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音乐需要分众化, 需要培养自己的受众团体。音乐不需要向任何一个人 ,一个群体,一个组织低头,不需要每个人都听 ,每个人都说好,希望音乐永远高傲。你可以重视,你可以评判, 你可以忽视,但你要承认他们是认真的存在。用他们的,就要感恩他们。

聊聊吧,我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读:《中国好声音》选手选唱了马頔的《南山南》,民谣圈似乎又看到一个新的宋冬野在崛起。不过,也有朋友给新仔来稿称表示不希望《南山南》滥大街,而且说得挺有道理的。新仔在此特别推荐给大家。另外,也欢迎其他朋友给我们来稿谈谈自己的观点,有稿费哟。投稿邮箱:music@re-chord.net

文 | 杨洋

《南山南》是不是又要被当作大卖场背景音乐了?!

我不想这样。

我不想让民谣“滥大街”。

我是一个学生,我听了四年宋冬野,三年好妹妹,两年麻油叶,一年花粥。

《快男》之后,“董小姐”挤满了街道。《中国好声音》之后, “南山南”的音乐分享链接填满了我的朋友圈。

有人的网络签名改成了“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嗯,还有人把网名换成了“爱南方的南山南”。一年前,我把这首民谣分享给朋友听的时候,他们说,听了有点困来着。一夜之间,他们都开始发表长篇乐评了,关于爱情,关于感动,关于分别,还有,关于南方的生活,虽然马老板在微博上表明“南山南”还真的不是写“南方”的。我想,这歌儿是火了吧。傍晚的时候,他们开了个微信群,拉我进去,要一起聊聊麻油叶来着。
他们说,记得好像在哪儿听过,哈哈哈。

现在,我也想聊聊了,关于“滥大街”的民谣,以及,我真的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

因为是聊聊,所以有琐碎的故事,你们可以不听,可以听,可以留言批评,也可以按个赞,或者,无聊了听听看,消磨时间。

聊聊吧,我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新音乐产业观察

(张磊在《中国好声音》里选唱了马頔的《南山南》,让民谣圈为之一振)

民谣是这么“滥大街”的

当音乐遇上商业,我们开发出了很多模式,演唱会、唱片、音乐作品周边售卖,音乐节及音乐节目等。而让民谣慢慢进入大家视野的大多是LiveHouse、音乐节、剧场巡演以及音乐节目,所以,就来聊聊这这后两类吧。

先甩两句个人观点。

音乐节、Live House和剧场巡演,受众和音乐是依靠好感而存在的主角,民谣音乐人及其作品理念是好感来源。

音乐节目,民谣音乐和受众沦为只陪节目玩儿的小配角,单一音乐作品病毒式传播,传播效果才是重点。

Live House让民谣得以维持生长,场地一般小,舞台有点窄,但极其强调现场的受众体验和音乐作品的特质,传播内容的情绪暗示和感染功能尤为突出。受众如果不被音乐所传达的一种理念、一个故事所吸引,他们必然不会再来听,也不会传播给其他人来听,更不会有伴随产生的酒水食物消费。那么Live House无法维持,没有观众,没有消费者,没有费用,负担不了演出,甚至,有的演出就算免费,也没人买账。在这样的模式中,受众与音乐自身的特质占有了重要的地位。受众听得开心也好,听得揪心也罢,他们都不会去关注音乐作品的编曲是否完整,节奏是否合理,普通话是否标准,咬字是否清晰。作品本身承载的信息和受众的感受一旦契合时,受众会稳定又专一持续地支持音乐及其周边,做着梦遗的少年,做着想姐姐的人,做着孤鸟、斑马和海咪咪小姐、北方的女王们以及米店里拿苹果又爬上桅杆的那位。

音乐节,从国外公益性突出的WOODSTOCK开始,直到1999年的“日坛喜力音乐节”和2000年至2003年均免门票的 “迷笛音乐节”,属于民谣和摇滚的音乐产业终于结束了试探。2004年,“迷笛”开始售票, 2007年“摩登天空音乐节”入驻,随后的摩登天空继续主办发展的“草莓音乐节”以及阳光传媒旗下,获得房地产商及地方政府支持的“张北草原音乐节”也开始生长。过程中,很多民谣音乐人作为一个品牌,开始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并且被更多人知道,受众们也有更多的机会遇到与其有着相同观感体验与音乐喜好的受众,接着,他们会保持长期联系,形成了受众群体。之后,他们还想要找到更多有着相同兴趣的受众,会有人建议成立一个“粉丝会”,要有会长,要有专用的贴吧、微博、微信公众号。民谣的“受众组织”成立了,民谣音乐人的音乐创作理念被分析,尽管各不相同,作品被解读,尽管评价有好有坏。具有口碑和品牌养成的音乐人开始剧场巡演,不同民谣音乐人的受众也会进行交流,互相发现,或者互相嫌弃。并且,听剧场巡演及音乐节的人们,通常都习惯于定期参加,就如听Live House一样,已然形成了一种稳定自然的生活方式。

