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目前的生活方式,李霄云表示非常满意。“工作里做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事,生活里也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最让我开心的就是,我今天没白活,因为我做了自己喜欢的事。”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我其实再正常不过了。”李霄云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

然而,沉寂三年之后,李霄云回归乐坛重新出发,却做出了一个对于大众来说不那么“正常”的选择,做独立音乐人,众筹新专辑。

作为曾经的快女亚军,李霄云对新音乐产业观察坦诚自己“火过,富过,骄傲过”,如果她想,其实并不一定非要选择“独立音乐”这条路——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实验,到目前为止,超女或快女选手的尝试都还没有完全脱离主流范畴,但李霄云的步子却跨得比谁都大。

出黑胶、玩实验、独立制作、在乐童众筹,每一步,在同样成绩卓越的选秀小伙伴中,都还没有“先例”。不过,过去几年来,以尚雯婕为代表的选秀三甲选手纷纷开始摸索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而李霄云的选择,有可能会给曾经的选秀歌手带来一些新的启示。

并不突然的“解约”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霄云当年参加快女时的表演)

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李霄云与天娱解约背后发生了什么。

我试图去了解个中缘由,却没有得到“答案”。也许是处于对于舆论的警觉,李霄云选择了“回避”。不过,如果你了解这些年来昔日快女们在娱乐圈发展的诸多不顺,对于李霄云的“解约”也应该不会吃惊。

从2004年第一届超女开始,超女和快女先后举办了五届,十五位三甲选手,沉寂的沉寂、解约的解约,最后留在天娱旗下又发展得一帆风顺的,掐指算来,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宇春。

其他人,一直活跃在一二线的,张靓颖、周笔畅和尚雯婕,都是各走各的路。张靓颖组建了自己的公司,与华谊和环球保持着密切合作;周笔畅的公司支持她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创办了自己的潮牌;尚雯婕也有自己的工作室,而且开始自己造星,捧小鲜肉。

外面的歌手各走各的路,天娱的歌手就各有各的烦恼。这种烦恼,不仅仅是某个公司的问题,同时也来自音乐行业的巨变。面对音乐数字化所带来的拉枯摧朽搬的碾压,大家都有些无所适从,追名逐利之下,整个行业变得愈发浮躁。

这么多年下来,该说的话都说过了,道理听起来好像谁都懂,但就是过不好这一生,搞不好这个行业。

所以,当李霄云无奈地选择解约的时候,我们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的解约肯定没有陈楚生、尚雯婕、苏醒等前辈“刺激”,但理由也肯定无出其右。

有来由的“独立”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霄云选择“独立音乐”并不是没有来由的。

从第一张专辑《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开始,李霄云就表现出了一种独立音乐人所惯有的唱作姿态,独立承担了前面两张专辑中大多数作品的词曲创作。像她这样一个歌手,非“独立”而无法释放自己渴望自由的天性。

而且,李霄云还先后跟梁晓雪等知名独立音乐人合作,并受到一些独立音乐人言传身教的影响。她最喜欢提的一个例子是Fifi Rong,一位特立独行的独立女歌手,获得“Trip-hop三巨头”之一的Tricky的青睐。李霄云说,“有一次看Fifi Rong的演出,她说‘所谓独立音乐人就是什么都要自己做,好比今天的这条裙子就是我自己缝的。’你看多棒,因为所有的事情,自己来。”

“你看多棒”这几个字就充分表现李霄云对于选择“独立”的热情。一个人只有对自己的选择充满热情,她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随之而来的困难和考验。

“独立音乐”虽然很酷,但也很苦。所谓“独立”,就是自己对自己负责,事无巨细,都自己处理,大小问题,都要自己去面对去想办法解决。不说别的,就拿自己养活自己而言,就是一个大难题。国内还没有发大财出大名的独立音乐人,虽然李霄云有一定粉丝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轻松多少。

我问李霄云,在“独立”的道路上到目前为止有没有碰到让你觉得好头疼的事情?她说,“最头痛的事也是最愉快的事,因为都是自己来,自由且自食其力。”

自食其力,你看多棒!

《正常人》的正常和不正常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如果你知足常乐,不要求非要大红大紫,相比签主流公司,做独立音乐人还是要快乐一点。

至少,比较自由。

所以,李霄云自由地选择了出黑胶唱片。这在主流公司体系内绝对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CD都卖不出几张,何况是在中国从来就没有大市场的黑胶?

但是对于李霄云来说,这个看似“不正常”的选择,却有着正常的逻辑,因为她从小就是听父亲的黑胶长大的,黑胶成为李霄云和已经离世多年的父亲之间的一条情感纽带。

而且,追求自由、释放自我,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选择吧?相比之下,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割让自由、压抑自我其实才不太正常。

于是,在李霄云看来,新专辑《正常人》是一张很正常的专辑,听起来很特别很不流行的《逻伯特》则是一首很正常的歌。哪怕,这首歌里“真的是有一个机器在唱歌,那就是电脑。当时我们就在电脑里打下‘luah boahter’然后朗读,录下,再调整音调和速度,之后就变成歌曲里大家听到的那段反复的‘逻伯特’和声了。”李霄云说。

李霄云口中的“我们”,指的是她和她的丹麦音乐人朋友。她说能碰到这样的朋友,特别幸福。“音乐一定是玩起来的,玩着玩着,彼此默契产生,信任产生。能找到志同道合的音乐玩伴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有了,所以特别幸运,特别幸福。”

除了丹麦“玩伴”,李霄云也有中国“玩伴”,比如前面提到的独立音乐人梁晓雪。李霄云说这次录新专辑,梁晓雪帮了不少忙,“好几首歌的吉他都是‘骗’他来免费来录的。”

苦尽甘来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咖啡、茶和可乐,你最爱哪种?”这是我问李霄云的最后一个问题。

李霄云的回答是,都喜欢。她喜欢咖啡和茶是因为同一个理由,“苦尽甘来”,而喜欢可乐,则是因为“不用苦尽,直接甘来。”

看来,经历了这些年的“挣扎”,李霄云内心真的很希望“苦尽甘来”。而这次回归,应该算是苦尽了吧。虽然独立音乐前路漫漫,但李霄云在乐童音乐上的众筹却有着非常好的开始:《正常人》众筹项目上线半小时100张限量黑胶售罄,11小时20万筹款目标达成。截止到9月5日,《正常人》众筹项目已经超额160%完成任务,累计筹款金额高达超过32万,而此时距离项目既定的完成日期还有35天。

独家专访 | 李霄云的“独立音乐”实验,正常不正常?-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霄云说之所以选择“众筹”的方式,是因为自己囊中羞涩,只有通过预售才能保证专辑的后续推进,在成功完成任务之后,她将有更多余地去实习自己音乐梦想。

对于目前的生活方式,李霄云表示非常满意。“工作里做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事,生活里也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最让我开心的就是,我今天没白活,因为我做了自己喜欢的事。”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已经足够幸福了,这也正是“独立”的意义之所在。不过,我们还是很想知道,像李霄云这样一个曾经在纸醉金迷的主流娱乐圈里摸爬滚打的昔日快女亚军,在独立音乐的道路上到底能走多远。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非要转自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