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中国摇滚乐队来说,这不啻为一种启示——作为一种舶来品,摇滚乐从音乐类型到天然带有鲜明的西方文化基因,但是,全盘西化显然是没有竞争力的,只有让摇滚乐扎根于脚下这片土壤,它才能焕发勃勃生机。这次杭盖乐队获得《中国好歌曲》第二季的冠军充分说明了这点。

独家专访杭盖乐队:音乐行业的竞争将会更激烈-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约记者大补丸

梅开二度,一个在足球比赛中常用的词,指一位球员在一场比赛打入两球。杭盖乐队最近的遭遇,用梅开二度来形容再好不过,分别在阿比鹿音乐奖和《中国好歌曲》第二季上开花结果,好不欢畅。

世界音乐(World Music)是人们对杭盖乐队最基本的认知和标签。所谓世界音乐,是基于西方流行文化核心价值前提下发明出的一个对其它地域、民族、国家本土音乐的总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世界音乐”的标签,让中国乐队更容易走出去。比如,过去这些年来,杭盖乐队就先后受邀参与了多个国外的大型音乐节,并在国外举办过几次巡演。除了杭盖乐队,大忘杠、阿基耐、龙神道等带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乐队也颇受国外听众的喜爱。

对于中国摇滚乐队来说,这不啻为一种启示——作为一种舶来品,摇滚乐从音乐类型到天然带有鲜明的西方文化基因,但是,全盘西化显然是没有竞争力的,只有让摇滚乐扎根于脚下这片土壤,它才能焕发勃勃生机。这次杭盖乐队获得《中国好歌曲》第二季的冠军充分说明了这点。

当然,这也得益于杭盖拥有丰富的演出的演出经验,这个经验的积累不仅来自国内外音乐节、LiveHouse、剧场,还包括有大量晚会、电视节目的出场,换言之,杭盖乐队是国内少有的穿梭于各形式舞台的乐队。总之,通过他们的视角,我们将观察到一个“与众不同”音乐生态与现状。请大家往下看。

新音乐产业观察:首先恭喜你们获得《中国好歌曲》第二季的冠军,感觉怎么样?

杭盖乐队:感觉非常好啊!现在成为周围朋友们关注的焦点,对于很多蒙古人而言意义非凡,对于他们来说杭盖又一次的把民族的文化托起在这么好的平台上展示出来。

新音乐产业观察:还得继续恭喜,这次阿比鹿音乐奖,你们获得“轻音乐|原声|世界音乐”类年度音乐人及最受欢迎音乐人奖,又拿奖了,感觉怎么样?怎么看这两个奖?怎么看待这两个奖对乐队产生的影响?

杭盖乐队:获得这两个荣誉对我们而言很重要,对于阿比鹿奖与好歌曲我认为没有意义比较,奖项更能代表的是对于这一领域更专业的评判,当然每个奖项也有他的倾向和独特的判断,我们在还没有决出好歌曲冠军就认定即便获奖也只是对我们音乐的肯定。

新音乐产业观察:一直觉得喜欢杭盖音乐的人,应该不像一般摇滚乐队那样,比较固定于一个群体或一个年龄段上,换言之,往前走一步(更主流化)会更具有优势。那乐对队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和想法,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杭盖乐队:杭盖的音乐魅力就在于此,他是适合任何年龄或任何类型的人群,因为杭盖的声音是源于自然的声音,是来自血脉的带有血性的。对于下一步单纯从音乐上说会有很多的计划,都是我们希望不断去完成的,其实已经有了很多方向,但是目前还是需要时间去完成,时间总是很有限。

新音乐产业观察:杭盖的经历,相对于国内其他乐队而言,还是很丰富的,有海外巡演和音乐节的经验,也有国内音乐类电视节目的经验,还有杭盖音乐节,国内的音乐公司相比也接触过一些,那么你们队目前国内的音乐产业环境怎么看?

杭盖乐队:国内的音乐产业在迎来的是大发展和真正的市场化,音乐环境会更自由,竞争也会更激烈,更注重现场,虽然习总书记的反腐对于演出市场有很大冲击,但我认为这其实并不是冲击反而是好事,市场得到了自然调整,更趋于向真正的市场化发展。

新音乐产业观察:中国做世界音乐的乐队、音乐家里,你们对谁比较感冒?或者范围也可以再广一些讲。

杭盖乐队:其实中国有太多非常好的世界音乐领域的艺术家,首先应该提到朱哲琴老师,她的专辑《阿姐鼓》应该是一个中国世界音乐的开端。当代的很多艺术家比如:马木尔、山人、安达、九宝、Horse Radio、刀郎木卡姆……非常多,因为我们每年做杭盖音乐节,所以对这个领域非常了解……此外,还比较喜欢蒙古症和宋雨喆的大忘杠乐队,他们是最独特的走在民族与实验之间的音乐。

新音乐产业观察:乐队现在如何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杭盖乐队:马不停蹄来形容比较合适,因为今年要有个大制作就是新专辑,所以演出与制作紧密相连,国内为都有演出,也要制作自己的杭盖音乐节今年会落地内蒙古最美的一些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