音乐节目出现了,民谣,从剧场,从音乐节,从LiveHouse来到了电视或网络节目中。

《中国好歌曲》、《中国好声音》、《Hi歌》、《快乐男声》等等。是的,《好声音》第四季刷了屏的《南山南》,左立唱红了《董小姐》,赵雷在《中国好歌曲》里一曲《画》的美好歌词获得刘欢老师怒赞,以及集结了广泛受众的网络节目《Hi歌》中,衣湿乐队《流杯池》的展示。

可以导致民谣“滥大街”的异能便在此出现,那就是各类各样的音乐电视节目。

这些节目覆盖面广,不需昂贵的门票,在你打开电视电脑时,用近乎奇异的速度将单一的民谣音乐作品进行传播,受众群体不断膨胀。然后,大家纷纷跑去搜歌曲,听听看,之后超市、商场、 CD店、 衣服摊都开始把这些“热门歌曲”当作背景音乐来播放了。由于节目出现的音乐追随者热情又快速,善于运用民谣歌词来描述自我,来展示生活,自然而然或者故作深沉,或者贴个标签标个榜。于是,这些经过节目火了一把的民谣在我们的生活里开始了病毒式传播。去超市,去修鞋,去淘衣服的时候,都有。听多了,在厨房切土豆的时候,也会哼上一两句。有时,曲儿,都忘了怎么哼,词儿,都不用再自我理解。你还会奇怪,当时,听地让自己释然的词,怎么都变成了搞笑的段子。

于是,听了宋冬野好几年的人在删除播放器里的《董小姐》的同时,庆幸着《安和桥》和《莉莉安》还在。

但这种状况也不会持续太久 ,过几日, 新的歌就会出现了。之前的也都不怎么播放了。 观众们都说:“ 哎,这歌儿好!怎么以前就没注意呢?只是为了潮流, 甚至连歌词瞅都没瞅过, 噢!疯狂追随,“ 就可好听儿了! 可好可好了!! 可好可好了呢!!!”于是 ,这音乐的特殊性就没有没有啦! 随口就可以哼哼 ,情绪什么故事什么全飞起啦。之前的听众也只能去找新的音乐听了。然后,祈求下一首歌,可千万不要滥大街啊。

就目前情况来看,能红到“滥大街”的民谣音乐都是来自于电视音乐节目。

是的,在经济利益背景下,音乐节、剧场巡演及Live House培养了一批稳定受众,较好地传播了民谣音乐的本身及音乐人创作理念。而音乐节目则重在整合音乐信息以扩大受众群体及收视率。

聊聊吧,我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新音乐产业观察

(马頔(左四)创办的麻油叶民间组织,左三为宋冬野)

“滥大街”——不可避免的民谣发展态

正如本文前段提到的音乐节、Live House、剧场巡演、音乐节目等,随着音乐产业的发展,民谣的商业化、市场化也是不可避免的。

民谣音乐人经过对自身音乐作品及创作理念的商业运作来赚钱。这很实际,没钱,怎么生活,怎么吃饭,怎么喝酒,怎么唠嗑儿,怎么有故事,怎么买设备,怎么录歌,怎么传播。智慧的商业运作下的民谣作品可以得到更好的关注和发展,比如摩登天空千万签下痛仰乐队,比如李志之前的全国巡演,众筹下的live ,想听的人,愿意支持这样音乐的人开始了众筹,分担费用。又比如,今年9月份,有人要在工体办演唱会啦!麻油叶的呗。比如草莓音乐节的大火, 比如阳光传媒经营的张北草原音乐节。舒服的宣传词、宣传画、宣传博都开始了。于是,受众也很开心地自然接受了。经过专业团队的照顾、运作,民谣音乐确实可以得到维持和发展。是的,先是维持再是发展。对,就是要说的这么直白,没有资源,没有传播渠道,没有受众,音乐再扣心弦,也只是独角戏。

因此,尽管会有更多的民谣音乐面临“滥大街“的状况,这种态势依旧不可避免。

聊聊吧,我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新音乐产业观察

“滥大街”歌红表态下隐藏的延伸问题

他们说,南山南要大火了,我觉得,南山南要受伤了。

一、大街上的传播方不需要承担版权问题, 一个播放器 ,一个音响, 就可以统治一个小世界,想怎么播就怎么播 ,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传播者。

