌曲《傻瓜》,当他报上自己的名字,胡海泉惊讶了,“你就是马条”、“他是著名民谣歌手”。

马条今年43岁,已做过20多年音乐,在民谣圈小有名气。他在纠结后选择参赛,是为了让观众看到一首“抒情摇滚”,“我突然有所领悟,在音乐上,我觉得我对摇滚的精神有一个误区。其实真正的摇滚是无处不在的,一个扫地的人可以把大街扫得非常摇滚,一个厨师可以把菜炒得特别摇滚,只要他有一个特别真诚的态度,所有的作品也好,行为举止其实都可以是摇滚的”。

曾在第一季收入民谣歌手赵雷的刘欢,对马条的音乐赞赏有加,“看到这么漂亮的歌词,差不多都是民谣歌手,这真是功夫,不是白给的,确实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生活体验,真的是精彩……我听到那句词叫什么飞呀飞,我觉得太爽了,旋律该走了、该飞了”。

刘欢更看重的还有马条来参赛的勇气:“好像我们是小众,就不屑与大众有关系,我们这些小众听的音乐,如果他们去了大众那里,他们就跟我们不在一个世界了。做小众音乐的人好像也变得‘我的歌好像只能给这些人听,这些人以外的人一旦听了,我的音乐就不成立了’。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画地为牢的误区。”他认为没有哪一种音乐是因为大部分人听不到才好,“我觉得马条有这样的勇气,包括所有来到这里的民谣也好、Rock也好、地下的独立摇滚,我们所有的好音乐都应该有权利让所有的人听到,让更多的人喜欢,这是一种精神”。

唱罢《好声音》 简迷离又战《好歌曲》

一支充满童话色彩的《怪兽不跳舞》让导师们感到妙不可言,“一男一女,一中一西,好像红酒配火锅”。这首歌的创作者是跨国组合简迷离,四川妹子苏娜和法国型男加百利因音乐结缘,并成为了生活中的伴侣,而组合另类又慵懒的音乐风格令他们成了国内外音乐节的常客。

第一季《好声音》中,简迷离就以组合形式参加,当时担任导师的杨坤大感意外,因为他们曾是同一个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当时简迷离的演唱未获得导师认可,杨坤还指出他们不适合做组合,因为苏娜的唱功没有加百利好。这令苏娜在几年中比较难过,“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一笔财富,没有让我们解散,我们现在还在一起”。而刘欢笑着说:“你们还在一起,杨坤老师已经不在这儿了。”

参加完《好声音》后,简迷离回到了法国做专辑,3年后他们决定用原创音乐再来证明自己,苏娜介绍,《怪兽不跳舞》这个看似怪诞的童话故事,其实讲的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不合作,在那儿耍酷,但实际上他们可能是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这个星球。可能我们的音乐会比较奇怪、比较另类一点,但实际上,私底下我们也是很平凡的夫妻”。

来源:长江日报 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