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HKT的微博其实是中国人的恶作剧,而洗剪吹的背后,是芙蓉姐姐、凤姐、老鼠爱大米、农金、杀马特、毛衣哥、MC石头、李铁根的影子,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网络文化浓缩了过去十年来中国网络时代的Style,姑且就让我叫它“葫芦屯Style”吧。

葫芦屯Style:洗剪吹天团背后的秘密-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耳东

关于洗剪吹天团,已经没有什么秘密,某著名娱乐媒体做了一篇题为《HKT走红真相调查》的报道,里面已经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所谓“越南人气天团”只是一个“玩笑”。玩笑归玩笑,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顺着这支洗剪吹天团往下挖,能挖出很多东西。比如HKT的微博其实是中国人的恶作剧,而洗剪吹的背后,是芙蓉姐姐、凤姐、老鼠爱大米、农金、杀马特、毛衣哥、MC石头、李铁根的影子,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网络文化浓缩了过去十年来中国网络时代的Style,姑且就让我叫它“葫芦屯Style”吧。

“你就扯吧!”当我写下“葫芦屯Style”这个词的时候,我隐约看到正在校稿的这本杂志的主编撇了撇嘴。姐,这真不是我扯,这真是一种堪比“江南Style”的Style。当然,是否叫“葫芦屯Style”还可以商榷。比如深圳的朋友可能更愿意叫“华强Style”、北京的朋友可能更愿意叫“西单Style”、成都的朋友可能更愿意叫“春熙Style”,南宁的朋友更愿意叫“朝阳Style”。但是,相比之下,还是“葫芦屯”的影响力更大一些。比如不久前某专业媒体就以“最炫葫芦屯”为题报道了震惊全国的《四平青年》。

说到这,有朋友大概要“顿悟”了, “葫芦屯Style”不就是“土掉渣文化”吗?不就是“审丑文化”吗?不就是“以丑为美”吗?我个人非常不认同这种简单粗暴的结论,但又能理解他们这种态度, “葫芦屯Style”是具有迷惑性的,是需要用智慧去理解和解读的,当你抱着一本正经的态度去面对它,就会像本文开头做“走红真相调查”的媒体那样,陷入“葫芦屯陷阱”。但如果换一种方式来看,却有可能找到其中隐藏的“第二个故事”。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葫芦屯Style”呢? “葫芦屯Style”跟农金、杀马特、洗吹剪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葫芦屯Style” 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我走访了 “葫芦屯Style”的研究专家,衣湿乐队的主唱兽医,他为我们解开了其中的某些疑问。

Q:请分别解释下“农金”、“葫芦屯”、“杀马特”、“洗吹剪”。

A:农金,即“农业金属”,金属乐是小众们喜爱的,而农金这个称谓最早是被一小撮金属爱好者们用来调侃流行乐(特别是比较土鳖的流行乐)的一种戏谑。被冠上“农金”名号的有成名的流行艺人,如凤凰传奇、王力宏、杨臣刚等;也有一些原创乐队以糙、俗、乱为特色的,也以“农金”为名,如巴主席与yumbi、驳倒等。

葫芦屯是在以李铁根同志为核心的领导班子率领下兴盛起来的网络虚拟社团,前身是豆瓣“杨臣刚狂热追随者”小组,初衷是用金链汉子的威严驱散银镯女子的装逼。葫芦屯是一个地名,地处东北长白山腹地的前列县,那里的人民勤劳善良,勇敢好客。葫芦屯文化是一种kuso与解构的文化,有人说他是中国的波普艺术,我看并不夸张。葫芦屯有很多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如豆瓣的huluradio电台、葫芦屯官方微博等一系列微博账号、葫芦屯音乐之声电子杂志,也有不少虚拟的知名人物,如李铁根、黄富贵、李守银、黄一飞、王奋进、游兽医等。要用一句话概括葫芦屯无疑是片面的,也是对屯文化的大不敬——因此,如果你想了解葫芦屯,那就去听huluradio的每一首歌,关注葫芦屯系列的每一条微博,一切尽在此中。

杀马特源于日韩视觉系,中国最早流行的杀马特无疑是韩国hot了,五位花枝招展的少年影响了一代中国城市青年人。当潮流减退、城市青年们逐渐唾弃hot一类的夸张扮相以后,一些来自在二三线城市、县城乡镇、城乡结合部的青少年开始拾起它们。喜欢在网吧玩劲舞团的他们,将自己渲染得五彩斑斓再自拍配上火星文传上QQ空间,形成了新一代的杀马特文化。

洗剪吹就是杀马特的翻版,只不过这一名号是由三个越南男孩带来的,如果说杀马特是对日韩的山寨,那么洗剪吹就是在我们山寨基础上的再山寨。

Q:以上几种风格之间有啥异同?

