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Jeff Price是新型网络分销服务TuneCore的创始人,曾经经营过一家独立厂牌十多年。下文是他早年写的一篇文章,他以一个从独立厂牌转型分销商的身份,谈了他对于音乐行业这些年来大变革的看法。

一位分销商谈转型:音乐产业的民主化到底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读:Jeff Price是新型网络分销服务TuneCore的创始人,曾经经营过一家独立厂牌十多年。下文是他早年写的一篇文章,他以一个从独立厂牌转型分销商的身份,谈了他对于音乐行业这些年来大变革的看法。虽然是老文,但新仔认为其中有些观点值得分享,特此翻译。

文 | Jeff Price
编译 | 新音乐产业观察

当我动笔写作此文时,iTunes已经成为了美国第二大的音乐零售商,仅次于沃尔玛。(新仔注:iTunes已经超过了沃尔玛成为美国第一大音乐零售商)。数字收入的增长是实实在在的,iTunes的销售已经足够让一支乐队功成名就。这不是我说的,事实如此:过去五个月,Kelly卖出了50万首歌,Eric Hutchinson三周就卖出了12万首歌,The Medic Droid在45天李卖出了2.5万单曲,Crank Squad在30天里卖出了2万寿阁。Secondhand Serenade三个月卖出22.55万首歌,Jason Reeves在一个月内卖出了2万首歌。与实体店不同,iTunes没有人流限制,“货架”可以源源不断地上新,存货永远填不满,音乐周而复始地供应着。

我把自己开了17年的唱片公司spinART关掉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数字媒体和技术设备让全球音乐产业摆脱了传统唱片业和传统媒体的束缚,直接与大众勾连。历史上第一次,音乐创作者可以借由像TuneCore这样的平台去自主经营,而不用再为了签约和宣传不得不看别人脸色。我们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人人都可以出名。

1991年,我想帮一位高中同学的乐队发行独立摇滚合辑,他同意了,于是就有了spinART。在那之后的17年李,我的小厂牌帮很多乐队的歌曲进入了学校里广为流传的自制合辑,其中包括The Pixies、Echo & The Bunnymen等。

1996年,我给Pixies和Frank Black的经纪人Ken Goes打电话,试图说服他让我的乐队Lotion为Frank Black暖场。电话那边的Ken Goes让我等了两分钟,然后告诉我说Frank Black已经跟一家叫GoodNoise的公司签了数字版权代理的协议,那家公司后来改名为eMusic。我告诉Ken Goes说没问题,spinART后来继续发行了七张Frank Black & The Catholic的专辑、一张Pixies的专辑和一张叫《Frank Black Francis》的双CD专辑。

没多久,我见到了eMusic的创始人,并跟他们合作了3年半,spinART成为音乐行业历史上第一个把曲库作为MP3授权给平台供付费下载的唱片公司,我也试图以自己的力量去影响行业。

spinART的发展有起有落,但在2004年,落的多,起的少。虽然唱片公司的运营情况良好,乐队也充满信心,但变化还是不期而至而至。以前,越有名的艺人赚钱越多,spinART卖出的唱片也越多。但突然间,游戏规则被打破了。我发现自己不能再靠卖音乐维生了,我想出了一个新的模式,把分销变成一个简单直接的服务,一次性付费。

过去一个世纪来,艺人们录歌、制作、营销、推广,但无论他们参与得多深入,就算是The Beatles、猫王或Led Zepplin都不可能插手唱片经销。实体生意的成本非常高,管理一个能装50000张唱片的仓库需要30个人,加上物流、保险、库存,在进入零售唱片店前,已经是一大笔开销。而且,无论你觉得多么值钱,分销都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为,买和卖完全是两回事。

唱片公司让艺人成名,借此销售音乐。大公司垄断渠道,以至于对于大多数艺人来说,出路只有一条,就是签公司。

唱片公司掌握着生杀大权,他们凭借自己所掌握的强大渠道,与艺人签独家协议,独揽营销和推广的大权。通过签约,唱片公司从艺人那里获得独家的权利,并想方设法从录音、产品、营销、分销等各方面获利。全世界的艺人和创作者,不到1%的幸运儿被唱片公司选中,在残酷现实中厮杀,剩下的人却很难有机会被大众发现和听到。

感谢互联网和数字媒体改变了世界。

碍于与唱片公司的关系,大多数数字音乐网店,比如iTunes,都没有直接与艺人交易。消费者花钱支持的是艺人,而非网店。网店更愿意跟公司交易,然后获得产品。但无论如何,“分销”的概念都发生了巨变。

TuneCore的创办,意味着,不需要花多少钱,每个人就可以成为自己的“唱片公司”签约艺人,有自己的分销渠道。而且,不像真的签约艺人那样,新的商业模式让艺人保留他们的权利,收入也不会受到独家协议影响,同时要承担该承担的风险。

一位分销商谈转型:音乐产业的民主化到底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根据国外媒体统计,经由cdbaby和bandcamp等新兴渠道独立发行的专辑,艺人能较能控制收入。最右边的色块,蓝色是渠道分成,灰色是公司分成,红色是艺人分成。)

音乐营销和推广也在变化。过去,音乐传播主要靠三种主流媒体:商业电台、TV(如MTV)和印刷杂志(如《滚石》)

这些媒体建立了一套自己的过滤体系,播放那支MV、写哪张专辑或放哪首歌,都由他们来定,供他们挑选的是有限的签约艺人。对于那些没有跟厂牌签约艺人来说,他们很难有在上述三种主流渠道曝光的机会。

要想被三种主流媒体中任何一种挑中,都需要唱片公司出面。

数字时代再一次改变了一切。互联网催生出多种新媒体,全球网民都有机会接触。商业电台被LastFM这样的在线流媒体电台取代,音乐推荐摆脱了唱片公司魔掌。MTV被YouTube取代,视频制作简单到只需要一部手机,就有可能获得上百万的点击。印刷媒体被StereogumPitchfork取代。社交媒体则为上述媒介中产生的内容提供了传播渠道,让网友们去听、去分析、去评论。事到如今,每个人都可以打造自己的电台、杂志和TV网络,并获得大量的受众。

看门人的主观判断和过滤已经不存在了。所有的音乐都可以被发现、下载、分享、传播、听见和听众直接获取,这是一个行业的民主化。

唱片公司的藩篱被打破了,人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去创作、去录音,可以在家制作唱片,同时在网上获得各种专家指导。实体介质被革命,基于实体产品而产生的障碍和成本也随之消失。

让所有音乐创作者都能参与进来是令人兴奋和鼓舞的事情。仍然有人坚称我们需要“看门人”来筛选,但实际情况是,大公司和传统媒体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我们,大众,如今可以去创作、去发现、去传播、去聆听任何音乐。但愿这能让我们能更开放、更有创造性,而不是听人摆布。革命真的已经开始了。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非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