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个世界,终于从被八零后个别打脸,进化到被九零后集体啪啪地打脸的时代。以音乐为例,现阶段期待鹿晗、吴亦凡乃至TF BOYS拿出一份音乐代表作或者还言之尚早,但我今年听到的两张最具水准的内地男歌手出品,歌者都是半只脚跨进90后门槛的准90后。

一个时代的分水岭,90后音乐市场成熟的开端-新音乐产业观察

下面是前华语传媒大奖召集人邮差的文章,虽然写的是汪苏泷的新专辑,但新仔认为其中关于90后音乐的观点有点意思,特此跟差叔要来稿件REPOST一下。

文 | 邮差

这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在互相拥抱。

叶芝的这一首诗,或许恰能说明,我们当下所处的这一个时代。中国在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后,已然彻底地进入了90后们所定义的世界。

不用大数据,两个小数据可以佐证:2015年上半年微信活跃用户超过6亿,当中22-25岁的90后用户最为活跃,是微信用户的主力军;而《2015年上半年中国移动音乐用户专题研究报告》显示QQ音乐、酷狗音乐、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等主要音乐APP的24岁及以下90后用户均已占到40%以上。

当你的手机满屏刷的都是小鲜肉、卖腐、颜值、画风这类来自二次元的词,朋友圈和公众号也是花千骨、琅琊榜乃至叶良辰,你还没感受到自己如今生活在的这个移动端世界所聚焦的都是90后们所热衷的词汇,连同你的阅读习惯、语言方式都已经被他们的话语权所左右了吗?甚至,连风投界的顶尖VC、PE们,眼睛也都骨碌碌地盯着90后来一掷千金……

这个世界,终于从被八零后个别打脸,进化到被九零后集体啪啪地打脸的时代。以音乐为例,现阶段期待鹿晗、吴亦凡乃至TF BOYS拿出一份音乐代表作或者还言之尚早,但我今年听到的两张最具水准的内地男歌手出品,歌者都是半只脚跨进90后门槛的准90后。

这两人一个叫王啸坤,另一个,就是汪苏泷。

在此前五年间,和许嵩、徐良并称为QQ音乐三巨头的汪苏泷,是移动互联网上的90后最爱。有别于彩铃时代的网络歌手,汪苏泷们的成名走红几乎都是在QQ音乐、酷狗、百度等数字音乐APP平台上完成的,而他们也同样地,一直并不受媒体与业界待见,只是默默地在一班还是学生狗的90后群体中流传,就像未曾在主流媒体登陆前的“小鲜肉”一样,你只能在各大贴吧与Q群里才能见识到他们的真实红火程度。

某种程度上,他们仨有点像世纪初以周杰伦为首的华语R&B唱作人三巨头那样,也是先从学生党开始,慢慢再为主流大众熟知。只是十年之隔,那班学生哥已经从80后变为90后,平台也从电脑换到了手机。而汪苏泷们最初为人诟病的,也正是过于山寨周杰伦们的曲风。

如果从汪苏泷最初的单曲及专辑开始听起的话,几乎处处都是周杰伦的影子,即便到了签约唱片公司后如《万有引力》等的出品,也依然在作品中能听到像林俊杰、吴克羣、曹格这些台湾主流唱作人的烙印。而不管汪苏泷还是许嵩他们的专辑制作,至少在前三张里也都依旧被业内人士吐槽像小作坊工艺、低成本品质,录音不讲究,编曲主要靠MIDI合成等诸多问题。

正因为此,本身就是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科班出身的汪苏泷,在自组厂牌后发布的这张《登陆计划》专辑,在音乐制作上所体现出来的高品质要求,以及背后的大成本投入,不管对于音乐方面的个体影响力,还是对于流行文化上,对于一向习惯于在线听低品质音频的90后听众市场正外部性,都是相当巨大的标杆意义。

这些庞大的90后受众,由于他们中不少人已然踏入社会,具有自己独立的消费能力与消费观。其实他们对于在线音乐乃至移动音乐的需求,也从过往的单一化、浅表化过渡为希冀获得更多需求层次的满足。无论是音乐风格上,还是在线及移动音乐的载体上。

虽然叶芝的诗里也曾质疑过这些互相拥抱的青年人“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万古长青的理性纪念物”。但至少,在智能耳机、智能音箱这类新一代智能音乐硬件应运而生并与在线音乐、移动端数字音乐无缝对接的大环境下,不管是受众,还是制作者,对于音质、风格乃至音乐文化传承上的需求及出品,都再不可能仅仅停留在满足感官之娱的音乐而已。

至少在这张《登陆计划》里,听到和Lionel Richie、Lee Ritenour这些大师们合作过的鼓手,Beyonce和Aguilera的御用贝斯手的演绎,你是否能感觉到,一出当代流行音乐史在耳畔流逝而过,从Swing、Funk到Soul、R&B、Gospel,再到当代的乡村蓝草、抒情Rock、Pop……尽管你在《爱怎么会错》里说不定能听到一点Alison Krauss,在《地动山摇》里甚至还能听出些许One Direction,然而教你印象最深刻的,难道不还是《不要紧张》里Ethan Farmer的大师级贝斯Solo吗?所以说,即便是流行音乐,既离不开作品的演绎与制作品质,也离不开作品背后的音乐文化传承。