二、传播渠道有干扰, 因为伴随着的还有“谁谁谁 你的包忘在柜台了, 请速取”“今日土豆特价速抢购”“今日买锅送抹布”,请问,谁可以静下心来听完一整支音乐呢。

这样的情况下 ,虽然有国家政策的出台,未经授权的音乐全部下钱, 然并卵, 只有正式注册的网络播放媒体会得到规范。大街小巷的小电脑、 小音响的公开播放要怎么界定呢? 之前未经允许公开播放电影是侵权的, 那么, 那么, 音乐呢, 不知道了? 人们簇拥而上, 摩肩接踵 ,过几分钟便又一哄而散 ,留下的只有从开始就还在的人群。这就是我看到的民谣在最常见的生活里的存在状态。

在我眼里,这个时候, 音乐是完全没有被尊重的。

不是自我封闭,而是各有各路

这里,我想先聊一些我和我的受众的故事。

我很爱听民谣和摇滚,喜欢把自己最新发现或者迷恋的民谣、摇滚分享给周围的朋友听。当然,大家都有各自的喜好。

所以,这在传播学的层面上,我是那个传播者,他们是广泛又多样化的受众,渠道很丰富,内容即就是民谣和摇滚。我在传播过程中也遇到了好多情况,其四种最为常见:

安静听完的人,歌单加了收藏,或者,已经收藏其中,后来,我也慢慢关注了另一些音乐人,然后,听了听,找了些时间,聊了聊天儿,或者,一个人待了待。

热情抢过我手机的人,即刻打开播放器,听了一两句,刷开歌词,感叹了一大顿,接着,“哎,你这手机壳挺好看,哪儿买的,甩个链接呗”。

也有人,没打开,没听,“我不喜欢这种风格的”,他们说。

还有人听了听,没什么明显反馈。突然,她把别人的男朋友变成了自己的,那时,她说自己是“有故事的女同学”,而另一个女生是“躁不起来的小家驴儿”,是,蛮有故事的,原谅我选了这么一个例子。我也不想太过矫情,但几乎,听她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故事讲成一曲窝心的民谣之后,人们在早晨丢失了睡眠呀。

你们喜欢哪一类呢?

我喜欢第一个和第三个,因为他们尊重音乐。

没错,我分类了,我认为,音乐的受众和生活中的人们同样,是可以分类的,但无等级之差,只有特质之不同。就像有人不吃香菜,有人不爱听民谣,说不出为什么,甚至就是生来厌恶,这再正常不过。

我将民谣音乐和受众的关系定义为“主动的互相探索”,即就是听民谣的人在其它类型的音乐里找不到共鸣,而要主动寻找到民谣,与此同时,民谣所具有的某种特质(其所包含的故事、情感)也在吸引着有着共鸣的“同类人”。而这“同类“的基础就是对对象事物的尊重和认真。

有人说,文青群体看到自己一直听的民谣走向大众时,总有“嫁女儿”的心态,就想把民谣揣在自己的耳机里,不想被别人听到,不想跳出封闭的环境。他们说,民谣就是有高逼格,纯作,矫情,不愿意接纳其它,不认同别人对民谣的运用。我想,哪有什么逼格,我们只是在它“滥大街”之前有幸听了一段时间,我们愿意让更多的人听到,但不要浮躁。

看吧,不会装。

没有愿不愿意,排不排斥,只是不相合适而已。

就像白砂糖没办法与麻辣方便面相溶而已,我们没有鄙视,没有抵触,也没有自私,只是,希望别变复杂。

想说,每种音乐都有自己的舞台,民谣适合LiveHouse,巡演以及音乐节。只要合适就好,不必强拉入电视节目,不用“滥大街”,民谣可以过得很好,它需要的不是爆炸性地宣传,而是淡然地陪伴,专注地养成。简简单单,认认真真,内涵不变,心意不变。

音乐需要分众化, 需要培养自己的受众团体。音乐不需要向任何一个人 ,一个群体,一个组织低头,不需要每个人都听 ,每个人都说好,希望音乐永远高傲。你可以重视,你可以评判, 你可以忽视,但你要承认他们是认真的存在。用他们的,就要感恩他们。

希望人们拿着钱塞进自己口袋, 也塞进自己的心思里, 照顾好音乐 。希望每个民谣音乐人得到尊重,个人的尊重,作品的尊重 ,也包括作品里故事的尊重。

民谣会“滥大街”,可能是因为曲好听,可能是因为词很美,可能是因为你在歌里找到了自己的故事。

如此看来,至少证明它很有感染力。

可是,我依旧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

但是,我又不能不去大卖场。

本文经由作者授权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未经作者本人允许转载发布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