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SoundCloud当下的困境在于,它目前的草根用户生产的内容以涉及版权的混音、采样和二度创作,不过,《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似乎预示着SoundCloud正在全力扶持那些原创音乐人。一旦这些人成长起来,那么版权就不再是大问题。

SoundCloud代表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彭博商业周刊》日前做了一篇文章,主标题《SoundCloud会成为音乐领域的Facebook吗?》,副标题是,“音乐流媒体大战中被遗忘的巨人需要厂牌、艺人和版权方一起来分享它的美梦”。

可惜的是,中文版用原主标题替掉了这个副标题,另起了个莫名其妙的主标题“音频点播领域的达人”……(摊手)

其实,原版的副标题特别耐人寻味,而且,这一句话就概括了全文的主旨。

SoundCloud代表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帮全球乐迷发现新音乐是SoundCloud一直以来的目标)

音乐流媒体大战:今年上半年,TidalApple Music先后入场,加上原来的SpotifyPandoraDeezer等列强,音乐流媒体领域硝烟弥漫,势不可挡。

被遗忘的巨人:上半年的音乐流媒体之争好像跟SoundCloud没什么关系,尽管SoundCloud上的音频作品超过一亿首,是Apple Music和Spotify的各自曲库的三倍多。SoundCloud的用户是4000万+,虽然不如Spotify的6000万+,但比其他音乐流媒体服务都多。但是,在媒体看来,SoundCloud去年至今,更多是为了解决版权问题疲于奔命。

美梦:从《彭博商业周刊》SoundCloud认为自己代表是音乐生产、发行和消费的全面变革,唱片公司、创作者和版权方都可以从中获益。“我们是一个真正引领这轮变革的平台”,SoundCloud创始人瓦尔弗斯说。

最近跟几位前辈和同辈朋友聊天,都聊到音乐产业的未来。这篇文章,给了我一些启发。

过去这一年半来,内地音乐平台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特征是,以虾米和豆瓣为代表的音乐平台开始介入内容生产,豆瓣干脆成立了唱片公司,而虾米虽然没有成立唱片公司,但“寻光计划”的执行是按照唱片公司模式来的。

国外也有类似的趋势。Apple Music和新入场的亚马逊都开始投资自制内容。当版权被消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势必需要有人来推动新内容的生产,而活力旺盛的科技公司开始取代产能萎缩的传统唱片公司。

但是,我觉得音乐平台去扮演唱片公司的角色,逻辑上有问题。

SoundCloud代表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SoundCloud的互动模式,歌曲的生产和分发在用户的互动中完成)

唱片公司的出现,是因为资源的稀缺。一百年前,少数人掌握了录音条件,然后花一定成本挖掘出艺人、创作人,灌录出唱片出售,便有了唱片业。一百年后,录音门槛前所未有的低(而且还会更低),人人可以写歌、录歌、发歌,乃至出唱片,资源不再稀缺,唱片公司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这是音乐流化带来的根本变化。

要理解这个状况,可以结合《彭博商业周刊》文章中SoundCloud创始人提出的四大课题来思考:

1.新音频生产周期:相比传统唱片业,载体和技术的变化,让数字音频的生产和传播在时间和空间上极大压缩。

2.破除发行陈规:从实体到数字流,载体的变化必然要求音乐发行的革新。

3.音乐生产的民主化:创作、录音技术门槛大大降低,人人都可以成为音乐人

4.修正粉丝-艺人关系:借助互联网,听众和艺人之间的联系更直接、更密切。

SoundCloud代表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通过Google Trends的搜索趋势可以看出,SoundCloud成立以来发展还是很迅速的)

SoundCloud的革命性就在于集中解决了这四大课题:创作和生产同时进行,录音即发行,草根成为主导,而听众可以直接支持艺人。相比之下,以Spotify为代表的音乐平台就显得“传统”多了。虽然Spotify代表的是一种新的发行模式和消费模式,但是,在内容使用层面却并不新——“多数显得音乐收听选择基本上还是在复制原先的创意——唱片收藏,或者广播电台”,更别提它的内容都由唱片公司提供。

SoundCloud当下的困境在于,它目前的草根用户生产的内容以涉及版权的混音、采样和二度创作,不过,《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似乎预示着SoundCloud正在全力扶持那些原创音乐人。一旦这些人成长起来,那么版权就不再是大问题。

话说回来,在SoundCloud扭亏为盈之前,谁都不敢说这场革命会成功,谁都不敢轻易去学习和借鉴。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仍然会坚持一段时间,但未来已经借SoundCloud之手打开了一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