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年来,随着娱乐方式的多元化,年轻人已不满足于周末的娱乐只有看电影,也不满足于听音乐只“煲耳机”。而“超级女生”、“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综艺节目,也培养了一批喜欢听现场演出的观众群体。

LiveHouse为何在成都年轻人中悄然走红?-新音乐产业观察

《川报观察》客户端记者 李思忆
  
“一场让我期待已久的LiveHouse演出,无时无刻不想在‘小酒馆’开乐队专场……”5月20日,“梅花”乐队吉他手伏仪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乐队将于5月23日在成都“小酒馆”演出的信息,引来朋友圈一片点赞。演出当天,约有150多位观众买票观看。
  
作为小型现场音乐演出,LiveHouse演唱会票价比大型演唱会便宜,有更多机会近距离接触艺人,正在成都年轻人中悄然走红。

和酒吧驻唱不同:粉丝达到一定数量才能开专场

LiveHouse演出形式最早起源于日本。和普通的酒吧驻唱不同,LiveHouse场馆具备专业的演出场地和高质量的音响效果,一般都更倾向于为有原创作品的独立音乐人或乐队提供演出场地。由于可以近距离欣赏各种风格的现场音乐演出,演出气氛好,吸引了不少年轻观众。

“在‘小酒馆’做LiveHouse演出,必须提前两三个月预约,‘小酒馆’还要根据乐队的资质来决定是否接受预约。”伏仪说,“梅花”乐队从去年1月至今,已以嘉宾乐队的身份在“小酒馆”演出5次。“嘉宾乐队演出,主要是为了扩大乐队的知名度和推广我们的音乐。只有粉丝达到一定数量之后,才能开自己的专场。”

伏仪的说法并不夸张,“小酒馆”从1998年开始为成都本土乐队、音乐人举办小型现场演出,如今不仅是整个四川的原创音乐“地标”,也是全国知名的原创音乐演出场地。“去年一年,我们共举办了150多场LiveHouse演出,每场观众平均100人左右,成都本土乐队演出占30%。”“小酒馆”负责人蔡鸣说。

正是看准了成都的文化氛围及娱乐商机,近年来,不少国内外知名乐队都通过中间商联系“小酒馆”商议演出事宜。蔡鸣透露,本地、外地的LiveHouse提供商也闻风而动,“据我所知,去年开始就有两三家全国知名的LiveHouse连锁品牌有意落户成都,而Minilive、‘潜水艇’等本土的LiveHouse也已有所作为。”

开演唱会赚人气:音乐创作者的展示平台

早在3年前,Minilive就在成都东郊记忆开业了。Minilive负责人樊彦君告诉记者,之前的定位一直都偏向“艺术沙龙”,直到去年5月转型为真正意义上的LiveHouse。“转型后一年,我们一共举办了50多场演出,平均每场观众200人。”

在樊彦君看来,随着我国音乐制作的版权越来越正规化,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从事音乐创作,这些音乐创作者需要平台展示自己。同时,在唱片业萧条的今天,开演唱会也成为音乐赚钱、赚人气的好办法。

伏仪对此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梅花”乐队的4名成员平时都有自己的固定工作,音乐对于他们是爱好,也是“副业”。“现在,不少爱音乐、有才华的年轻人,都利用业余时间组成了自己的乐队,我们非常渴望有场地表演。”

“当然,并非所有的乐队都能‘想唱就唱’。”樊彦君告诉记者,每场演出前一至两周,Minilive都会要求乐队提供歌手的个人身份信息以及演出的视频、歌词等资料,并上报相关文化部门进行审批。

几十块钱一张票:像艺人和观众之间的一个party

近年来,随着娱乐方式的多元化,年轻人已不满足于周末的娱乐只有看电影,也不满足于听音乐只“煲耳机”。而“超级女生”、“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综艺节目,也培养了一批喜欢听现场演出的观众群体。
  
摇滚发烧友“中二不二”,便是其中之一。他作为“梅花”乐队的忠实粉丝,几乎听遍了乐队大大小小所有的演出,“‘现场’是摇滚的灵魂”,他告诉记者,有时LiveHouse的音响效果甚至胜于大型体育馆的明星演唱会,“在不大的Livehouse空间里听音乐的感觉,更像艺人和观众之间的一个party,有更多互动,也有更多机会近距离接触艺人。”
  
当然,LiveHouse的票价,也远比大型演唱会便宜。一场现场演唱会的门票,一般少则200左右,高的要1000多元。而LiveHouse的票价,一般约60元。
  
“花几十块钱,就能听一场现场演出,大家当然欢迎。”成都乐迷阿冰告诉记者,随着各种类型的LiveHouse演出越来越多,乐迷们不但可以选择喜欢的音乐演出类型,比如爵士、摇滚、民谣、古典等等,而且这种演出每周都有,不像大型演唱会几个月才有一场,是一种更日常化的娱乐方式。

盈利仍艰难:未来的LiveHouse形式更多元

“Minilive转型之前一直都是亏本经营,即使转型之后,要做到‘收支平衡’也很难。”听了樊彦君这话,一旁的蔡鸣也点头认可,“虽然‘小酒馆’名气不错,但是单靠演出赚钱也很难,不得不靠店里的酒水收入来辛苦维持。”

蔡鸣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场演出平均100人,一般演出门票价格也就50至60元不等,所有的门票收入我们与乐队按照3:7或者4:6的比例分成,算下来一场也就2000元左右收入。可是我们还要负担水电、音响设备以及聘请调音师和宣传平台,盈利确实有限。”

而伏仪也表示,知名度较大的乐队在本地的演出或许能赚一点钱。“但是若乐队在全省或全国举办巡演,除了交通、食宿和宣传费用之外,最后乐手能分到的钱也并不多。”

“做音乐的人大多都没想靠这个发家致富,主要是靠对音乐的爱好来支撑。”樊彦君坦言。

不过,“小酒馆”、Minilive等也在想办法举办一些古典音乐会、品牌商业推广活动和小剧场话剧演出,争取把LiveHouse的形式做得更多元化,以此承接更多的演出订单。

蔡鸣透露,去年,成都万象城已经向“小酒馆”抛出“橄榄枝”,并以合作的形式,为其提供了500平方米的场地,就像电影院、书店入驻商场一样。“新店近期就会开业。开业后,我们除了小型现场演出之外,还会尝试举办小型展览、话剧演出等艺术活动,或许,还会有一个纪念成都原创音乐发展的小型‘博物馆’哦!”

转自:川报观察

声明:非原创文章不代表新音乐产业观察观点和态度,发布仅为信息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