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有成功就没有记录,历史总是这么残酷,但是,对我来说,从Elenore的成长经历中,我看到接触到的可能比那些“成功”更有价值。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

当我们聊一些独立音乐案例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一些典型的个案,比如痛仰、李志、逃跑计划,他们因为“成功”而受到听众和行业的关注。但我今天要聊聊Elenore乐队,一支还不是“典型”的中国独立摇滚乐队,他们还没有自己的热门金曲,他们刚刚才完成了乐队的第一次巡演,他们正准备发行自己的首张专辑,总之,他们还没有“成功”。

没有成功就没有记录,历史总是这么残酷,但是,对我来说,从Elenore的成长经历中,我看到接触到的可能比那些“成功”更有价值。而这也是我这次尝试来记录Elenore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可能因为就生活在自己身边,所以从没有哪支乐队让我看到那么多“成长”的细节,正是这些细节,真正让我觉得“热爱”对于音乐来说是多么的宝贵。在当下中国的音乐大环境下,“热爱”可能是真正能让你坚持下来的唯一理由。

当然,除了“热爱”,Elenore身上还有其他一些中国独立乐队共有的特质,这些特质加上乐队自己的特点构成了一幅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

三个热爱音乐的年轻人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左起:王宇、胡畔、龙飞)

就像每一支乐队,Elenore的故事也是从“爱音乐”开始的。2010年,乐队在北京成立。创始成员因为都喜欢英式摇滚而走到一起,乐队的名字却来自一支美国乐队,The Turtles。

Elenore成员经过几次轮换,最初的成员钱博和黄山,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离队。从未当过鼓手的胡畔入替,Elenore形成如今这个稳定的三人阵容。

王宇,乐队主唱和吉他手,网名玛丽莲·梦兔,据说早年曾经玩过说唱,后来转投摇滚。王宇对自己的形容就是“吊儿郎当”,直到决定组乐队才终于找到能让自己认真对待的事情。作为乐队的创作核心,因为王宇酷爱Kasabian,所以你也可以从Elenore的歌里听到一些Kasabian的影子。

龙飞,网名叫树,乐队贝斯手,早年是是西部山区的公务员,做着99%的人类不会去碰的神圣职业,但因为胸怀音乐梦想,毅然辞职来到北京,一头扎进摇滚圈。龙飞和王宇因为总是英伦绅士的打扮,龙飞还很喜欢留波波头,所以你很容易猜出他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胡畔,网名icier,乐队鼓手,早年曾玩过Cosplay和小indie,也喜欢在豆瓣阅读发表文章。因为在英国留过学,所以她的口味就是英国。她几乎是为Elenore现学的打鼓,最初只是想玩玩,因为她同时还有自己的乐队,做主唱,但后来慢慢认同鼓手的身份。

工作并音乐着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三年前,Elenore接受《通俗歌曲》采访时,鼓手还是钱博)

我刚认识Elenore乐队的两位创始成员王宇和龙飞的时候,乐队的鼓手还是“花匠”钱博。换人,是一支典型的中国独立乐队经常会碰到的问题。

2008年,豆瓣音乐人上线,互联网的发展,给热爱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空间,所谓“独立音乐人”开始大量涌现。基本上,在虾米也开始做音乐人之前,豆瓣是中国独立音乐的“基地”,在那里,我们可以听到空前数量的独立乐队作品。不过,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互联网只是解决了一个展示平台,却没有解决大家的生计问题,绝大多数独立乐队,如果不是学生,就一定有自己的工作,就算是签约了摩登天空的刺猬乐队,主唱子健也要进新浪打工维生。

所以,像Elenore乐队这样,成员因为生活原因无法坚持下去的情况,在独立音乐圈司空见惯。Elenore乐队如今的三位成员,虽然也签了唱片公司,但一样要打工赚钱。王宇甚至为此放弃很好的职位而选择了更清闲的工作,只是为了有更多时间玩乐队,像龙飞这样常年出差却仍然能坚持到现在可谓非常难得。

我曾经跟乐队聊过这个问题,他们对此都看的很明白,一边工作一边玩音乐并没有不好的,他们不过是把大多数人工作之余的消遣变成了乐队而已。这种情况,在欧美和日本也很常见,一位曾经带多支日本乐队来中国演出的朋友说,在日本,很多乐队就算现场能来数千人,也仍然要上班,能靠出唱片活得滋润的乐队总是金字塔塔尖上一小戳,大多数人还是要习惯于学会与现实和睦相处。

选择签约,选择“被包养”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除了工作和爱好的“矛盾“,一支中国独立乐队通常还会碰到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其中最没钱做唱片。

