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毫无疑问,过去两年来,以K-Pop为代表的“韩流”在全球音乐市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尤其是鸟叔连续三首歌打入Billboard前100让美国人不得不正视韩国音乐的存在。

韩流的野心和局限-新音乐产业观察

毫无疑问,过去两年来,以K-Pop为代表的“韩流”在全球音乐市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尤其是鸟叔连续三首歌打入Billboard前100让美国人不得不正视韩国音乐的存在。以下是Corliss Lee和Melissa Sutikto合写的一篇文章,文中探讨了韩国歌手近年来如何打入美国市场。新音乐产业观察编译。

从“鸟叔”朴载相开始出现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以及《江南style》被美国和世界各地流行文化接纳以来,韩国艺人们早已再次加足马力以备进军国际市场。本文旨在探究韩国流行音乐(简称韩流)、娱乐经纪公司对韩流的打造以及滋养韩流的相关文化。还有一部分是介绍关于鸟叔风格的韩流现象难以重复出现的局限。

不过融合是还大有希望的。李彩琳(亦称CL)作为韩国流行女子组合2NE1的队长近来已与美国天才经纪人企业家斯科特·布劳恩(Scooter Braun携手,将于明年首次尝试在美国发行单曲。李彩琳的经纪公司是YG娱乐,它同时也给了鸟叔早前的成就。此外在合作努力尝试中的,还有李彩琳与Skrillex发行的电舞歌曲《Dirty Vibe》(另一位韩国说唱歌手兼男子团体组合Big Bang成员的权志龙也参与了此歌曲的演绎。)李彩琳同鸟叔一样,能掌握多种语言,她将会把法语融入到鸟叔的英语中。

商业与文化

环境至关重要,想要认识韩国流行音乐的发展路径以及在走向国际时遇到的限制,许多因素必须考虑在内。在韩国文化中,其歌曲、艺人的形象打造、音乐录像带中传递的理念以及明星与粉丝间的关系沿用的是一套与西方截然不同的路子。总的说来,这是一套精心打造的、封闭式生产的路径,是一种超时的、扭曲的商业运作。艺人们创作曲子并不会抒发个人的经历,并不真的是为了歌迷。相反,无论是歌曲创作者还是艺人们自己都是根据经纪公司的安排来写出符合他们理念的歌的。刚出道的艺人们通常不是创作的主力,而是展示作品的工具,他们甚至可能完全不参与创作过程。

事实上,对于韩国文化人们普遍认识的一点就是形象的打造是经纪公司和艺人事业所依赖的基础。艺人们一言一行都要受到严格的管控,而这种做法在众多偶像团体中是很普遍的。一言之过就可以对艺人的事业造成极大的伤害,并且因此还会波及到雇佣该艺人的经纪公司。

像这样的高压关系是有例可循的。亚洲再生偶像(Rania)女子组合的成员金智慧告诉半岛电视台,在她们的首张专辑《Dr. Feel Good》于2011年发行之前,她们组合成员是不被允许使用手机的,她们不能给朋友们打电话,也不能见他们,当然男朋友也不行。前不久,男子组合兔子团(B.A.P.)向法院提交了诉讼,称他们与经纪公司签订的为期七年的合约堪比“奴隶合同”。

这些都不是个案,但是有时候会被韩国流行音乐繁荣的一面所掩盖,这种繁荣又是基于一种培育箱式的理念。经纪公司雇佣那些有潜力的青少年作为艺人,为他们设计特殊的、高竞争强度的训练项目,以此为将其打造成国际化艺人的事业准备。

韩国最大的经纪公司——SM唱片公司的创始人李秀满解释说,打造一个韩国流行组合的第一步即要寻找一群有潜力的艺人,这通常要通过全球范围的海选,比如会在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开展。筛选完申请者后,经纪公司会用一款模拟软件来看这些实习生们在三至七年内声音、外形的变化。当一切考核都通过时,未来新星的培训计划就开始了,培训包含了歌唱、表演、外语学习、歌曲创作、说唱以及舞蹈编排等一系列内容。而他们在被许可初次登台前需要刻苦练习,做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以欧美视角来看,韩国流行音乐市场的前景多少是有些奇怪的。李秀满2011在斯坦福大学演讲的时候解释说,韩国文化的出口需要持续与其他亚洲国家的公司还有艺人们合作,以建立合资公司为目标,“共享巨大的附加价值”。总之,疆域绝不是韩国发展的限制。

YG和JYP是亚洲另外的两大实力超强、相互匹敌的经纪公司。三大娱乐巨头2014年第一季度在韩国国内外的联合收益总共达一亿六百万美元。但是本土的白金唱片销量仅有一万张(在美国的销量是一百万),所以我们可下结论,韩国狭小的市场是使得其不断扩展国际化的商业战略的原因之一。

亚洲扩张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韩国首张专辑的发布变化太快。即将或已经出道的艺人很容易被更新的艺人所取代。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经纪公司将目光转向国外寻求销售和巡回演出的收入。日本作为世界第二大音乐市场是韩国流行音乐的首要目的地,并且似乎在中国韩流的市场也越来越大。

