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虽然麻雀瓦舍、XP先后停业,但北京的小型演出场地还有不少,另外,如果一切顺利,新的Livehouse会陆续开业,从整个市场态势看,仍然是趋好的。只是,对于个别老Livehouse来说,已经到了不进则退的关键点。

虽然XP和麻雀瓦舍相继停业,但Livehouse可能要起飞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有读者给新仔微信留言,问对麻雀瓦舍关门有啥看法?会有评论吗?新仔心里一紧,赶紧查了一下麻雀瓦舍的微博,果然,置顶声明,有缘再会。(如下图)

虽然XP和麻雀瓦舍相继停业,但Livehouse可能要起飞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是今年以来,继XP之后,京城又一个宣布歇业的Livehouse。只是,相对于更小众的XP,麻雀瓦舍这些年来举办过很多知名乐队和音乐人的演出,给大家留下了很多深刻记忆。尤其是对于民谣圈,麻雀瓦舍意义重大。

从麻雀瓦舍置顶微博的评论中就可见一斑:

@宋冬野:我们也很荣幸在麻瓦成长过,每次演出都像回家,都像聚会。麻瓦有缘再会。
@张玮玮: 这么突然,感谢麻雀瓦舍
@大忘杠乐队: 大忘走马灯唯一一次点亮就在麻雀,中国livehouse的样板间!等转机重生!
@张佺:怀念!感谢麻雀成就了那么多难忘的现场。
@马頔-麻油叶:每一次麻油叶周年演出的必选场地,保重。
@墨明棋妙原创音乐:2012年12月31日,墨村第一场正式的线下演出在麻雀瓦舍举行,感谢麻雀瓦舍帮助我们实现了梦想,小麻雀,再见啦。
@西疆西疆:麻雀瓦舍已经成了独立音乐人必经的节点好像 这么些年喜欢的音乐人都在这里演出过 去年为了看小熊猫和好妹妹特意跑到北京 在第一排坚持站了一个晚上 那是我第一次最近距离接触独立音乐人 感谢麻雀瓦舍 希望有缘再会。
@徐一叉:2012年秋天在臭名昭著梦象音乐节 期间原定的大部分音乐人因主办方协调缘由未能到场 现场设备出现问题无法演出 再加上沙尘暴 我们吃着沙坐在土坑里像一只只流浪的狗 逼哥大手一挥“跟老子走!转场!” 带着我们去麻瓦加了一场 这是我对麻瓦的第一印象。此时落幕 祝好。

关于麻雀瓦舍停业的原因,据《界面》的报道,老板钱昌坤给出的理由是“房租涨价,负担不起”,他说今年租金涨了30%。

除了XP和麻雀瓦舍,京城另一个著名的Livehouse也曾传出过要关门的消息,原因跟麻雀瓦舍的情况类似。

总的说来,最近两年,北京的几家“老字号”的Livehouse面临这么几个严峻的形势:

1.政策趋严:众所周知,包括酒吧、Livehouse等在内的演出场地,存在很多灰色空间。如果说完全严格遵纪守法,那么现在90%的音乐演出场景可能都是不存在的。这些灰色空间,很容易受到政策影响。比如XP的关门,原因之一据说是资质问题。

2.房租上涨:几家老Livehouse陆续面临租约到期的问题,房租在涨,经营却没有太多改善,可想而知,房东面前,Livehouse经营者相对弱势。

在麻雀瓦舍的留言中看到这么一条,颇为感慨。

@我在泾源拥抱你:麻瓦老板老钱说你相信我是用梦想支撑着我开这么多年吗。几年麻瓦赔了一千万又会有几个人知道。梦想这东西最难拿捏。有些事放在特定的人身上就是值。

这样的经营状态,梦想的力量再强大也干不过咄咄逼人的房租。

根据Beebee的“中国Livehouse演出行业年度分析报告”,华北地区的Livehouse平均票价是58元,2014年,北京的Livehouse演出是1615场(道略给的数字是2057场),如果按照平均每场100人来算,也就说2014年,北京Livehouse的市场规模也就是千万级别。

这么算下来麻雀瓦舍几年赔千万也就可以理解了。就算不赔千万,以这个市场现状,麻雀瓦舍也承担不起上涨30%的租金。

3.行业变局

转发评论中看到这么一条:

