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海朋森一场“有组织有纪律”的巡演海报上,我们不仅看到了兵马司(乐队签约厂牌)的logo,还有豆瓣音乐人和一个叫做“DFORCE”的logo。在这支新晋蹿红的成都独立乐队之外,我们更加好奇豆瓣音乐发展到今日,到底在鼓捣些什么事。近期新音乐产业观察深入豆瓣音乐人的腹地,与豆瓣音乐的核心层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豆瓣成立唱片公司,改变独立音乐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大福唱片”,是新仔近期关注到的一个新厂牌,花粥成为这个厂牌的第一炮。新仔当时就想啊,从哪冒出这么个“大福唱片”呢?他们为啥能把豆瓣音乐红人花粥揽入旗下呢?终于,这次新音乐产业观察特派员从豆瓣大本营带回了答案,竟然!

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约记者icier

在海朋森一场“有组织有纪律”的巡演海报上,我们不仅看到了兵马司(乐队签约厂牌)的logo,还有豆瓣音乐人和一个叫做“DFORCE”的logo。在这支新晋蹿红的成都独立乐队之外,我们更加好奇豆瓣音乐发展到今日,到底在鼓捣些什么事。近期新音乐产业观察深入豆瓣音乐人的腹地,与豆瓣音乐的核心层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偏北音乐”成立:艺人作品全球发行

进入豆瓣位于将台路附近的办公楼,一眼能看到的是为两个重头产品开辟出的单独的区域。一个是豆瓣阅读团队,一个是豆瓣音乐人团队。这个有着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已经逐渐从“豆瓣音乐”的概念中独立出来,致力去做的这款能够更加贴近音乐内容和音乐人本身的产品。“我们希望离这个行业更近一些,包括音乐内容和演出。豆瓣音乐在线上有经验和优势,但在线下缺少一些落地的部分。”豆瓣的元老级员工、豆瓣音乐主编许波说。

可以看到,从2013年开始,豆瓣音乐人开始着力于主办一些线下活动。无论是“公告牌之外”系列小型演出,还是2014“阿比鹿音乐奖”的大阵容,都昭示着豆瓣已经不能满足于线上互联网纯社区的概念。“之前豆瓣音乐比较少地介入到和音乐人的直接沟通,只是搭建平台,让音乐人自己生长,保持一个相对的中立性。随着互联网发展和时代变化,很多独立音乐人在音乐上很强,但是对于移动互联网产品的用法和关注程度会差一些 。现在的80、90后虽然是互联网重度用户,但是是专注的部分不同,音乐人有些对除音乐之外的周边事情或者不善于、或者不愿意去做。所以我们想保持独立性的基础上,再启动一些新的尝试,和有意愿的音乐人一起去实行。”豆瓣音乐负责人刘瑾说。

在挑选“有意愿的音乐人”过程中他们注意到,虽然不排除个例,但是大部分做流行和民谣音乐的音乐人社交能力强一些,其他更小众音乐类型的音乐人有自己的小圈子,对于大众社交上不擅长也不愿意。豆瓣音乐人在推广这些“更加独立”的音乐人身上下了一些功夫,在2015年成立了成立了“偏北音乐文化有限公司”。它是豆瓣的注册子公司,旗下有专注于行使唱片公司职能的“大福唱片”和以数字版权业务为重点的“大福音乐”两个部分。拿前不久大福唱片与民谣音乐人花粥的合作为例,业务流程如下:

大福唱片与花粥谈定合作意向——签订一张唱片约。其中大福唱片负责制作团队的选定、制作费用、录制唱片、商谈巡演等。如达成巡演合作意向,则召集巡演落地团队,负责巡演相关事务并提供一定资金支持。

豆瓣成立唱片公司,改变独立音乐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大福音乐负责花粥这张唱片(上图)的全球数字音乐发行——数字上架到国内外所有平台,如虾米、网易云音乐、iTunes、Spotify、Amazon Music、Google Play等。