A:这样说吧,葫芦屯是文化的核心圣地,在葫芦屯的街头巷尾,你不难看到很多从事洗剪吹工作、喜欢农金的杀马特小弟。

Q:你如何看待杨臣刚、凤凰传奇、MC石头、HKT?

A:杨臣刚是流行大鳄,凤凰传奇是金属天团,MC石头是嘻哈巨星,HKT是安南新锐。当然,其实我对MC石头的感情是最深厚的,详情可搜索我的随笔,《MC是个好石头!——写在与MC石头合作之后》。

Q:越南组合HKT自我介绍的微博转发将近10万条,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A:其实我一直觉得,HKT在微博一炮而红跟PSY的骑马舞在欧美大红大紫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虽然后者更有技术含量一些。HKT是对我国山寨货的再山寨,大概在这个时候我们能获得更多的优越感吧。

Q:对于所谓网络审丑,你怎么看?

A:美丑并不是个可以量化的指标,所谓“审丑”不过是现在把持着话语权的人们发明出来污蔑不同意见者的一个词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丑观、价值观,在我看来,只有那些把自己的美丑观价值观强加于人的,才是最丑的。

葫芦屯也好,农金也好,其实并不是审丑,而是调侃,而调侃的目的和调侃的对象还并不一致——调侃的目的是讽刺某些附庸风雅的“文艺”青年,而调侃的对象却是跟文艺完全不沾边、甚至被文艺青年所鄙视的凤凰传奇和杨臣刚。调侃,也是人获得快感的重要来源之一,这是人的本性,不可避免;善意的调侃不仅可以让自己获得快感,甚至也不一定会让被调侃者感觉到不快,还可以增进双方的理解和感情,产生意想不到的奇妙效果——参见MC石头案例。

Q:“葫芦屯Style”的未来发展趋势是?会有更火爆的新风格出现吗?

A:农金的概念已经慢慢从凤凰传奇、杨臣刚中脱离,以“农金”为名的乐队们这两年出了合辑、做了专场,逐渐形成一股糙劲十足但是很接地气的音乐力量,在一个小圈子内正在越来越受欢迎,但能持续多久、影响范围能否进一步扩大要看乐队们接下来的表现了;葫芦屯总是不温不火地发展着,微博的爆红让李铁根和葫芦屯众人一道把葫芦屯的精神更加广泛的传播着;杀马特式微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即使是HKT现在也放弃杀马特开始走小清新路线了。说到明天,一切未知,最好的永远是最新的。

以下是受访嘉宾的简介,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郁的“葫芦屯Style”。

衣湿乐队兽医:一名兽医,中国籍男子,在杀猪行业工作,忙时务农,闲时唱歌。

衣湿乐队:成立于2010年,是国师级民谣乐队,弄堂级歌手,葫芦屯屯级非物质非文化遗产,由享受国务院卫生巾贴的人民艺术家们组成。衣湿风格以民谣为根,以四川宜宾方言为主要特色,兼有雷鬼、布鲁斯、Ska、爵士、山歌、地方戏曲、船工号子等元素,主题多种多样、配器不拘一格,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广大人民群众”是乐队的马甲)。

采访后记:

做完这个采访,我表示心情有点澎湃,久久难平。好一句“只有那些把自己的美丑观价值观强加于人的,才是最丑的。”这句话可以说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很多人”是我的马甲)我想,很多很多年以后,一定会有专家学者为“葫芦屯Style”如此盖棺定论:“此青年亚文化的价值在于消解主流文化和精英文化既定的价值观和审美观,让审美真正成为广大人民群众自己的事”。但是,此时此刻,我只想说,“葫芦屯Style”是真正属于中国人自己的Style,是值得我们用心去欣赏的Style。至少,我们可以不用去羡慕嫉妒恨韩国人有《江南Style》,我们有“最炫民族风”,有“葫芦屯Style”。

行文最后,实在忍不住要摘抄某媒体解读“葫芦屯文化”时留下的一句话作为结尾:“一切都为了让你的炫耀苍白无力我的低端生机勃勃!”

本文系《当代歌坛》约稿,此处为完整版,转载请署名“耳东”,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