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别再说“啊我喜欢的小众音乐变大众了我blahblah...blahblah...”“我不想这remix我不想那”,just be成熟点OK?台湾再独立的音乐人都想去小巨蛋开演唱会,他们的铁杆粉儿会哭晕在演唱会的厕所里吗?

那就让《南山南》在大卖场自由生长吧 why not?-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读:上周,新音乐产业观察之前发布了一篇读者来稿,聊聊吧,我不想在大卖场听到《南山南》,在今日头条上引发了一些热议。这周又有读者投来了自己的看法,提出了一些不同意见。如果你也有意见,请给我们来稿,有稿费哟:music@re-chord.net

文 | 花轮君

看了不想让民谣“烂大街”听了四年宋冬野,三年好妹妹,两年麻油叶,一年花粥的不想这样不想那样的杨同学的文章,真让小生心痛不已、捶胸顿足、心有所郁结又言语混乱无序。虽然我只是想说,嘿哥们儿,你真的想多了,抽支兰州,洗洗睡吧。

仅仅三年,已经看到太多太多民谣歌手所谓“嗖――”的一夜成(翻)名(身)的故事。你们说2013年夏天“快乐男声”唱红了《董小姐》,可是在那之前举行的草莓音乐节上,东野胖子表演的民谣舞台前就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那也有至少6层)的观众了。所谓今年“好声音”捧红的《南山南》,拜托马頔两年前都开始和摩登天空合作了,巡演都不知道转了几圈了,微博上骂战都骂过了,加上网易云音乐和虾米的电台轮回推送,我那个只听TFboys的前女友早都会转着舌头唱“如果天黑zhi er前来得及......”了好不好。

我们现在所谓“火起来”的民谣,火起来的界限其实是很模糊的概念,且因人而异。在“被上电视”之前,他们就不出名吗,我想不吧,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早就在这个圈子混的如鱼得水了。

永远都会有比你还早听到那个民谣歌手的人,除非你从他背上吉他、从他发行第一首歌开始就用了千里眼,识别出他的才华并为之倾倒。最早尝西红柿的人,只有少数,还不是你,谢谢。

那么我们所谓的“小众”,它的界限又在哪呢,它难道不会因为多你一个人的加入而变得“大众”吗?(所以你就是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咯?)

别再说“啊我喜欢的小众音乐变大众了我blahblah...blahblah...”“我不想这remix我不想那”,just be成熟点OK?台湾再独立的音乐人都想去小巨蛋开演唱会,他们的铁杆粉儿会哭晕在演唱会的厕所里吗?

我知道我们在怕些什么。怕我们讨厌、没法相处或是完全不理解民谣的人,听了民谣,曲解歌曲,利用民谣来满足自己装逼。我们把他们看做飞进一瓶新鲜酸奶里的苍蝇,然后,我们开始觉得一切变质了。

好可惜,你们爱的民谣艺人们都想出名。他们开巡演、发专辑、上电台、有时间给ONE写些文字;他们搞众筹、校园巡讲、忙抱团站队、有时间还要出个柜;他们要回复歌迷留言,要当段子手,还要发几篇长微博教育歌迷民谣也要挣钱,更别说一有新动向互相连环夺命转发等等。来来回回就这几招嘛,很好总结的。在你们还在为自己终将逝去的小众的优越感无力时,你们的爱的艺人在比TFboys还努力地推销自己呢。多难受啊。

那么为什么不成全他们,让万物生长啊,让《南山南》在超市里蓬勃绽放啊,why not!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想,民谣的听众越多,监督力越强,某些本质上只有一首4536和弦走向的歌曲拿得出手、水平根本不达标、没有才华、不值得小妹妹们关注的民谣歌手,就可以被市场所淘汰掉,不用再拉低整个行业的水平线,骗炮请滚回家,毕竟这个行业入门门槛是不是有点低了,还是我们把他们捧得太高?我们不缺一鸣惊人,不缺标新立异,我们要的是第一张专辑之后还有保质保量的单曲或是第二张专辑,听众的耳朵是不能欺骗的,我们要的是谦逊的态度和有实力的指弹,去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可不是衡量标准。

又或者,再换个角度,当那个考研失败的女生麻木地陪家长逛着超市的时候,大广播里在唱“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当那个在异乡工作独自生活的普通工作青年刚把一袋湾仔码头放进购物篮里,大广播唱着“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当那对看不到未来的情侣一起挑选各自喜欢的零食,他们清楚地听到大广播里“傲寒我们结婚,在布满星辰斑斓的黄昏”。

如果有眼泪和着不甘的涌上来;如果有一丝略带懂事的苦笑惊鸿而过;如果有刺痛了他们最敏锐爱的幻觉,那也就够了,Why not?

本文经由作者授权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未经作者本人允许转载发布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