@哈尔滨北方国际青年旅舍:难过 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了 有名的要价高 接不起 也装不下 没名的没票房 有名的都去了剧场 都忘了当年在这些不大的地方摸爬滚打 哪个出了名的歌手乐队做一个小型live 演出吧。哈尔滨我接。

确实,民谣演出剧场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从今年几个知名民谣歌手的巡演看,剧场成为最低的要求。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变化是,摩登天空树音乐瓜分了几个民谣大牌,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场地来消化自己的艺人。摩登天空今年新开了自己的Livehouse“Modernsky Lab”,树音乐的“老巢”后山艺术空间也正在成为京城民谣/世界音乐地标。另外,随着资本的进入,一些新的演出场地也在酝酿中。这一切都在对几家老Livehouse形成了冲击。

不过,新仔看来,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摸索之后,北京Livehouse确实也需要一些新的经营思路了。

在中国,Livehouse的概念大约是2007年前后开始兴起的。成立于2007年的Mao宣称其最早从日本引进这一概念。whatever,在2007年至今,Livehouse处于粗放型的发展阶段,经营模式相对比较简单,收入就是演出票房和酒水。

这些年来,虽然中国小型音乐现场有一定发展,但比较有限。下面是道略给的数据。

虽然XP和麻雀瓦舍相继停业,但Livehouse可能要起飞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虽然XP和麻雀瓦舍相继停业,但Livehouse可能要起飞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虽然XP和麻雀瓦舍相继停业,但Livehouse可能要起飞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上面的数据看,虽然2014年全国Livehouse收入较快,但7419场演出的总票房也还不到5000万。(根据道略的数据,同期大陆歌手个唱场次534场,票房4.25亿元,较2013年增长47%)

但是,乐观地看,2014年可能会是中国Livehouse发展的一个新起点,从数据上看,票房收入、演出场次和观众人数都有较大幅度增长。

而且随着《中国好声音》等歌唱类选秀节目的持续火爆,有太多“学员”需要小型表演场地来消化和孵化。而这些主流艺人的进入,更有助于推动Livehouse作为一种新生活方式的普及。比如今年七月“梦想当然”和索尼、太麦一起启动了“中国Live house史上最大规模的巡回演出”。(相关内容:新选秀歌手的安乐与忧患)

只是,经过粗放型的发展阶段后,Livehouse的经营会进入新的阶段。表现有:

1.品牌化连锁经营:比如滚石的“中央车站”和Mao Livehouse。摩登天空的Modernsky Lab和树音乐的后山都有连锁的机会。灿星也在做自己的好声音演出院线。

像摩登天空这样拥有场地、艺人、视频直播、售票渠道完整链条的巨无霸肯定会积压传统个体Livehouse的生存空间。

2.多元化立体经营:比如HIT FM承包了原来的星光现场,除了演出也做自己的其他项目,又比如DDC着力打造一个多元立体的“青年文化生活空间”——说白了就是不要吊死在“音乐演出”这一棵树上。

实际上,一个Livehouse那么大的空间,如果以合理的经营理念,充分利用,精耕细作,完全是能可能摸索出盈利模式的。

其实,按照麻雀瓦舍最初的规划,它要做的比现在多得多,除了Livehouse,还有剧场、酒吧、咖啡馆、画廊等,其构架,跟今日的后山艺术空间差不多。但跟经营的有声有色的“后山”不同,麻雀瓦舍似乎只有Livehouse部分做得比较成功。而后山实际上却并不靠音乐演出来盈利,他们有比较靠谱的商业收入,所以在演出上可以比较“任性”。

虽然麻雀瓦舍、XP先后停业,但北京的小型演出场地还有不少,另外,如果一切顺利,新的Livehouse会陆续开业,从整个市场态势看,仍然是趋好的。只是,对于个别老Livehouse来说,已经到了不进则退的关键点。

北京小型演出场地一览(含酒吧、Livehouse等)

×今年关门的×

麻雀瓦舍、XP

△还开着的△

Mao、愚公移山、后山、school、HIT FM LIVE(原星光现场)、江湖、DDC、13Club、The One、老what、蓝溪酒吧、热力猫、坛

O今年新开的O

Modernsky Lab

口据说要开的口

东区故事
Mao Livehouse五棵松店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