早几年,大家都会比较愿意自己花钱做唱片,因为本来唱片公司就给不了多少钱,自己做反而自由。而且,现在做唱片的门槛很低,音乐可以自己在家录,包装可以自己设计,这样每张唱片的平均成本也就2-3块钱(1000张起)。我身边很多独立朋友都是自己掏钱出唱片。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Elenore签约树音乐之前,独立制作的EP,其中收录了《波多野之舞》等歌迷熟知的作品)

自己做唱片的问题在于,因为条件有限,质量不一定能得到保证。Elenore的第一张EP《迷失的女王》就是自己做的。王宇感慨了好几次,如果预算高一点,歌能录得更好。最近两年,这一情况有了一些变化,因为版权市场升温,音乐公司也愿意为乐队更多投入,所以,对于独立乐队来说就有了签约的机会。比如我身边的乐队,Elenore签约了树音乐,CNdY签约了摩登天空。

王宇坦言,签约就是为了能把唱片做得更好,当然,上音乐节也有保证。据我所知,签约树音乐之后,Elenore的唱片制作费用确实有了比较大的提高,除此之外,树音乐还给他们安排了音乐节和全国巡演。

巡演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巡演中的Elenore)

成立伊始,Elenore乐队就非常看重演出,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演出机会,从Livehouse现场,到草莓和张北等音乐。

不过,对于一支乐队,最好的成长方式仍然是“巡演”。“巡演”的锻炼可以说是全方面的,一轮巡演下来,你不但打磨了技艺、培养的歌迷、拓展了资源,还学会很多为人处世。当年痛痒完成了50场全国巡演之后,就改变了三观,成功转型,没有“巡演”,就没有你现在看到的所有那些成功的乐队。

9月2日,Elenore乐队从西安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巡演。这次巡演历时两个月,踏足全国16个城市,对于一支第一次巡演的乐队来说,将是一次巨大的考验。我印象中,早几年很少有乐队第一次巡演就跑这么多城市。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可供选择演出的地方并不多。这些年Livehouse的蓬勃发展,让乐队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巡演的场次也越来越多。条件好的,像宋冬野和马頔,动不动就是全国百城巡演,条件一般的也可以轻易安排个十几城。

既然是第一次巡演,Elenore乐队当然非常重视,为了给现场观众更好的体验,他们带上了自己的调音师,这当然是另外一笔费用,但对于乐队来说,现场效果更重要。巡演的成本从来都不会很低,但签约的好处就是,15个城市跑下来,一直都有唱片公司在资金方面的支持。

经验分享

一支普通中国独立乐队的画像-新音乐产业观察

(Elenore乐队首张专辑《马戏团的国王》,将在11月15日的北京MAO首发)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Elenore正在重庆的坚果俱乐部进行他们第15站的巡演,之后,他们将回到北京,11月15日在Mao完成最后的收官,同时也是乐队首张专辑《马戏团的国王》正式发布。至此,Elenore基本上完成了一支新乐队初次登台亮相所要完成的全部任务,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总结经验去规划乐队后续的发展。

总结这个阶段的经验,王宇表示,最重要的是乐队自身的成长,而通过这15场的巡演,他对于乐队的技术已经有了一定的信心。“我觉得我们在现场的表演是对得起观众的。”当然,因为是第一次巡演,乐队不免要碰到很多问题,而王宇也从中总结了一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经验。

1.宣传:独立乐队的宣传不好做,所以需要找到合适的渠道、合适的内容和合适的方式。演出场地和当地媒体的宣传很重要。

2.场地:这些年演出场地数量大增,但专业度参差不齐。对于乐队来说,第一次的巡演算是摸底,一方面了解自己的风格在哪个城市比较受欢迎,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哪个场地比较专业,以后就有针对性的进行选择。

3.表演:中国观众相对比较内敛,不容易自嗨,有时候需要乐队通过表演来总结如何跟观众互动并产生共鸣。

4.观众:王宇认为这次巡演很重要的一点是让乐队有机会直接面对观众了,这对于乐队来说非常重要。与观众的直接交流,了解他们的想法,有利于乐队培养观众群。

5.经纪人:如果有条件,最好有经纪人(或巡演经理)来负责乐队的日常事务,这样乐队可以集中精力在表演上。这次Elenore巡演期间从头到尾都是乐队成员自己打理一切,有人负责外联,有人负责媒体,有人负责微博,还要表演,难免顾此失彼。

6.计划:北京站收官之后,王宇说,乐队打算好好计划一下今后的发展,他觉得尤其是宣传计划,乐队这次巡演不少问题就差在这。不只是宣传计划,对于乐队后续的发展,也需要一个计划,这是乐队把音乐当做一项事业来经营的重要一步。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