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数据库和音乐数据的标准化日趋重要,版权人和科技公司间合作的技术进步空间巨大。音乐创作者数据库的完善,也有助于数字音乐行业收入分配更加合理。

论完善版权数据库的重要性-新音乐产业观察

关于版权问题,我们已经探讨过很多次了。不过,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值得继续探讨,尤其对于创作者而言,他们仍然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尊重。以下是一位外国专家的建议,她认为继续建立一套统一便捷的歌曲信息库。

文/Annie Lin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久前,Taylor Swift杯葛Apple Music,让全球媒体再次聚焦69亿美元的数字音乐市场。争议的焦点在于像苹果音乐(Apple Music)这样的音乐流媒体服务该如何回馈艺人和厂牌,但其实,创作者和版权方如何平等地分享收益同样值得关注。

内部矛盾:艺人+唱片公司 vs 版权方+创作者

在谈及版权问题时,歌曲创作者和版权方要么常常被忽略,要么被等同于艺人和唱片公司。因为,音乐版权法律非常复杂,所以并非每个人都清楚每一首歌的版权权益分为两部分:创作(词、曲、编等)和录音。

唱片公司所拥有的是录音权益,版权方拥有的是作品权益。录音版权通常由一家唱片公司所有,但作品本身的权益有可能被不同版权商所有。
以Katy Perry的歌曲为例

艺人: Katy Perry
歌曲: 《Firework》
创作者:Esther Dean, Katy Perry, Storleer Mikkel Eriksen, Tor Erik Hermansen, Sandy Julien Wilhelm

版权方:

Downtown Music 14.1%
Peer Music 25%
Sony/ATV 33.34%
Ultra Music 2.5%
Warner-Chappell 25%
被碎片化的版权

Spotify、Apple Music等音乐流媒体上的歌曲,都需要与唱片公司达成录音版权上授权,却并不一定都会跟版权代理达成协议。

相反,录音版权(通常只是为了限制录音行为)却可以充当“保护伞”。在美国,录音版权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这让版权代理商无法否定围绕录音版权达成的授权,也无法声张更高的税率。

表面上看,只要我们知道歌曲的创作者信息就可以支付费用,但实际情况却没那么简单。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歌曲信息库可以用,所以如果要想识别歌曲的信息,需要通过多个有权限限制的数据库。而歌曲在一次次的交易之后,版权归属也会散落到各处。你试一次就会知道有多头疼,也就理解为什么流媒体服务会倾向于依靠录音授权来充当“保护伞”。

还得靠数据

技术的发展,为版权管理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也让数据库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不过,缺乏统一的数据库还是给版权管理制造了一些困难。

如果版税无法支付到版权商,就会形成一个版权费暗流。这些暗流难以追查,到头来只会给版权管理制造混乱,并在每个国家自成体系,然后又形成各种壁垒。结果是,易查的录音版权的授权费用要远高于不易查的创作版权。根据今年七月伯克利音乐学院公布的数据,两者差距最高达5-6倍。

创作是音乐行业的命根子,所以版权人和创作者获得应有的收入非常重要,听众能识别版权人和创作者也非常重要。在著作权法的相关修改仍遥遥无期的情况下,通过歌曲数据库的建设来精确识别版权归属就显得非常重要。从版权人的角度来说,这意味着需要我们基于Common Works Registration (CWR)或Digital Data Exchange (DDEX)来构筑一个所有商业伙伴的信息共享渠道,从艺人的角度来说,这要求把歌曲信息与ASCAP、BMI或SESAC等公播权管理结构关联,并让版权管理公司的信息能充分流通。

数字音乐产业更关注音乐的消费,而非建构一个版权支付体系。但是,随着数据库和音乐数据的标准化日趋重要,版权人和科技公司间合作的技术进步空间巨大。音乐创作者数据库的完善,也有助于数字音乐行业收入分配更加合理。

作者简介:Annie Lin,数字版权代理商Loudr高级法律顾问,有超过十年的音乐版权工作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