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指望“收费”拯救国内唱片业是不现实的,比“收费”更重要的是版权管理的规范化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新产品开发和渠道拓展,还有,内容生产者(尤其是基层音乐创作者)是否能获得合理的回报。而且,面对移动这样的巨无霸,国内的音乐公司们需要更强的“合纵连横”的能力。

文/陈贤江

过去一个月来,有两则足以让唱片业工作者扬眉吐气的报道;一则是,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的统计,2012年,全球唱片业收入上涨了0.3%,实现了1999年以来的首次收入增长;第二则是,据国内各大媒体的报道,高晓松日前透露7月1日开始,国内网络音乐下载将正式开始收费。

这两则新闻之间有联系吗?当然。国外媒体在报道IFPI的统计报告时,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唱片业收入涨0.3%要感谢iTunes、Spotify和其他音乐流媒体服务”,而索尼音乐国际总裁埃德加·博格(Edgar Berger)干脆表示“数字正在拯救音乐。”(Digital is now saving music)

显而易见,音乐公司从音乐数字流服务中寻找收益已经是大势所趋。2012年,全球音乐的收入为165亿美元,其中有56亿美元来自于数字下载。如此庞大且诱人的收入,无法不让国内的音乐公司垂涎三尺——所以才会有高晓松爆的那个料。而实际上,音乐开始付费下载的消息早在去年年中就已经在唱片业和互联网两大行业内传开了。过去半年来,京东、豆瓣和虾米等已经陆续推出了各自不同特色的付费音乐平台和产品。
那么,国内唱片业的春天也终于要来了吗?唱片业也可以开始做自己的“中国梦”了?未必!

让我们先来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国际唱片业能从数字音乐中获利。我们可以找到好几个理由,比如强化作品版权的管理,比如主动跟新媒体新平台合作,又比如整合全球市场。但个人认为,国际唱片业“咸鱼翻身”的根本秘诀还是两个字,“渠道”。

观察近年来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大国际唱片公司的运作,无论是更积极地与新媒体平台或新技术产品合作,还是搭建自己的平台或开发自己的产品,其根本意图都是在控制渠道。最成功的例子就是三大公司与Spotify的合作。作为2012年的一大现象,音乐流媒体播放平台Spotify去年的收入预计高达5亿美金,但就算是这样仍然无法实现盈利。因为根据Spotify与三大唱片巨头签署的协议,作为音乐版权的补偿,Spotify年收入的75%要返还三大唱片。而这一协议是在Spotify收入还没到一亿的时候就签下的,协议规定,如果Spotify的收入没到两亿,就要交够两亿作为版权费。Spotify实际上就是唱片公司养着留来下金蛋的母鸡。

不仅仅是Spotify,近年来,唱片公司们一改往日的悲情形象,在新媒体领域积极玩起了“合纵连横”的游戏。一方面,与iTunes和亚马逊等商业巨头合作中,“三大唱片”低调而狡猾,表面上猫腰拾钢镚,背地里有枣打三竿;另一方面,与Spotify或Pandora这样的新公司合作时,“三大唱片”往往表现出强势的一面,在版权问题上绝不让步;与此同时,“三大唱片”也尝试搭建自己的平台,比如共建了音乐视频网站VEVO,而且经营得相当成功,形成了对Youtube的制约。

控制了渠道,就控制了收入,这个道理,亘古不变。(只不过在以销售实体唱片为基础的传统产业中,销售渠道指的是分销商和唱片店)而当我们要解答“网络音乐收费能否挽救中国唱片业?”这样一个问题时首先要问一下,中国的音乐公司对于渠道有多大的控制权?他们能否像“三大唱片”对待Spotify那样也“逼”一个新兴平台签下霸王条款?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否则宋柯也就不会去开烤鸭店了,更不会在开完烤鸭店还忍不住要回过头朝媒体大吐苦水:“音乐内容商的从渠道那边获得的利润回到率都不到2%了。”

正如去年年初宋老板接受媒体专访时所说的那样,国内的音乐公司在面对渠道时,一直处于相当弱势的地位。就连国际上不可一世的“三大唱片”在中国也只能装孙子。想想看,国内有哪家音乐公司敢与中国移动叫板?而百度向三大唱片支付的版税也就是Spotify的零头而已。可怕的是,这种情况目前看来几乎是无法改变的,因为国内音乐公司与渠道之间的力量对比太过悬殊了,而国内的唱片公司(包括三大唱片的中国分部)又缺乏足够的产品开发和渠道拓展能力。这不,高晓松的“7月1日收费论”话音刚来,业内就传出了移动可能会在版权上扮演更强势角色的传闻。

当然,除了移动,国内的音乐公司还有像微音乐、网易云音乐、豆瓣电台和虾米这样的合作伙伴,但如果不能想办法提高回报率,那唱片业的前景依旧是哀鸿片野——如果说,在传统唱片业时代,“不到15%的回报尚能够唱片公司撑20年”(宋柯语),那么,在数字音乐时代,2%的回报率都不知道够不够一家音乐公司撑一年。姑且不论,这2%的回报里又有多少能回到奠定产业基础的基层音乐创作者手里。

所以说,指望“收费”拯救国内唱片业是不现实的,比“收费”更重要的是版权管理的规范化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新产品开发和渠道拓展,还有,内容生产者(尤其是基层音乐创作者)是否能获得合理的回报。而且,面对移动这样的巨无霸,国内的音乐公司们需要更强的“合纵连横”的能力。可这些都是悬而未决的迷。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