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4年11月,QQ音乐起诉网易侵犯其623首网络音乐版权,并向法院申请对网易发出诉前禁令,停止传播《时间都去哪儿了》等音乐作品。随后,武汉中院发布诉前禁令,要求网易公司停止网易云音乐平台、“畅听流量包”等发送623首歌曲。网易迅速作出回击,起诉QQ音乐侵犯其192首网络音乐版权,并向武汉中院申请诉前禁令,也得到法院的支持。

中国知识产权报:音乐平台版权战凸显授权渠道缺失-新音乐产业观察

昆凌嫁给了周杰伦,周杰伦的歌曲“嫁”给了QQ音乐。2014年年底,周杰伦首张数字音乐专辑《哎呀,不错哦》在QQ音乐独家发行。才子佳人的传说才开始,网络音乐平台的版权战就已经打响:QQ音乐、酷狗音乐先后将网易云音乐诉至法院;网易云音乐也同样将这两家平台送上被告席,其间还有几家音乐公司发表版权声明,让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处于诉讼的风尖浪口。

音乐产业的版权问题由来已久,这一波平台之争又因何而起?“近两年来,具有百度、阿里、腾讯(BAT)背景的音乐平台等进行了大规模版权整合,采取集中买断大唱片公司音乐版权的战略谋求向规模化版权分销商转型,加剧了音乐市场竞争,并通过集中维权的手段展开商业竞争,从而抢占音乐用户流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数字作品版权登记部副主任张建东告诉记者。他同时表示,音乐版权授权过程中涉及权利主体较多,需要建立以版权登记为支撑的,能够方便快捷地实现版权确权、授权、维权的公共服务平台,让音乐产业链各环节特别是创作主体得到合理的收益,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音乐版权问题。

网络音乐平台陷混战

2014年11月,QQ音乐起诉网易侵犯其623首网络音乐版权,并向法院申请对网易发出诉前禁令,停止传播《时间都去哪儿了》等音乐作品。随后,武汉中院发布诉前禁令,要求网易公司停止网易云音乐平台、“畅听流量包”等发送623首歌曲。网易迅速作出回击,起诉QQ音乐侵犯其192首网络音乐版权,并向武汉中院申请诉前禁令,也得到法院的支持。

2014年12月,酷狗音乐称网易云音乐平台传播的200首音乐作品涉嫌侵权,将其诉至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索赔金额高达百万元;2015年1月7日,网易云音乐也以音乐作品侵权为由将酷狗诉至同一家法院,涉及300首歌曲,索赔300万元。

另外,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音乐公司、南京极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针对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提起诉讼,都称已将相关作品授权给QQ音乐等,诉讼的背后仍是平台之争。而对于多次被诉侵权,网易云音乐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准备应诉,是否侵权由法院来裁定。

纷争中,谁是谁非尚无定论。而在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军看来,企业进行维权也是商业投资的一部分,这种诉讼有利行业发展,能推进市场不断进行自我完善。

建立授权渠道是关键

网络平台通过这种方式能否有效打击盗版?易观国际分析师姚海凤认为,这些平台大多是通过国内外唱片公司、版权代理机构和音乐人等途径获得授权的,如QQ音乐通过获得一些唱片公司授权取得独家版权代理或总代理分销,并通过专业的法务团队来积极维权。但她同时指出,音乐产业链复杂,涉及乐曲、歌词、发行人或公司、表演者、唱片公司等多个权利主体,一一获得授权很难,不同的主体会分别进行授权,往往会导致授权存在瑕疵,陷入版权混战。

张建东与姚海凤的观点一致,他认为,这些平台大多通过与大唱片公司签订独家或非独家的授权协议的方式获得规模曲库的授权,上述方式并不能彻底解决每一首音乐作品涉及各方权利主体的清晰授权问题,此外还存在包括重复授权、授权超期使用等种种授权瑕疵。在目前的商业模式下,产业链利益分享机制尚未完善,因而并不能让所有的权利人满意,隐藏了诸多版权隐患。另外,他还表示,一些并不知名的音乐新人希望通过大的网络平台传播扩大自身知名度,而并不急于维权,成名之后才会去用维权策略进一步扩大知名度。所以一些音乐网站初期传播这些作品侵权被诉的风险低,从而形成网络音乐侵权多的现象,这也给后期侵权纠纷的发生埋下了隐患。

那么,如何解决音乐版权问题?张建东建议,目前国内亟待建立统一的版权公共服务平台,彻底解决产业发展中版权确权、授权和维权的关键问题,能够让音乐产业链上涉及到的各相关权利人方便快捷地利用这一平台,完成清晰简易的确权,便捷可控的授权,快速高效的维权,使音乐创作者能够参与商业规则、分配比例的博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音乐版权问题。“当然,这是一项长期工作。”张建东强调。据悉,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正在建设的数字版权唯一标识符体系(DCI体系),创新推出包括音乐在内的集成数字作品版权登记、版权费用结算、侵权监测取证功能的版权公共服务新模式,该平台将于2015年进行规模化应用推广。

几年前,网络视频领域也曾出现版权混战,在主管部门整治、行业自律等多方努力下,如今正版经营秩序逐步建立。而针对音乐版权问题,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日前指出,今年“剑网行动”将把音乐与文字作为工作的重点。“国内需要建立一个监督管理部门,同时行业严格自律,共同解决音乐版权问题。”姚海凤表示。“音乐平台也应自律,与包括音乐人在内的娱乐产业、消费者一起探索建立高效的预警机制。”王军补充。

转自:中国知识产权报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