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其实成都制造远远不止这几个选秀冠军。吃着火锅唱着歌,喝着啤酒弹着琴,成都有太多有音乐理想的青年志同道合的青年们总是找得到属于自己的聚点,“小酒馆”、“早上好”⋯⋯乌托邦式的生活状态,也让这里走出了太多有影响力的独立音乐人,也激励着这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

成都摇滚生态报告-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约记者empty

在成都这个飘着火锅味和麻将声的城市,你可以很轻易看得到属于这座城市的表情,安逸随性的生活状态,让这里居住的人们有更多时间享受生活。尤其从选秀大热的那几年,成都仿佛变成了冠军输出地。其实成都制造远远不止这几个选秀冠军。吃着火锅唱着歌,喝着啤酒弹着琴,成都有太多有音乐理想的青年志同道合的青年们总是找得到属于自己的聚点,“小酒馆”、“早上好”⋯⋯乌托邦式的生活状态,也让这里走出了太多有影响力的独立音乐人,也激励着这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

这次,让我们从豆瓣阿比鹿奖年度新人海朋森开始,跟几位成都的朋友一起去探究成都的摇滚生态。

成都摇滚生态报告-新音乐产业观察

海朋森乐队在南京,图片来自海朋森官方微博 @海朋森Hiperson

时间:2015年5月29日
地点:南京,斑马Livehouse

刚刚签约兵马司唱片的海朋森开始巡演第一站,从成都来到北京签约,海朋森得到支持不少圈内人的支持,比如前辈PK14的提携。第一张专辑的制作也是杨海崧跨刀支持,而海朋森主唱陈思江也被称为女版杨海崧。从给各种乐队暖场,到第一次专场弹断弦的紧张,再到如今签约知名独立厂牌兵马司,开始在路上的巡演,海朋森也不过经历了3年的时间。

时间退回到几年前,两个刚入学,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在寝室完成了第一只小样,这是海朋森的雏形,后来的故事发展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范例:朋友的排练室,朋友乐队的乐手,再到从豆瓣寻找到如今的主唱,音乐上的探索伴随成员间的默契,让他们寻找到前进的方向。

海朋森这次的首张专辑《我不要别的历史》全国巡演,由豆瓣新成立的唱片公司“大福音乐”和兵马司联合主办。这是“大福音乐”继花粥全国巡演之后,又一次全力支持的独立音乐人全国巡演。顶着豆瓣阿比鹿音乐奖的年度新人的光环,海朋森这走出成都的第一步,可谓相当踏实。

而这样的故事,这个安逸的城市——成都,远不止一个海朋森。

成都摇滚生态报告-新音乐产业观察
马赛克乐队

人物:马赛克乐队吉他手,音乐人卓越
地点:成都,不知道什么地方

作为马赛克的灵魂人物,卓越从高中时期的目标就是“玩专业的乐队”,而在卓越看来,成都是个“特别适合做音乐的地方”。

“做乐队的人生活得都井井有条,这里消费不高,地域不大,一天可以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大家过的也相对来说比较闲散。这里的氛围很包容,大家没有很多尖锐的立场,很Peace。”

就像卓越的歌里唱的“及时行乐”,这也是成都大部分音乐人的生活状态。闲散安逸的生活,也让这座城市的音乐属性变的多元化和充满包容性,你几乎可以听到各种不同种类的音乐类型,甚至一个乐队的音乐风格也可以多变而精彩,这当然也和乐队之间的合作有关。随便走进几间Livehouse,你都可以看到不同乐队的乐手凑在一起玩jam,听说这也是大家挑选乐手最好的时机。

就像早期的海朋森和秘密行动乐队,乐手在圈子里的流动性也说明了成都这个圈子的包容和开放。作为马赛克的吉他手,卓越也组过自己的乐队,当然也曾面临过乐手的流动带来的窘境,“其实很多北欧的音乐人都有很多不同的乐队,每年也有很多的巡演,好的方向来看是一种融洽,而坏的方向,也说明这里好的乐手不多,不够用。如果有更多好的乐队出现,我相信会是相对独立的、稳定的乐队。”

