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Taylor Swift宣布把专辑《1989》授权给苹果音乐后,音乐流媒体又向音乐分销前进了一步。但对于用户来说,体验却越来越不好:专辑和歌曲只在某个独家平台听到。

音乐平台抢“独家”是有害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仔的朋友L君最近被一件事为难了。他想听陈奕迅新专辑,却发现只能在网易云音乐付费听。他为难之处在于,他已经在好几个平台付费了。去年,他为了听汪峰的专辑买了百度音乐的VIP,为了听Taylor Swift的专辑,他又买了QQ绿钻,但是这些“付费”最后都变成一次性的消费行为——仅仅只是为了听一张专辑。他不想再花“冤枉钱”了,于是,他最后选择了从网站下载了网友“分享”的陈奕迅新专辑。

新仔不鼓励L君这样的行为,不过,有趣的是,才听完L君的“吐槽”,新仔就在《时代》周刊网站上看到一篇类似的“吐槽”,作者认为,平台之间争抢独家对于音乐行业是有害的:“独家之争一方面有损音乐服务的体验,影响用户付费意愿,另一方面将有可能盗版卷土重来。”新仔认为作者的观点有一定道理,特此翻译出来跟大家分享。

How Exclusives Are Hurting Streaming Music
“独家”如何伤害音乐流媒体

文/Victor Luckerson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苹果、Tidal等开始拼独家了,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坏消息。

当Taylor Swift宣布把专辑《1989》授权给苹果音乐后,音乐流媒体又向音乐分销前进了一步。但对于用户来说,体验却越来越不好:专辑和歌曲只在某个独家平台听到。

苹果音乐(Apple Music)是唯一能听到《1989》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平台。Taylor Swift去年把她的所有歌曲从Spotify上全撤下了,因为她不能忍受Spotify的用户可以免费听到自己的歌曲——哪怕Spotify有支付版权费。但在Google Play Music、Rdio和Tidal上,用户可以付费听到Taylor Swift的专辑(《1989》除外)。虽然Taylor Swift称她跟苹果的合作“非独家”,但她也没有授权给苹果竞争平台。对此,霉霉和苹果都没有表态。

Taylor Swift并非个例。Prince的曲库也从Spotify撤下,然后给了Google Play Music和Tidal。Lil Wayne刚刚在Tidal上独家发布了混音带,Drake的新MV则在苹果音乐上独家上线。与此同时,唱片公司都在想法设法地维护合作方利益。

长此以往,歌迷们为了听到自己喜欢的歌,将不得不同时为若干个流媒体平台付费。类似的情况曾经发生在电影世界:五年前,Netflix在电影流媒体领域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如今,随着市场的成长,用户为了获得更多电影不得不注册更多平台。

“独家大战”不只是歌迷的问题,也是行业的问题。目前,全世界的音乐流媒体付费用户只有4100万,体量远远不够,音乐流媒体的收入也仅占音乐行业的10%,你也许会觉得每年花120美金无限制听歌是“偷”,可这已经是美国人每年平均花在录音制品上的费用的两倍了。如果音乐行业的目标是消费者每年花在音乐上的收入翻倍,就要想方设法地提高付费用户的体验。“独家”显然无助于体验的提高,用户在某个平台上的挫败感,并不会转化为另一个平台的消费,只会降低其消费意愿。

“机会在于我们如何让付费变得更主流。”Google Play Music的产品经理Elias Roman表示,“如果用户在A服务上花了10块钱包月却因为B服务抢了独家而听不到自己想听的歌,只会让用户产生逆反心理。”

“独家战略”同样会影响到行业的反盗版行动。事实证明,相对廉价的音乐流媒体服务有助于对抗非法下载:IFPI数据,在挪威,由于Spotify等音乐流媒体服务的盛行,30岁以下年轻人仍在非法下载的不到4%。这一切都因为音乐流媒体安全、易用、方便,一旦这些体验消失,盗版将卷土重来。

分析认为,数字服务将会像视频服务一样演变成Netflix和Amazon等巨头竞争。独家合作将会推高成本,导致某些平台因为无法盈利而退市。而艺人也面临着选择某一个平台作为自己的粉丝基地。“未来三到五年内,这将是一大趋势。”IHS的分析师Dan Cryan表示。

相比独家战略,流媒体服务更应该在用户体验上进行竞争——比如Spotify的社交媒体特色功能、苹果音乐的歌单推荐或Google Play Music的电台功能。这些才是流媒体服务的核心竞争力,而非曲库。超越“独家战略”建构具有出色体验的服务才符合互联网发展的要求。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