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旅行团的“独立经营”,有两点非常值得借鉴:一是多元化的经营,分散风险,拓展空间;二是控制成本,“根据收入情况做每一笔支出预算,尽可能不超支。”对于一个独立经营的工作室而言,能做到这两点,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独家专访旅行团乐队:独立经营比预想的要好-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是新音乐产业观察与豆瓣阿比鹿奖合作的音乐人生态系列专访,从旅行团乐队开始,我们将陆续发布另外几位音乐人的专访。敬请期待。

最初知道旅行团乐队离开摩登天空是在一次酒局上,当时这事还没公开,而在场的朋友都纷纷表示了担忧。毕竟,就在旅行团乐队决定“单干”的同时,摩登天空已经开始了向“巨无霸”发展的势头——资本看好,大批知名音乐人、乐队纷纷签约,旅行团那会儿离开,似乎有点得不偿失。

如今看来,朋友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旅行团离开摩登组建自己的工作室之后,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式。这个时代给了年轻人太多实现个体价值的工具和手段,问题只是在于我们有没有想办法去好好利用。从这次采访中,我们看到,旅行团和摩登天空仍然保持了合作关系。一个健康的行业,就是应该能容纳不同的经营方式,让任何的选择都有生存空间,重建中的音乐行业尤其应该如此。

旅行团的“独立经营”,有两点非常值得借鉴:一是多元化的经营,分散风险,拓展空间;二是控制成本,“根据收入情况做每一笔支出预算,尽可能不超支。”对于一个独立经营的工作室而言,能做到这两点,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以下是新音乐产业观察与旅行团乐队的对话,对于有意独立经营工作室的音乐人来说,或许能带来一些启发。

独家专访旅行团乐队:独立经营比预想的要好-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当初选择和摩登“分手”然后单干,你们是怎么想的?

旅行团乐队:合约到期后我们没有选择续约,乐队都到了三十,都有了家庭,事业上我们需要做出新的挑战,想去做更多与音乐制作有关的事情,我们和公司之间没有问题,和老板同事们依旧是很好的关系,不同的只是乐队和公司有了不同的发展方向和目标。

新音乐产业观察:国内这些“单干”的音乐人和乐队里面,有谁你们觉得运作得还不错吗?

旅行团乐队:李志、好妹妹和梁欢是佼佼者,较比过去,新媒体时代的游戏玩法更多元自由,音乐人和乐队独立成为工作室会是一个趋势。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们对音乐版权怎么看?是否被侵权的事情发生,如何反应?

旅行团乐队:希望有更多的音乐版权政策吧,可以切实的保护到创作者的利益尽可能少的受到损害。我们以往的专辑版权都在摩登,有专门的法务部门处理这些问题。

新音乐产业观察:过去的一年(2014年),你们都做了什么?新的一年(2015),有什么计划?

旅行团乐队:2014年我们发布了3首单曲,一首是收录在虾米音乐《寻光集》的《我们有间房子在未来》,一首是红星音乐20年纪念合辑重新编排翻唱的《赤裸裸》,还有一首是和作词人王海涛一起创作的《生活是场马拉松》;

同时,我们也放了很多时间在幕后做音乐制作,包括黄雅莉、马頔、梁欢、好妹妹、青春剧的主题曲等;演出方面在年初结束了《于是我不再唱歌》的全国巡演,接着的也以音乐节、品牌商演为主。

2015年是旅行团的十周年,今年我们有发三张唱片的计划,有两张已经在制作当中,其中一张是与日本的音乐公司合作,只在日本港台做发行,对于乐队来说,是全新的挑战,和日本的制作人在年前已经完成了编曲结构,年后就进入录音工作,另外一张是《B-SIDE》,还会在摩登天空做发行,围绕唱片我们会做不同的演出去到更多的地方,与大家分享这些作品。

新音乐产业观察:离开摩登后,你们成立了“来福胶泥工作室”,这意味着未来不会再选择与唱片公司在合作了?工作室是怎么组成的,大家如何分工?

旅行团乐队:工作室与唱片公司、客户、媒体都是开放式的合作,我们相信这样自由的形式能让合作碰出新的玩法,能让双方的利益最大化。

“来福胶泥”取自乐队英文名字“The Life journey”,也是第一张唱片的名字,我们以十年为届从一个起点到了另一个起点,希望所有积累和沉淀后有全新的更广阔的发展方向和空间。工作室由乐队四个成员及经纪人封夜牧师组成,我们承接与音乐相关的任何事务也同时在开拓多元化的发展方向。从听觉到视觉,从词曲编、制作录制再到后期;也承接专辑设计,摄影,视频剪辑等。

乐队经纪人也是一名独立摄影师,主唱孔阳做设计(作品包括以往旅行团所有专辑及宋冬野的《安河桥北》),键盘韦伟是音乐制作人(制作过宋冬野《安河桥北》、阿肆《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马頔《孤岛》等。电视剧配乐《何以笙与萧默》、《说好了再结婚》、《美丽会说话》。单曲制作有曾轶可《女人的秘密》、周子琰《红绿灯》、宋冬野《万物生长》、《平淡里的刺》、粱欢《粉红大象》、郑钧《雍和宫的月亮》等),吉他子君除音乐制作也做些视频拍摄和剪辑的工作,鼓手徐彪也是音乐风格全能的录音乐手,我们也与很多不同的音乐人制作人合作,让音乐性更为丰富。

去年一年里我们也开始不断的壮大着团队力量,包括舞台助理,调音团队,企宣团队都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和完全自己队伍的建设中。

新音乐产业观察:乐队和工作室目前的运营情况如何?如何均衡收支?

旅行团乐队:2014年全年还算顺利,比我们预想的好,独立经营需要很强大的团队力量和信任。目前乐队演出和工作室运营是分开计算的,乐队成员各自照顾着自己的乐器和设备需求,工作室收支主要是团队建设、日常开销、MV和专辑制作等。我们会根据收入情况做每一笔支出预算,尽可能不超支。

新音乐产业观察:是否建议其他乐队效仿你们的做法?

旅行团乐队:没有绝对能让人立即成功的公式和模式,但公式和模式一定有,艺术产品它始终归为艺术,忠于心中的艺术,心中的自己,多了解音乐以外的知识,能够对创作是极大地好处,也可以多看看那些好乐队的传记,纪录片,结合自身的能力和所在环境,阶段性的进步能够让人很有成就感,这条路,停下来就是尽头。

新音乐产业观察:这次2015阿比鹿音乐奖,凭《于是我不再歌唱》获“最受欢迎摇滚单曲”奖,感觉如何?

旅行团乐队:这首歌对我们有着特殊的意义,它来自一个伤离别的故事,道着伤感但始终坚定着希望,很欣慰大家能够喜欢这首歌,感谢豆瓣给我们这个特殊意义的奖项,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心目中那个骄傲的自己。

友情提示:旅行团乐队将出席于3月26日举办的第四届阿比鹿音乐奖演唱会,感兴趣的朋友请点此了解相关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