基本说来,大福唱片与传统唱片公司做的工作没有什么差别,就是签约艺人并出版唱片。目前他们的签约音乐人有:腰 / 花粥 / MHP / 秘密行动 / nara / Soviet Pop / iimmune / Wanderlust / Late Troubles / 小老虎&SoulSpeak 等,还在不断增加中。而大福音乐专注于数字音乐版权,将会在豆瓣音乐人开展“全球音乐发行计划”后,收入更多的数字音乐版权。“如果音乐人希望把他们音乐的整体数字版权交给我们,那么就包括海外和国内的宣传平台的上架与推广。我们会和音乐人合作,也会和小厂牌合作。无论音乐人是否签约公司,只要保有自己的数字音乐版权就可以合作。”刘瑾说,他如今是偏北音乐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

与海朋森的合作:豆瓣负担所有成本

豆瓣成立唱片公司,改变独立音乐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海朋森乐队(上图),2015豆瓣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新人,目前正在进行首张专辑《我不要别的历史》的全国巡演,由大福音乐和兵马司联合呈现。

谈到此次海朋森的巡演,则是另外一个情况。“我们和兵马司厂牌有一个比较密切的版权合作,是做了之前他们几十张专辑的独家数字版权代理。我们会给他们一定的预付或者保底资金,之后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获得的收益还会和原始版权去分成。但是他们的海外版权我们没有代理。至于乐队巡演,我们会和兵马司进行商议,在合约基础上由他们推选出乐队来交给我们做演出或者巡演,我们就会负责整个巡演的策划和执行。”刘瑾回答。

豆瓣原本很少做落地的事情,会担心人手不足或没有经验,所以多数时候选择不做。“所以这也是我们单独建立‘偏北音乐公司’的一个原因,因为做事的方式可能会和豆瓣有一些不同之处。真正的巡演感觉还好,因为之前的积累和livehouse有联系(豆瓣同城票务),加上豆瓣品牌的亲切感,当地负责人都愿意配合,也是大家都获益的事情。我们是派出了一个类似于roadie(巡演经理)角色的同事,一路负责乐队的吃穿住行。海朋森则是请了XP的调音师小龙兼顾乐队事务和调音。由此我们可能会希望借助这些事情搞一个roadie培训班,因为想巡演的乐队很多,但是能帮他们做的人并不是很多。有三四个人能够带一个乐队巡演,就会很理想。这个模式比之前想到的人力物力都要消耗的小。”刘瑾解释。

说到目前和巡演息息相关的售票业务,刘瑾表示“不介意使用第三方票务出口”。因为“豆瓣同城”是另一条产品线,基本是有资质的演出机构提交申请,合格就可以通过,并不是服务于大型演出的。但是中小演出的整体市场容量太小,所以产品团队缩减得比较小,只是维持运营。巡演的票务由其他平台售卖,看起来他们并不是很担心。

而作为海朋森乐队的签约公司,兵马司唱片乐队经纪人樊晏表示,豆瓣音乐人和兵马司的合作,很大程度上都是双赢的局面。“他们能令我们的艺人得到更好的推广,豆瓣平台能够触及的媒体资源是我们不能企及的。巡演的宣传效果也是比较良好的。比如定场地、交通、酒店都不用我们操心,他们还会cover掉几乎全部的费用,令艺人巡演的风险小了很多。”

“偏北”的未来:改变独立音乐

无论如何,未来的豆瓣音乐人产品会更独立。豆瓣音乐目前有三个组成版块——条目(资料库)、 电台(靠算法推荐)、音乐人(受众相对较小)。豆瓣音乐人将会是“豆瓣阅读”和“豆瓣读书”之前的关系,会有一个前台的站点,延续社区+平台的互联网属性,但是在算法推荐的基础上会做得有运营一些,比如编辑推荐。在后端,豆瓣音乐人想把版权的模式搞好,完成生产-制作-发行-宣传(做演出)的链条。要么跟专辑发行相关,要么是自身具有媒体属性的演出,不以挣钱为目的。

“‘偏北音乐’是豆瓣的全资子公司,也有一个多年的计划。不只是’试验’,更像是’事业’。它是想的还挺长远的一件事,不是昙花一现的项目。”许波最后补充道。他的另一个头衔是“偏北音乐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美国著名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音乐节举办的可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音乐盛典,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千万的音乐人和乐队报名参加。所有大小唱片公司及媒体都会派代表到场,在一千多场演出之间奔波。很多还没有被签约的乐队,也希望能借他们在SXSW的演出,吸引媒体和唱片公司的注意力。也许豆瓣的“偏北”音乐公司也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在北京偏北的酒仙桥地区,悄然改变中国独立音乐人的现状与未来。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