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些年来,一个叫“兵马司”的独立厂牌贡献了大量的中国摇滚乐新声力量,从Joyside、Carsick Cars、Snapline、嘎调、Mr.Graceless,等等。最新的一个贡献,是海朋森乐队,这支来自成都的乐队获得了豆瓣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新人的殊荣。

独家专访海朋森:女版杨海崧?呵呵-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邀记者大补丸

这些年来,一个叫“兵马司”的独立厂牌贡献了大量的中国摇滚乐新声力量,从Joyside、Carsick Cars、Snapline、嘎调、Mr.Graceless,等等。最新的一个贡献,是海朋森乐队,这支来自成都的乐队获得了豆瓣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新人的殊荣。

这些年轻的乐队,虽然没有能再现“魔岩三杰”的盛世,却给年轻一代的乐迷带来了不一样的选择——在这块土地的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在撸啊撸、都在刷贴吧、都在着迷玄幻、都在追逐选秀明星的同时,他们却在享受着噪音、无浪潮、XP和各种深奥的舶来品。

这正是新一代中国摇滚的可爱之处,虽然他们也被人吐槽装X,但是一个社会最可怕的就是千人一面,音乐行业同样如此。如果中国音乐只剩《小苹果》,那是多么可悲啊。好在我们还有海朋森,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做自己喜欢的、直觉上单纯直接的音乐”的音乐人们。是他们,而不是《小苹果》和《我的滑板鞋》,给中国的音乐行业保留了一丝希望。

那么问题来了,海朋森到底是一支怎样的乐队?

海朋森(Hiperson)乐队2011年底组建于四川成都,因音乐风格(后朋克)尤其主唱唱腔原因,被称为“女版杨海崧”,杨海崧(P.K.14)正是他们新传的制作人。乐队已签约兵马司唱片,他们便是本届阿比鹿音乐奖的“年度新人”得主!

下面我们把麦克交给乐队……

独家专访海朋森:女版杨海崧?呵呵-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首先祝贺你们获得2015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新人”奖,感觉怎么样?

海朋森:我们都很开心!不过最希望的还是能创作更好、更多的作品带给我们自己、,还有乐意倾听我们音乐的人。“年度新人”的这份褒奖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一种鼓励吧!

新音乐产业观察:可能一些朋友还不够了解你们,请再介绍下乐队吗?

海朋森:大家好啊,海朋森的主唱是思江,吉他手是刘泽同和季一楠,贝斯手是涛哥,鼓手是博强。我们都是校友,大概在2011年一起开始做乐队,鼓手博强是后来才加入我们的。今年我们的第一张专辑将会在"兵马司Maybe Mars"旗下发行,我们的第一次全国巡演也会在今年春天的开始。我们很乐意认识更多的新的朋友,也十分希望你们一样乐意认识我们。想知道更多的话到我们2015年春天的全国巡演现场见吧。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们是全职做音乐吗?或有其他工作?对目前国内音乐市场怎么看?

海朋森:我们当然不是全职做音乐,主唱在读研,因为大学才毕业,两个吉他手在努力的待业,贝斯手在酒吧做吧员,鼓手在学校教小学生。

我们其实从没关心过市场的环境、趋势什么的,可能和“市场”唯一沾边的就是目前大家都挺在乎来我们的现场的人数,哈哈……我们对国内的音乐市场也没有什么特别精辟的见解,但确实是有一些愿望的……希望所有热爱音乐的朋友都能更多的发现和尝试那些不同口味的音乐,去倾听每一个真正热爱音乐的独立音乐人的作品。多支持他们的专辑和现场,也希望做独立音乐的大家能够多多的互相交流、做朋友,这样肯定对所谓的“市场”也是有促进的。但唯一重要的是愿所有朋友都能除去杂念认真热诚踏实的做自己喜欢的、直觉上单纯直接的音乐,这样会得到最多的快乐!

新音乐产业观察:和“兵马司”的合作是怎样开始的?对自己的未来如何规划?

海朋森:第一次到北京xp演出,是豆瓣做的“公告牌之外”的演出。当时我们是和成都的另一个年轻乐队the sound and fury一起。而后不久,我们就收到了加入兵马司的邀请。因此也计划了到xp做我们第一个专场。也就是“而你已经拥有了太多”那一场。演出之后,我们同Micheal和海崧正式谈了一下,当时就基本确定意愿了。

对于未来,要做的事是毫无疑问的,就是更多的音乐、对于自己来说更进一步的音乐。目前来说,肯定是立刻创作下一张专辑,而不是任何停顿。肯定的是我们会计划更多的演出,以及到更多的地方去,包括国外。

随着乐队发展我们必须面对许多和写歌和演出本身无关的事,这我们都已经感受到了。不过这并不坏。推广我们的乐队,对它的影响力怀有一定的期望,伴随这些愿望而来就有一些工作必须完成。有幸得到兵马司许多朋友和同道人的帮助,我们想得更多的是在作品上下足功夫。

新音乐产业观察:是否再乎自己的音乐够不够“商业”,怎么看《小苹果》、《我的滑板鞋》这样的作品?

海朋森:小苹果真的不好听,哈哈。而滑板鞋倒是有一点意思。另外,会让人不禁觉得商业活动对滑板鞋、对庞麦郎的利用有时很残忍。

新音乐产业观察:听到类似“女版杨海崧”的评论,会生气吗?想反击吗?

海朋森:很多人不是出于恶意,但也见过带有恶意的。不需要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