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一句俗掉渣的话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说它坏,是因为,唱片市场的崩坏,让音乐人失去了一个比较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说它好,则是因为,音乐的流化加上渠道的碎片化,给一些有能力、有想法的音乐人提供了更多的发挥的空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2015年上半年十个有趣的音乐人案例-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前几天新仔盘点了2015年上半年也许会改变音乐行业的十件事,今天我们来看看今年上半年有哪些有趣的音乐人案例。

有一句俗掉渣的话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说它坏,是因为,唱片市场的崩坏,让音乐人失去了一个比较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说它好,则是因为,音乐的流化加上渠道的碎片化,给一些有能力、有想法的音乐人提供了更多的发挥的空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里挑选的十个音乐人案例,偏重于在有限资源下的突围和互联网思维的推广,排名不分前后左右忠奸。

李志

毫无疑问,李志是独立音乐人自我经营的代表。他非常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怎么做,以及坚持不懈地做,高标准严要求的做,所以,他可以从一个小众歌手一路开唱到北京工体馆,完成了99%的独立歌手做不到的事。当然,在不久前结束的所谓场馆级全国巡演中,作为合作方的乐童音乐和乐视音乐也帮忙争取到很多资源。而在这个过程中,个人认为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李志借助微博和视频所做的社会化社群营销——无论《逼哥夜话》还是“李马之争”,都是李志巩固歌迷群体的有效方式。

程璧

成功的独立音乐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明确的目标和围绕目标所建构的个人形象。程璧的成功也得益于此。相比很多面目模糊的独立音乐人,我们提到程璧,就可以很清晰的捕捉到她的个人特质和音乐个性。当然,程璧有自己特殊的资源(比如诗人群体),但有资源是一回事,知道怎么用又是另一回事。而程璧案中,我们看到,乐童音乐又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媒体渠道到全国巡演,给予全方位帮助。在这个案例中,我们看到新兴音乐平台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渠道,因为它们更愿意投入资源来扶持新人,同时也会有很多创新玩法。

吴莫愁

吴莫愁是音乐跨界营销的典范。她的第一张专辑,基本上就是一张“营销唱片”典范,几乎所有歌曲都是品牌/活动营销作品,而吴莫愁也非常出色的扮演了一个营销介质的角色。吴莫愁跟虾米的合作也是继续扮演了一个“介质”的角色,借助自己的影响力,串联九零后、音乐作品和听众。这是一个有趣的九零后音乐社群营销的样板,而虾米从去年的郑钧项目开始,一直在力推这种用户参与内容生产/再造的模式,这个模式的核心价值在于用户在制造内容的同时又完成了对于艺人/作品的传播,打破了传统的阶段性营销模式。

张学友

付费下载+电商支持实体销售+社交矩阵的推广+在线演唱会+歌迷互动,张学友跟腾讯的合作是在给传统唱片业的老将们一个信号:快来拥抱互联网吧。而这次QQ音乐为了跟张学友一起制造“案例”,可以说是投入了几乎所有腾讯能用的资源,对于以QQ音乐为代表的内地音乐平台,无论是版权方的压力、政策压力还是自身发展压力,这两年都会想方设法的尝试各种盈利模式,生死存亡也在此一举。

花粥

关注花粥挺长时间了,新仔前年办音乐节的时候还联系过她。不过,虽然她的歌曲在豆瓣上试听量非常高,也不时办一些小型巡演,但之前基本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直到豆瓣成立唱片公司大福唱片。大福和花粥的合作,可以视为音乐平台上游革命的试金石,相比虾米的《寻光集》,大福跟花粥的合作更加深入和全面,从专辑制作到国内外发行到宣传推广到30站的全国巡演,大福承担了一个唱片公司该做的所有事。音乐平台取代唱片公司,将会是大势所趋,但谁都没想到,第一个吃螃蟹而且还吃得那么彻底的的竟然是豆瓣。

好妹妹乐队

又提到新仔前年办音乐节的事情,当时压轴的便是好妹妹乐队,音乐节现场,新仔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表演过程中,他们几乎全程跟歌迷互动,这便是他们走红的重要原因。他们特别善于与歌迷互动,无论是现场还是线上。他们也很乐于尝试各种新兴媒介来推广自己。他们是微视红人、在网易云音乐开电台、用YY直播,在京东上众筹,他们还很会制造病毒,今年上半年他们的演唱会海报成为一个病毒图片营销案例,被各种模仿。好妹妹乐队证明了一点,生存在这个时代,如果要自我经营,独立音乐人没有点网感是万万不行的。

陈粒

有一天,我问身边的九零后朋友,最近哪些新人比较火。一位小朋友说,陈粒挺火的。那么,陈粒有多火?数据说话,她在虾米上的艺人电台点播量超过2000万,个人第一张专辑的点播量则超过800万。陈粒在虾米上的热门作品最高是超过500万,另有六首歌过百万。要知道,陈粒是一个号称“不签经纪约,不签唱片约,不参加选秀节目”的异数,她的歌曲也并不太主流,那么她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呢?新仔是咨询了一些业内朋友,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不过,从大家的说法中,大概能看出,她跟李志一样,是一个自带话题的艺人。她大方出柜,她让歌迷们喊她老公,她有意无意地唱得像王菲,种种话题带动了她略带个性的作品的传播。

火星电台

十年前,火星电台凭借包办周迅两张专辑而声名大噪,但十年后他们才以组合的形式正式抛头露面。这一次他们选择了绕开传统渠道来做推广,所以选择社会化营销、自媒体、知乎。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的作品,尤其是MV,采用了创新的手法,而对于很多作品非大众喜闻乐见的音乐人来说,如何以合适的新媒体渠道来做推广,火星电台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杭盖乐队

2015年3月,杭盖乐队召开发布会,宣布签约主流公司天浩盛世,成为近年来少有的挤进主流圈的摇滚乐队。杭盖签约天浩盛世,契机是,他们获得了《中国好歌曲》的冠军。对于像杭盖这样的乐队而言,借助电视选秀跻身主流市场,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这几年,宋冬野、莫西子诗、杭盖等小众音乐人先后靠选秀节目“上位”,从某种程度上说,音乐选秀节目的火爆,促进了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融合,也加快了音乐行业的回暖。

痛仰

七年前,新仔的一位朋友曾经做过一篇报道,报道中以“穷摇一代”来概括痛仰等乐队。七年后,“穷摇”变“富摇”,痛仰天价签约摩登天空。当然,这是他们应得的,痛仰是过去几年来自我经营最出色的摇滚乐队之一,音乐上他们成功转型,他们每年坚持巡演,培养了大批忠实粉丝,成为各大音乐节争抢的压轴。话说回来,这一切的起点,还是在“转型”,痛仰的“转型”堪称中国摇滚乐队转型的教科书。没有“一直往南方开”,也不会有现在的痛仰。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