成都摇滚生态报告-新音乐产业观察
“morning早上好”一角

人物:洋葱明星(网名), “morning早上好”老板
地点:“morning早上好”

作为“morning早上好”的经营者,这几年洋葱明星也在成都参与过不少商业演出的主办或者协办,不同于成都重要音乐基地小酒馆的老大哥气质,“早上好”更更像是个乌托邦。这里每年举办的各种音乐市集,更像是一个个小型的音乐节,吸引着无数音乐爱好者,和创意爱好者,比如连续三年举办的“春游”,早已成为城中嬉皮青年们的盛世。

而“早上好”几乎每个晚上,都是成都当地不少音乐人聚会的地方,喝着啤酒弹着琴,聊聊梦想和人生,马赛克、尕金、海朋森、张小饼……可能你随时走进“早上好”都能遇到这些成都当地小有名气的乐队和音乐人。

提到Livehouse的经营,洋葱明星坚持不愿做出定义,他甚至一再强调“morning早上好”不算是个Livehouse,“这里只是一个提供演出的平台,更多的是以喜欢音乐的朋友们娱乐为重点。“在洋葱明星看来,成都是个有意思的地方,因为愿意为音乐买单的人很多,“无论什么风格,都有人喜欢,而且不少”,也因此相对于其他城市来说,成都解决吃饭睡觉的问题都很容易,商演、音乐节、售票专场……几乎可以供养起一个音乐人的日常生活所需,当然前提是你没有太多物欲,“大部分音乐人都该做音乐时做音乐,该喝茶时喝茶。”

成都摇滚生态报告-新音乐产业观察
小酒馆老店,摄影师即为接受采访的Greenwall

人物:Greenwall(网名),成都小酒馆主理人
地点:成都小酒馆Livehouse

“成都的大环境总的来说不错,跟成都这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有关,包容而开放。”

Greenwall(本名蔡鸣)是著名的摇滚摄影师,用相机见证了成都乃至中国摇滚的成长,同时也打理着成都最著名的演出场地小酒馆。

正如Greenwall所言,成立十八年的小酒馆作为成都摇滚圈的地标,见证着成都作为西南摇滚重镇发展的辉煌史,这里曾走出了无数摇滚圈的响亮亮的名字,胡松、周云山、王磊、废墟、声音玩具、阿修罗……而从早年开始做演出时一年两三场,到现在的一年上百场演出,几乎每天这里都有来自各地的音乐人的现场,小酒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为成都最重要的演出场所和基地,为成都演出市场的培育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随着这几年演出市场人群的阔大,演出场地也在不断增加,不同的音乐类型也形成了不同的“圈子”,而成都的包容性让每个圈子之间都友好地形成了不同类型的合作。对于小酒馆来说,扶持和推广本地优秀的原创音乐人,是他们18年如一日的原则和理想。

在Greenwall看来,这里生活的年轻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追寻梦想,没有太大压力,不需要为生存疲于奔命,做音乐是一件快乐又不用急功近利的事情,“我所接触到的成都的音乐人,对未来的规划大部分还是顺其自然的态度,很多乐队并没有觉得签一个大公司或者发一张唱片就能怎样,很多还是按自己的生活节奏往前走。”

Greenwall也分析成都音乐的不同类型,“音乐在他们生活中比重还是很大的,主要还是分成三类:一边上学一边做乐队,或者刚毕业靠家里的积蓄;职业乐队完全靠乐队维生;靠工作养活或者成家立业之后没有放弃梦想,有积蓄为了爱好做音乐”,在他看来,那些大学时期玩音乐后来工作结婚生子,在事业有成的时候回归音乐理想的人反而能做出更加自我而自由的音乐。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