被誉为韩国流行音乐天后的宝儿是首位进军日本的明星。28岁的时候,她已在娱乐圈打拼十五年,也已经发行了十六张专辑。她多次前往日本,已通晓岛国语言,并且其公司也与当地公司签订合作条约以协调唱片的发布。韩国组合东方神起曾在2008年前往日本,用时两个月举办了十七场演出,观众多达十五万。

韩国男子流行乐团Super Junior曾在中国大陆风靡一时,同样在其他说汉语的地方比如台湾,也很受欢迎。艺人们的改造性和适应力是值得一提的。SM娱乐公司在2008年将一群中国、韩国或有任意两国血统的青年人聚集成一个小的组合,称之为Super Junior-M。他们的首张专辑《Me》在中国大陆、台湾、泰国荣居榜首,魅力丝毫不减,并且在今年中国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上他们包揽了“最受欢迎乐队组合奖”和“最佳音乐录影带奖”两项大奖。

Rain(本名郑智薰)作为歌手、词人、演员兼音乐制作人是另一个韩国走向国际的例子。他的超大型演唱会《The Best Show》的亚洲巡演吸引了中国大陆、泰国、台湾、新加坡、澳门的无数观众。所以说,韩流是着眼、定位于全球的,不只是停留在鸟叔和江南区,而是要打造一批韩国本土的超级巨星。

迈向美国

目前,鸟叔算是美国对于韩流音乐整体认识中的例外。虽然这种流行风潮在亚洲被称作韩流,可是《江南style》却被归为鸟叔个人的风采,而这并不是因为韩国的娱乐公司做的不够。

Wondergirls是亚洲著名的韩国组合,2009年三月她们曾在加利福尼亚州举办过两次演唱会,在纽约也举办过一次,乔纳斯兄弟(Jonas Brothers)还给她们带来了开场表演。她们又首次发布了英文版《Nobody》,四个月后以第七十六的排名挤入美国公告牌(the Billboard)前一百榜单,成为第一个打入美国榜单的韩国组合。她们随后于2012年发布的与阿肯(Akon)合作的音乐录像有一千万的浏览量,但是因为这没法反馈给公告牌榜单,所以很难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来自美国观众。早前,Rain曾因在《科拜尔报告》这一档节目中与史蒂芬·科拜尔(Stephen Colbert)热舞而声名大噪。2009年宝儿在佛罗里达州并没有保持她的前进势头,她的美国首秀仅卖出八千张。

鸟叔在YouTube网站的视频和在2013年初于《艾伦秀》节目上的表现打破了韩流一贯的风格。但是似乎之后影响的改变不是很大。美国理念希望的是艺人们可以保持自己的个性,同时又可以与粉丝亲近。而韩国艺人通常是要成为众星捧月、高不可攀型明星。鸟叔作为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学生,故或是一个例外。他不需要遵规守矩。加拿大音乐家格雷姆丝准确道出:鸟叔他“不栖身于任何公司集团下,这就是他为什么能成功地融合”。

韩流的局限

这其实是个窘境。因为对于那些已为西方所接受的韩国艺人们来说,如果他们被本国人定位成外国文化的产物,那么他们就会失去韩国人自己的支持。对于韩国以及绝大多数的非英语国家来说,音乐不仅仅是一种娱乐。鸟叔或者其他像是BIG BANG成员权志龙这样的艺人们,当他们尝试国际化时需要谨慎探索。

娱乐公司们也一样需要小心。若最初为艺人设定的同美国观众的距离太疏远,那么再怎么合作都不会有作用。鸟叔和Snoop Dogg合作的《Hangover》一曲除了鸟叔本身的亮点外,似乎往日作品的风采不见。这首歌于今年发行后在公告牌(Billboard)最热百名单曲排行上仅以二十六名的成绩维持了一周,在YouTube视频网站的浏览量迄今也才到一亿六千一百万次,相比他两年前的《Gentleman》有很大的落差。前者连续十五周在榜单保持了第五名好成绩,并且YouTube上有七亿六千一百万的点击量。

但是这种多语言的合作歌曲目前也常常位列公告牌榜单之首,比如由婕西(Jessie J)、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和妮基·米娜什(Nicki Minaj)三人合作的《Bang Bang》便是个很好的例子。大城市久而久之会不可避免地伴有越来越国际化的音调,韩国流行音乐,伴着它精心雕琢的舞蹈动作以及动人心魄的视觉冲击,会给邻国以及周围的地区带来有趣的东西。(韩国料理在五年前就开始在像是洛杉矶这样的沿海城市流行开来,我们也如今比以往更加熟悉韩国的文化、产品,尤其是他们的车。)

然而韩流在美国的流行似乎还是有待观察的。语言和文化永远都是个障碍。但是韩流却可以检验流行音乐在发展融合中的限制,因为它可以告诉我们一件娱乐产品若是以娱乐为导向,那么它也许不一定非要在听觉上取胜。做好音乐或者歌词部分的工作对整首歌来说很重要,但是简单的音乐搭配上夺人眼球的视觉冲击还是很吸引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