是的,不管是汪苏泷许嵩,还是周杰伦陶喆方大同,他们最终的源头还是在摩城底特律,乃至遥远的新奥尔良。那些万古长青的灵魂所系,才是真正的R&B,真正的灵魂乐。

如果具体到汪苏泷的这张专辑,就是他对于自己一直在做的R&B和Soul的鼻祖摩城音乐,乃至爵士蓝调的百老汇渊源做了一次溯根致敬。其实早于汪苏泷的上张大碟《传世乐章》里,胡皓和金若晨们就已经以复古迪斯科的壳在《得奖的是》里玩了一把铜管乐,只不过由于当时那张专辑主打还是残留着不少周杰伦烙印,汪自己的风格还未能像今天这样突出。如今的这张《登陆计划》里,来自美国百老汇原汁原味的Horn Section,那种浓厚的摇摆渗入汪个人由过往的现代R&B升级为复黑版Neo-Soul的曲风里,几乎可视为对他的启蒙恩师周杰伦、林俊杰们的一种超越。

在周杰伦的音乐里,我们可能都不曾见过像汪苏泷这样,从《茉莉》的萨克斯管、《奇怪》的Double Bass这些细节里都贯穿了对Motown、对Big Band与Swing时代如此由衷的致敬。在《苏璞》里面,他甚至以Gospel的方式表达了对一代歌后周璇和上海时代曲的致敬,为此不惜苦口婆心地念叨爵士乐从美国至上海,再到香港,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的历程,某些程度上也是一次正本清源之旅。

再挑剔的人也无法否认,《登陆计划》是完全遵循了传统唱片工艺的一切技术要求进行制作的唱片成品,甚至放回到上世纪的唱片行业里面也是高品质要求的制作。

且不说音乐元素上的视野疆界,单是专程远赴美国Capitol Studios录音棚录音,专门邀请格莱美得主Richard Furch、Bob Horn等人进行混音制作,还要特地找来大师级顶尖乐手和百老汇铜管乐团一道参与配乐演绎。真乐器编制里就横跨了电声乐队、管弦乐队、铜管爵士乐队三大类型的乐团编制,类似的野心及完成度,在当下华语乐坛里大概也就只有方大同、王若琳、林宥嘉等寥寥几人的专辑曾经可以同时驾驭成功——以上几人加上内地的汪峰,几乎已是当下,或者说正是汪苏泷们兴起这五六年间里,主流的华语流行音乐中制作最精良的那几位了。

里面更让人称道的是,幕后制作团队中负责制作的胡皓,负责编曲的金若晨,也不过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可以说是陪着汪苏泷一路成长的他们,这次不仅同时Hold住了电声摇滚、管弦、铜管爵士三类乐队的编录,Hold住了Funk、Motown、Gospel、乡村蓝草、R&B和RAP等多种音乐元素,也Hold住了格莱美大牌音乐人,真正称得上是后生可畏。

《登陆计划》某层意义上正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分水岭,华语流行音乐自此之后将再无网络、线上音乐与传统唱片音乐的区分。因为以汪苏泷为代表的移动音乐明星,乃至他们背后的,过往被视为只用些简单的MIDI合成就能批量生产的网络音乐人们(不止胡皓、金若晨,还有凤凰传奇御用编曲之一张楚弦等)也籍此役一举奠定了他们在传统唱片业界中的地位。他们不仅可以做那些满足主流年轻人的流行化产品,也同样能驾驭具有市场前瞻性的,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优质作品。

他们这一转型,如果同样能获得大众市场的支持。那就意味着当下已经以线上音乐为主的音乐市场,尤其是流媒体逐渐取代音乐下载的线上音乐市场里,优质作品依然具有他的生命力与魅力。

中国的在线音乐市场2014年已经达到60亿元的规模,但主要还是依靠在线演艺市场来支撑。如果音乐作品本身能够提供给听众多次咀嚼回味的反复聆听可能,并通过有别于过往流水线式快餐产品的,有个性风格的作品确立音乐人自身品牌辨识度,凝聚起对此品牌认知有黏性的用户社群,这块市场蛋糕明显地将比之前更为巨大。

在内有腾讯、阿里、酷狗等垄断巨头们掀起版权大战,外有苹果的音乐服务业务进军中国市场的背景下,优质作品的版权在将要到来的在线及移动音乐收费时代愈加重要。

某些程度上,能否在易观智库所预测的,2017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的近50亿,在线音乐市场的130亿份额里面,抢下具有战略意义的天王山、桥头堡,也将由回归音乐产品本源的作品品质决定。

那么问题来了,网络音乐巨头汪苏泷们这一次转身,交出的这一份答卷,能否让这个市场最重要的听众——你,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