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2005年创办以来,VGL在全球演出已超数千场。2009年,VGL首次在中国公演,引发轰动性的社会效应,更在随后数年里不断被游戏玩家和音乐爱好者提起。2012-2013年在中国举办的“VGL魔兽世界音乐会”和“VGL暴雪游戏音乐专场”,更令粉丝津津乐道。

游戏音乐会 依托互联网发展天地宽-新音乐产业观察

互联网的推动正在全方位改写传统产业的格局,演出领域当然也不例外。演出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和速度拓展曾经与剧场、舞台无关的潜在消费者,它的方式或许是新鲜话题引发的时令话剧,或许是为公司白领定制的商业戏剧,甚至有可能是以游戏背景音乐为主角的音乐会。比如刚刚在北展剧场登台的国内第一台GSM日本游戏音乐会。

扩展门类不拼“大路”演出

上周六的北展舞台上迎来了一场日本顶尖游戏大师别出心裁的音乐会,英文全称叫做“GAME SOUND MANIAX 2015”,整场音乐会以电声乐队与室内乐合作演绎热门游戏金曲。演出的操盘手北京市演出公司董事长张海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GSM音乐会于去年3月在日本冲绳首度公演,获得玩家的极大追捧,因其演出内容的特别,目前已成为日本的“重量级”特色音乐会之一。2015年GSM首度来华,“用游戏圈的话说,听到作曲家山根美智留、光田康典的名字,他们就‘燃了’”。

这些容易被“点燃”的玩家是不容小觑的粉丝群,“算算发展年代就不难看出,相对于时尚娱乐方式,游戏的历史足够长了,早在‘计划经济’时代就有,我们小时候玩的魂斗罗、赤豆都牵连这一代人的记忆和情感”。北演公司总经理贾琳说,游戏可以说是文化市场里增速较快的行业之一,它的增幅甚至可以比肩电影。同时又属于全民关注型产业,尤其美国暴雪公司进军中国已快十年,有着庞大的粉丝群,从商业模式来看,人群基数够大、忠诚度高,且目标人群非常清晰。

贾琳表示,国内大型网游开发商虽然已逐渐重视游戏音乐的制作,但游戏音乐在国内发展仍然缓慢,在美国已经有了成为一个独立产业的趋势。早在2005年,美国一位游戏作曲者就组织过游戏音乐会专场,该创意人士向一些著名游戏的配曲作者购买版权,自行组织团队操作音乐会,当时反响很大,截至目前,已经在30多个国家演出超过300场。

“以往传统演出市场回报好些的项目无非是演唱会、话剧等,运作团队很多,相关文件取消了节庆演出之后,市场更难做,一味血拼‘大路’演出不是方向,北演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寻找新的蓝海。”贾琳说。

用VGL致敬通关的游戏

游戏音乐会上出场的或许没有常规意义上的“明星”,但他们却是所有游戏玩家心目中的“英雄”。

与今年刚出现在中国剧场的GSM相比,VGL(Video Games Live 电玩交响音乐会)是目前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电玩音乐会之一,将游戏和音乐融合,并通过现代多媒体手段,赋予音乐会崭新的定义。VGL所有的音乐,都来自全球最流行、最经典的电子游戏,经过世界级大师编曲、指挥,国际知名乐团、合唱团和表演者们的顶级演出,伴随着独家的游戏影像播放,让音乐和光影一起跳跃,让观众在电玩与音乐的互动中,感受一场精彩绝伦的视听盛宴。

“游戏更新速度快,但游戏音乐会通常都是经典曲目,并会快速更新。因为游戏音乐会本身也可以视为游戏的衍生品,能获得广泛认知,能有足够的粉丝才会引发消费。”贾琳说。“因此,80%以上的观众都是职业玩家,他们有对游戏的共同语言,最让人激动的应该是和很多喜欢游戏的人一起重温、回忆。”

自2005年创办以来,VGL在全球演出已超数千场。2009年,VGL首次在中国公演,引发轰动性的社会效应,更在随后数年里不断被游戏玩家和音乐爱好者提起。2012-2013年在中国举办的“VGL魔兽世界音乐会”和“VGL暴雪游戏音乐专场”,更令粉丝津津乐道。

“国内大型网游开发商虽然正在逐渐重视游戏音乐的制作,但游戏音乐在国内发展仍然很缓慢。在美国,已经有了成为一个独立产业的趋势。网游音乐是一片蓝海。”张海君说,“以2013年北演在北京、上海的两场游戏音乐会,8000个座位场场爆满,共计票房产出200万元”。

有别于传统的音乐会,VGL音乐会充满了互动性和趣味性,观众们不仅仅只是坐在座位上被动地欣赏一场音乐会,而是融入到整个音乐会的气氛中。玩家可以带着自己的“手掌机”来到现场,一边玩、一边听音乐会。VGL也强调和音乐同步闪烁的动态灯光、特别的音效、与观众互动的音乐、音乐会前后如同庆典一般热闹的活动以及邀请观众上台玩电玩,并与管弦乐团互动等。

音乐会将成电玩音乐节

“不进入游戏人的圈子,你不会了解他们对游戏的痴迷,而对游戏的感觉与游戏音乐是相互影响的。因此,相对于传统音乐会、演唱会,游戏音乐会的观众目标定位更精确,黏度更大,招商也显得更有目的性,更有效果。”据张海君介绍,前几届的赞助商都是电子产品类企业、互联网企业,联想已经持续赞助了好几年。土豆游戏、腾讯的合作每年都在推动和扩大。

“这的确是个小众市场,目前也还不尽完善。但是可以预期市场的扩展潜力。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对于任何演出而言,当下要靠票房完全实现成本回笼基本是不可能的,即便演出足够好,卖点足够丰富,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会干扰演出效果,太多的风险制约演出商的操作运营,解决了商业赞助,演出就能持续下去,这恰恰是培养观众、做大市场的前提。”张海君说。

北京市演出公司操办游戏音乐会已经有了四年的铺垫,他们计划2015年不再以单场或者几场游戏音乐会的形式运作,而是做成电玩音乐节。

“目前的游戏音乐会单场次必有单一主题,或是美国风格、或者是日本风格,但是聚集成电玩音乐节就会有很大的改观,各种风格聚集在一起,持续几天或者几周的演出,这样整合营销从招商上也会更好操作。”贾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前几年都是在五棵松的万人大场馆里,今年做可能在3000人左右的地方。演出持续一个礼拜,进行三四场。同时,游戏音乐的衍生端产品也将呈现给消费者”。

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