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文化侵略和反侵略,并不是我们采访讨论的重点,我们的重点是,作为在中国,比民谣音乐、摇滚音乐更为小众化的说唱音乐艺人,面对一个“过分自由化”的音乐产业、市场,小老虎是怎样做?

独家专访小老虎:签唱片公司?自己搞,省事儿!-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是新音乐产业观察与豆瓣阿比鹿奖合作的音乐人生态系列专访,这期我们专访的是“小老虎”,一个超有趣的年轻说唱音乐人,获得2015阿比鹿音乐奖“年度说唱音乐人”。后续还有海朋森、杭盖乐队等的专访,敬请期待。

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邀记者大补丸

说唱音乐,和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郭德纲有句话,大致是:你也会说话,我也会说话,你花钱听我说话,这是为什么?表面上看是句玩笑,仔细想想却很有深意。

有些哥们或姐们,后来喜欢上说唱,没事爱即兴来一段,经常一不留神没找对点儿,跑出了曲艺味儿,京韵大鼓啊山东快板啊什么的,为什么呢?一定是儿时听过类似的“说唱音乐”,脑盘存储了相关记忆,若干年后往外调取数据时,新信息未能及时覆盖旧数据,拧巴了。不过“歪果仁”(外国人)或ABC(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就不会,因为他们小时候听到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说唱”,一种源于黑人文化的流行音乐。

广义上的说唱类音乐,HIP-HOP啊、R&B啊什么的,皆为舶来品,内容不仅是音乐,也是态度和生活方式,总计叫文化。如乐评人杨波所言:“…现在全世界都在演奏美国主流音乐,至多中国人用汉语Rap,韩国人用韩语R&B罢了…”。当然我和很多朋友一样,觉得这并没什么关系,无非都是人类的财富共享美好劳动成果而已,慢慢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文化侵略和反侵略,并不是我们采访讨论的重点,我们的重点是,作为在中国,比民谣音乐、摇滚音乐更为小众化的说唱音乐艺人,面对一个“过分自由化”的音乐产业、市场,小老虎是怎样做?

独家专访小老虎:签唱片公司?自己搞,省事儿!-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春节期间和大卫在拉萨吗?有什么好玩的经历?
小老虎:作为裁判,参加了拉萨的一场说唱比赛,出乎意料得精彩热烈。一时激动,上去拿起麦克即兴说了10分钟,缺氧了,晕菜。

新音乐产业观察:能简单总结下自己的2014吗?另外,今年有什么计划?
小老虎:音乐是我每一年的记录。2014,和音乐上的伙伴,做了两张唱片,都比较实验。我自己还做了一张Mixtape,尝试用DJ的思路去创作和分享。还和一些艺术家朋友合作了一些好玩的项目,比如声音写作。今年要发行两张新的唱片,都大概完成了创作和制作,处在后期策划阶段。一张是关于一座城市,一张是关于一个身份,它们都关于女人。我还抽空写了本小故事书,关于一个说唱歌手的一生。希望这些创作都能尽快跟大家勾肩搭背。

新音乐产业观察:未来你的唱片,还会继续DIY发行,只发实体,不做数字吗?为什么会这样做?
小老虎:还会是DIY,但希望有更多有趣的朋友参与进来,一起搞点乐子。我接触的唱片公司不多,有意思的更少,效率低,麻烦多,自己搞,省事儿。数字发行,也在考虑尝试,但还没看到其明显优势,很希望得到朋友们的建议,比如靠谱的平台,方法。实体的设计可能性更多,乐子可能也多一点。

新音乐产业观察:中国hip-hop音乐的现状,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小老虎:好像不是特别热闹,但大家都在创造。

新音乐产业观察:对音乐版权怎么理解,是否遇到被侵权的行为?
小老虎:没想清楚。没太被侵,顶多算被摸摸屁股。

新音乐产业观察:目前国内的户外音乐节,给说唱音乐人、组合出场机会似乎并不很多,你怎么看?
小老虎:不识货呗……

新音乐产业观察:国内你比较喜欢的说唱音乐人、组合,能与大家分享下吗?
小老虎:肥宝,ChaCha,唐人踢,暗哨,PNC,龙胆紫……各有千秋,都倍儿棒。

新音乐产业观察:2014-15阿比鹿音乐奖上获得“年度说唱音乐人”奖,感觉如何?
小老虎:感觉好极了,颠儿颠儿的有点小鹿斑比那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