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宋柯一直在研究中国电影行业的成功,思考如何能把音乐做得像电影一样,可以跟大家的生活结合起来,在年轻人群体当中形成一种消费习惯。宋柯说,从近几年国内的情况来看,音乐节的模式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的。所以他开始了一个大胆设想———把音乐节做成巡演,而且是全国30个城市的巡演。

音乐节的史无前例玩法:全国演起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南方都市报》报道)迷笛、摩登天空、草莓、热波、张北、雪山音乐节……这是中国众多音乐节中最有影响力的几个,除了迷笛近年来开始尝试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两三场外,其他音乐节几乎一年一届,甚至几年一届。此前从没人敢想过,音乐节也能像演唱会那样做成全国巡演,甚至在国外也没有先例,原因很简单——— 成本太高,风险太大,成功几率极低。

昨日,恒大音乐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他们要当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本月31日起,恒大音乐将启动一个主题为“音乐狂欢周末”的音乐节巡演计划,从今年8月到明年8月,将在全国30个城市分两轮举办60场系列性的大型户外音乐节,每一场都是两万人以上规模,票价定在100元左右,甚至更低。单看介绍,大多人会认为这绝对是赔本生意:一场大型户外音乐节的成本最低也得四五百万,按这个票价,票房即使爆满,也赚不回一半成本,究竟恒大音乐是如何算这笔账的?当日,在发布会正式宣布此事之前,恒大音乐董事总经理宋柯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讲述了这单“赔本生意”背后的玄机,以及他为何要做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原因。

巡演概念哪里来

研究中国电影业的成功,把音乐节做成巡演

这是恒大音乐今年最重头的一个项目,也是宋柯和他的老拍档高晓松联手策划的又一台好戏。早在今年初,他们的大老板许家印就曾给宋、高两人一个指示:“恒大现在全国30个城市设立了分公司,那我们就以这30个城市为基础,看能做些什么。”于是,宋柯就直接有了30城巡演的想法。其实这些年来,宋柯一直在研究中国电影行业的成功,思考如何能把音乐做得像电影一样,可以跟大家的生活结合起来,在年轻人群体当中形成一种消费习惯。宋柯说,从近几年国内的情况来看,音乐节的模式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的。所以他开始了一个大胆设想———把音乐节做成巡演,而且是全国30个城市的巡演。

巡演详情

去哪里,谁来演,贵不贵

规模,有多大?巡演期间,每个周六日都有音乐节

这次音乐节巡演的主题是“音乐狂欢周末”,当中重点是“周末”两个字。宋柯向南都记者介绍,整个巡演计划分两轮:第一轮是今年8月到12月,从北往南走30个城市,首场是哈尔滨,最后一场是广州;第二轮则是明年4月到8月,再从南往北走30个城市,这一轮的顺序会调过来,首场广州,而最后一场则是哈尔滨。

在这两轮巡演期间的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在不同的城市举办这场音乐节。一整年下来,总共演60场。宋柯还强调,每一场的规模必须在两万人以上,场地必须保证是户外。而在初定的阵容上,也囊括了现今华语乐坛最重量级的歌手、乐队,譬如李宗盛、许巍、黄贯中、苏打绿、林宥嘉等等。

票价,还便宜!低价才能养成日常消费习惯

相比规模和阵容,更吸引乐迷的还是这场音乐节的低票价:单场门票100元左右的定价,是宋柯在整个项目中最大胆的决定。其实,关于演出市场这领域,宋柯早有研究。他认为现今中国演出市场最大问题就是票价太贵。这是导致大众不能把看演出当成一种日常消费的关键原因。“我们还是继续借鉴电影———大家去影院享受一场两小时的电影,只需要花几十元左右,所以看电影可以成为年轻人度过周末的一个很重要选择。”

宋柯的思路是,如果看一场大型演出的票价,能跟看一场电影差不多的话,相信这种娱乐方式也能很快成为年轻人们的消费习惯,所以他开始思考,一场低票价的音乐节要怎么做。

幕后打探

冒险“吃螃蟹”的目的是什么?“一次对整个行业的探索性尝试”

这次史无前例的巡演计划,其实也是宋柯一次对整个行业的探索性尝试,其中关于低票价的坚持,就很明显有培育市场的用心。宋柯坦言,如果这次计划能成功,最大的希望就是在年轻人群体当中建立一种周末去看一场演出、一场音乐节的消费习惯,“只有当音乐现场成为大众一种生活方式,这个行业才能有更大发展。”

此外,宋柯还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就是希望通过这次提出的“以生活方式植入宣传”的尝试,在音乐行业与赞助商之间摸索出一种新型的合作模式。他认为音乐的商业价值还有很多领域有待开发,所以这次巡演,也是挖掘音乐现场更多的商业可能性。

而最后一个目的,则是给乐坛扶持新人。这一点宋柯相当自信:“如果一支乐队或歌手,能跟着整个巡演在一年里跑遍全国30个城市,再加上这个巡演品牌带起的强大效应,这60场下来他的知名度肯定会有很大提升。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这平台,能推出更多新的、好的音乐人。”

既然成本太高,如何才能不赔呢?“重头的是几个大型企业赞助”

在这个计划落实之前,宋柯曾跟很多业内的朋友沟通过这计划,所有人听到后都是瞪大了眼,震惊地问他怎么解决成本?对此,宋柯起初也没太大把握,但今天他可以很靠谱地说,成本已经解决。“我们现在重头的是几个中国大型企业的赞助,从房地产、汽车到软硬品牌都有,另外还有无数其他品牌也加入进来。”此前,也有过演唱会是以品牌赞助为主,不单纯依靠票房支撑的案例。譬如今年五月天以回馈歌迷为噱头,在国内举办了三场免费个唱,成本支出就全由赞助商掏腰包。

再回到这个音乐节巡演计划,一年内要做60场两万人规模的音乐现场,而一场大型音乐节的成本最低也要四五百万,按这个简单计算,该巡演的成本将是几个亿。宋柯也向南都记者透露,这项目至今为止已经投入一个多亿,除了有恒大的强硬后盾外,这些经费基本都能通过赞助解决。

至于他是如何说服赞助商投入如此大的经费,则是外界对这个计划最大的疑虑。宋柯说,其实这几年来,国内很多企业都越来越看重音乐节这种模式的品牌宣传效应,但以往的音乐节都是在一个地区演一场或几场,赞助商则要投入数百万的经费,这对于品牌方而言并不划算。

“我们这个音乐节巡演,覆盖面是整个中国。今年是从北往南,明年则从南往北再跑一趟,这对品牌来说是一个更全面、更有延续性的宣传力度,所以当时跟很多大品牌提出这计划后,大家都相当支持。”据悉,很多大品牌每年都有数千万的宣传预算,往年这些钱可能会投放到很多不同地区的不同项目中,现在他们只需要投入到一个项目中,就能完成一整年覆盖全国的宣传。

但宋柯也表示,赞助商愿意投钱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承诺会用有机的、更有创意的方式去进行音乐节的品牌植入,而不是用以往死板的冠名模式、硬广模式来回馈赞助商。“我们提出的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植入,到时在现场,大家会看到有很多有创意、真正有意思的品牌体验式的活动,这些都是融入到音乐节现场的一部分。”至于这些体验式的活动如何融入现场,只能到时拭目以待。 (记者黄锐海 实习生林斯静 陈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