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圈里多位人士认为,广州Livehouse的经营环境,其实还算不错,比起国内的很多城市Livehouse数量尚算多,市场消费需求多,而经营者本身的理念,甚至比北京、上海的Livehouse还超前。

Livehouse的概念是从日本引进过来,内地最早打出这个旗号的应该是北京的MAO。在那之前,大家都管小型的演出场所叫“酒吧”,在那之后,Livehouse概念在摇滚青年中逐渐盛行起来,很多酒吧纷纷“转型”Livehouse。

正是有由于商业环境在改变,传统意义上的Livehouse也在改变。没有人能准确说出Livehouse应有的样子,因为纯粹的现场音乐演出不能撑起整个经营模式,很多Livehouse都在加入清吧、酒吧的元素。这虽然是在改变形态,不过越来越多的客人和可持续的发展空间,让不少Livehouse经营者看到Livehouse重新回到夜生活主流的可能性。

像191这样的Livehouse“微利,不可能赚大钱”-新音乐产业观察

■造价1200万的中央车站拥有顶级音响设备和NBA贵宾尊享座椅。(受访者供图)

Livehouse近两年不断增多

在广州,目前比较有名的Livehouse除了中央车站,还有191space、TU凸空、SD Livehouse、海石音乐、鱼空间等。虽然去年喜窝暂停营业,在圈外带来了一些唏嘘外,其实在圈子里,音乐人和Livehouse的经营者都觉得,如果现在还不是黄金时期,至少也是一个Livehouse发展的春天。

挥别平民化的情怀路线,很多Livehouse虽然处在转型期,但这种阵痛并不是不可忍耐的。

“虽然比较困难,在挣扎中。但还可以有更多发展空间,反正不亏本,微利,不可能赚到大钱。”是191space老板老刘的评价。

圈里多位人士认为,广州Livehouse的经营环境,其实还算不错,比起国内的很多城市Livehouse数量尚算多,市场消费需求多,而经营者本身的理念,甚至比北京、上海的Livehouse还超前。

“现在算是广州Livehouse最多的时候了。”在广州从事原创音乐,2002年开始经营Livehouse的海石音乐吧老板斐哥说。

在广州,去年新增了SDLivehouse、中央车站、鱼空间等三家Livehouse已经相当于长沙、武汉等城市的Livehouse数量。这在本地的经营者看来,是一个不错的兆头。

像191这样的Livehouse“微利,不可能赚大钱”-新音乐产业观察

■普通的Livehouse靠演出票房是不可能盈利的。(受访者供图)

以卖酒、品牌合作养“原创音乐”

以前本地的Livehouse难免给人这样的印象:地下、小众、旧、脏甚至臭。在191space老板老刘看来,Livehouse不应该是这样,应该让那些有高消费欲望的人来到这里,都觉得值得花钱,所以要做得高档点。他的客户定位是白领和文艺人、媒体人、设计师,还有音乐人等消费能力较高的人群。

今年春节前,他为191space重新装修,加入了挂饰等元素,做了批荡,还设了酒桌显得更像清吧。

“装修后我就提价10%左右,营业额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191space应该算是传统Livehouse里卖酒卖得最贵的了。”老刘说。此外,他还把经营模式改为,晚上9.30前是做原创音乐,需要购票入场。

对于难以靠演出票房回收成本的Livehouse来说,这是新的发展方向。不少Livehouse经营者都认为,广州的Livehouse不应该在平民化情怀的老路上兜,应该开拓些新的方向。在一线城市,硬件、环境要和高档、高消费的夜场靠拢,才有可能把盈利提高。

“没有票房的乐队,我们可以不用买票,不收场租,只要有钱才有这种底气。否则你盯着看门票一张、两张,‘哎哟,又亏了。’”老刘说,“我用后面的酒养前面的原创音乐,所以下半夜酒吧的功能必须要做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持续下去的模式。”

有本地音乐人认为Livehouse向商业化靠拢,是对顾客的谄媚和放弃独立。对此,在工业大道附近曾经营过Livehouse的马潇表示,目前广州的文化消费需求还不足以撑起现场音乐票房,Livehouse很难凭巡演等方式挣到钱,票房的收益主要归给歌手。因此,Livehouse要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赚钱。

“当你每唱一首歌和你明天的午饭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更在意他们怎么经营。Livehouse没必要硬撑着。”他说。

本土音乐资源太少Livehouse灵魂同质

Livehouse和原创音乐的关系是,前者是后者的孵化器,而后者又是Livehouse的灵魂所在。

Livehouse的核心竞争力是音乐,除了音乐外还需要更多的东西,环境、服务等。

广州Livehouse目前有个经营问题,就是歌手同质化问题。在一个Livehouse是这个演唱歌手,在另一个Livehouse还是那些演唱歌手。

“歌手也是那么多,演出资源也比较贫乏,不比北京有那么资源。”191space的老刘说。Livehouse还是应该有差异化的经营,风格上有差异,比如哪一家是做重型、哪一家是做民谣,合理分化会比较好。但现在做不到,歌手去这里演也会去那里演,这有一个演出资源重叠的问题。这个市场还是蛮混乱的。

“因为广州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没有像北京那么多的音乐人只做音乐。这跟广州的文化气氛也有关系,广州人很现实,我要吃饱饭才玩艺术,北漂的那些人即使我自己饿着了我也要玩艺术,这跟广州人的价值观有关。”191space老板老刘说。

中央车站似乎让现场音乐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扔在坚持的大多数的livehouse却依旧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