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虾米音乐的“寻光计划”,已经或正在成为音乐平台推动内容生产的一个范本。新仔认为这种模式值得充分讨论。以下是资深从业者朱尔摩斯的一些看法。

虾米模式真的那么石破天惊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读:虾米音乐的“寻光计划”,已经或正在成为音乐平台推动内容生产的一个范本。新仔认为这种模式值得充分讨论。以下是资深从业者朱尔摩斯的一些看法。

文 | 朱尔摩斯

我并不认识金玟岐,属于只闻其名未听其声。只是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讨论金玟岐的这张唱片,才知道这张唱片从版权到发行都归属虾米。需要正视和坦诚的是,虾米已经从一个传统的数字版权采购平台转变为一个类唱片公司,从SP转变为SP和CP的共同体,这是行业进步,对那些传统的SP和CP厂商是巨大的挑战,或者说是思维颠覆。在中国近十年内,可能很难出现类Spotify厂商的前提下,虾米当之无愧是行业领导者。可是,虾米的这个行为真的是革新吗?或者真的是一种石破天惊的行为吧?NO,不妨追溯一下。

这个模式转变Myspace在2005年就已经完成。2003年成立的Myspace在上一个十年里是传统音乐领域里最锐意的革新者。如今大家口中念念的“独立音乐”定义就是来源于Myspace给独立音乐人和乐队了足够的自由空间自主传播,而脱离了传统唱片公司的录音制作发片这个无聊的流程。Myspace在成立后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创办了自己的唱片公司(这里我不想用厂牌这个词,公司更通俗易懂),这家公司就叫做Myspace Records。跟虾米比起来它更像传统的音乐公司,但是它的依托就是Myspace这个平台,它的二股东是谁?Interscope

后来在一篇文章上,我曾看到过Myspace高层对这个Myspace Records的分析,跟Interscope合作是一种咨询式和贴金式的合作,因为有了Interscope,Myspace Records就更有公信力,Myspace红火的时候安德森不缺钱,不缺财团。Myspace Records做了什么呢,签约艺人。最大的艺人是谁呢?就是前段刚来过中国演出的Carly Rae Jepsen。

虾米在这个模式的转变上,但是做了很多的改良。比如他们会联合其他媒体的影响力,甚至参与艺人的企划。在寻光计划这个项目上,虾米承担着两个角色,一个是传播平台,在它广大的用户群,从中不乏高端音乐听众的基础上推出一个新人,这个做法可以用互联网思维解释,就是用户决定未来;另一个角色就是唱片和娱乐公司里的A&R,从金玟岐到莫西子诗再到现在的程璧,基本上虾米定位了三个人的受众,而且做得极其出色。

我并不清楚虾米在转变模式的时候,是否参考过Myspace,但是从现状来看,两者的模式很像。虾米在中国属于革命派,但是放大到世界领域,虾米属于改良派。

在中国的音乐行业里,我们需要承认,部分从业者是闭塞的。尤其是部分主流音乐从业者甚至是对信息充耳不闻,专业素质不高,所以他们被一些独立乐队,独立艺人和独立唱片公司背后耻笑为“土货”不是没有道理的。所谓的信息,并不是哪个选秀艺人发了唱片,哪个艺人唱了音乐节,这些根本就算不是新闻。

我很奇怪于经纪公司之前的艺人争宠,说到实处,我们还根本没有足够的硬实力去拼艺人。即使拼到头破血流,也不可能比当年Kanye West跟50 Cent对着干的那一次影响力大。那不是一次媒体间的公共关系比拼,而是音乐上和艺人上在歌曲上和艺人在关注的社会热点上的一次较量。如果我们的从业者可以把自己假想敌公司的发片动态当做新闻的话,那对于行业的理解永远只能是周旋于零星散见的稿件和各种头条,混够年头退休养老。收集信息和整理信息,这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而是作为某个领域的从业者应该掌握的基本技能。

不确定这是不是中国人性格的一种:我们其实表面上勤劳,但是我们其实手上很懒惰,心里更懒惰,我们不希望任何人成为自己的老师,除非这个人是世界大师,成为他的门徒我们才不至于丢脸。多年前,曾经跟某个唱片店的老板有过一次交流,看到他们在几张很稀有的唱片上面打着广告:独家发行。好事的我跟他们询问这家唱片店也有唱片发行业务吗,他们说没有。我就说你们只是把某家厂牌的CD放到店里销售,不能对外说这是发行。而他们的回答令人极为震惊,没必要说那么多,独家销售就是发行。用一句很更俗的话来说,这其实只是囤货,连指定分销都不是。

中国的音乐流(music streaming)市场早就完成了第一轮洗牌。8年甚至10年前,中国的音乐流网站基本是好听,一听,巨鲸,九天的天下,当然那会还有一家神秘的微播音乐。那时这几家网站对自己的定义是试听网站,可是外界(唱片公司)看来,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媒体。

一直认为这是极其中国特色的现象。以提供音乐试听的网站为何会有媒体的职能?因为这里有推荐位,有自主榜单,有文字栏目。以好听因版权问题倒闭为开端,中国的试听网站在一年之内几乎全线衰退。在中国试听网站的衰退末年悄悄发家的虾米,比起这些当年的龙头老大来说,它是“潮”的,它从来不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家试听网站,也不是一家媒体,而非常认真地说,虾米是一家音乐服务网站。所以,他们完成CP和SP合并的职能转变,游刃有余,也不会制造出任何媒体的言论把柄。

既然要有A&R的职能,那么虾米就需要有一个不乏具有情怀和理想主义的团队,而且事实证明理想主义和情怀都存在于这个团队。情怀不可以卖钱,但是可以创造金钱,所以情怀是无价的。

Virigin Records的老板Richard Branson,如今已经建成了他的维珍商业帝国,涉足航空和铁路交通运输领域,他在自传中曾经无数次重申自己的理想主义挽救了自己;苹果的老板乔布斯,说过一句话: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跟苏格拉底相处一个下午,而且乔布斯也是一个著名的唱片收藏家。你所认识的唱片收藏爱好者都有一个共性:理想主义。罗永浩,他自认不是一个商业头脑很好的人,老罗在致力于他的锤子科技的时候,演讲中说过一句话,令人非常深刻并很多时候在鼓励着理想主义的年轻人: 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多少差距时,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所以个人一直坚信,没有情怀也可以成功,有情怀可以充满乐趣的成功,并且享受极致。

本文由作者授权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