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像乐视的老大贾跃亭一样,乐视音乐也一直在做一些业内匪夷所思的事情。11月15日这天,他们又做了一件,与解晓东的“城市理想”合作,在北京751时尚广场里开了个Livehouse,名为“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号称国内首家O2O音乐Live体验空间。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

就像乐视的老大贾跃亭一样,乐视音乐也一直在做一些业内匪夷所思的事情。11月15日这天,他们又做了一件,与解晓东的“城市理想”合作,在北京751时尚广场里开了个Livehouse,名为“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号称国内首家O2O音乐Live体验空间。

早在几个月前,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的研究员就在“城市理想”的招呼下参观了当时还只有雏形的“东区故事”。那是751设计园区腹地里一幢约民房五层楼高的大厂房,厂房里的空间满打满算能装近3000人,不过因为要进行功能性的划分,所以演出空间大概能容纳1500-2000人左右,底层空间将开发成文化消费场所。最初的规划是创意市集,如今又有了新的概念,据说配楼会有一间很棒的餐厅。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开幕式上乐视音乐CEO尹亮发言)

“东区故事”距离解晓东的公司大概两百米远,走不到十分钟还能找到小柯的剧场。751设计园如今已经入驻了大量的创意文化企业和咖啡馆,相比已经沦陷为旅游景点的798,毗邻的751仍然保留着比较浓厚的文艺气息。

三年前,正是在小柯剧场,乐视音乐创办了自己的“Live生活”直播品牌,当时还主要靠一些比较小众的演出来维持,直到有一天,他们的情怀(当然也包括乐视的生态)打动了汪峰,并在2014年8月2日成功直播了汪峰的鸟巢演唱会,而且是4K加预付费。

在此之前,乐视音乐有的主要还是情怀,在这之后,他们有了案例和数据以及一个较清晰的方向,并在隔年3月宣布成立乐视音乐公司,追随乐视体育的步伐开启了一条“乐独”之路。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张亚东现身开幕趴)

说回“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表面上,这是一个关于情怀的故事,就像三年前“Live生活”启动那样,只不过,合作方从“小柯剧场”换成了“城市理想”,而且,作为深度合作伙伴(乐视音乐CEO尹亮在访谈中小心翼翼地只谈“合作”,所以我们无法判断是怎样的合作,是合伙呢?还是资源置换呢?姑且认为是深度合作吧),尹亮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双方“会有独立核算的经营体系”,也就是说,乐视音乐在场所的经营上会有较大的话语权。

但是,“Live生活”已经不是三年前的“Live生活”,乐视音乐也不是三年前的乐视音乐,尹亮也不是三年前的尹亮。三年前,“Live生活”只是一个偏小众的直播项目,如今已经是行业工人的高清优质演出直播品牌;三年前,乐视音乐只是一个靠情怀包打天下的小平台,如今已经是行业不敢小视的力量;三年前,尹亮是乐视网的总编辑,如今是乐视音乐的CEO。

这一切变化都意味着,乐视音乐搞Livehouse不可能只是为了有个可用来直播的场所。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区故事现场全是钢化结构)

有趣的是,早前“城市理想”在北京平谷办“中国首个O2O音乐节”,选择的合作方是优酷土豆,而这次搞“首家O2O音乐Live体验空间”却选择了乐视音乐,而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的研究员去参观那会儿,传出的消息还是基本确定跟腾讯视频合作。最后“乐视音乐”能成功突围,靠的肯定绝不仅仅只是情怀+4K+生态那么简单。

从尹亮接受的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出,乐视音乐的“胃口”大得很。

首先,尹亮说了,“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未来线下会免费。线下免费是什么概念?你可以想象,如果一家Livehouse演出的免费,对于其他的Livehouse意味着什么吗?消费者怎么想?人家Livehouse是免费,凭什么我来你这要买票?一旦D·Live免费,其他Livehouse就难过了。问题是,乐视音乐搞得起免费,它可以通过付费服务来贴补门票上的损失,可一般的Livehouse不行,他们还得靠票房养活。

让我们来算一笔账。如果一场演出1000人到场,平均门票消费100元,票房就有10万元。10万元对于一个普通Livehouse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对于乐视音乐呢?当然也很可观,但他们还有更可观的。一场演出的直播如果有线上有10000人观看,每个人消费30元,线上收入就有30万,那么对于乐视音乐来说,线下这1000人与其收费,不如把他们转化为线上的会员,引导他们在其他地方消费,线下免费成为会员的一项增值福利。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解晓东和乐视音乐董事长雷振剑)

假设每周末两场演出,一年的演出场次是140场。如果免费入场的观众均为乐视会员,平均每场入1000人(东区故事现场有星光现场两倍大,如果不以1000人作为运营目标,搞那么大场地没意义),东区故事一年承载的会员入场人数14万人次。考虑到根据“东区故事”的定位(不是针对某一类型音乐的Livehouse),消费者重合度不会高,乐视音乐一年通过“东区故事”就有可能发展出至少10万独立会员,这10万会员在线上的消费潜力远远大于10万人的票房收入。光会员年费总额就1980万,这还只是按移动会员年费算,要知道超级电视能用的全屏会员年费是490元。

如果是一个传统的Livehouse,假设发展出10万线下会员(几乎不可能,能发展出10000会员就顶天了),平均每场购票人数按照500人算(通常是200-300),平均票价100(实际上中国Livehouse平均票价只有60元),一场演出5万收入,一年收入也不过700万。

乐视音乐搞Livehouse,表面上是情怀,背地里是杀气-新音乐产业观察
(乐视音乐颠覆行业的新起点)

所以,一旦“D·Live”线下免费,对于势必会对市场造成冲击,并引发一些变化。

会有哪些变化呢?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的研究员认为,变化一,传统的Livehouse会更多地与互联网合作,通过在线直播拓展渠道和收入空间;变化二,互联网会效仿乐视音乐加入到搞Livehouse的行列中。第二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酷狗率先宣布了自己的Livehouse计划(但乐视抢先落实),而据新音乐产业观察消息,另一个互联网音乐巨头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自己的Livehouse计划。

这两个变化,势必也会反过来分乐视音乐的一杯羹。不过,乐视音乐早已经准备好了“杀手锏”,那就是自己的VR系统。尹亮说,“从拍摄到传输到解码到直播再到终端,我们的一套(VR)体系已经差不多搭建完成了”。以科技颠覆行业一直是尹亮的终极目标,如今终于真正要亮剑了。因为曾经被VR的沉浸式体验震惊过,所以,本研究员表示,那将是真正颠覆传统演出模式的产品,而尹亮在访谈中胸有成竹的劲儿,预示着真正的“大事件”还在后头。

总之,回到标题,乐视音乐搞这个Livehouse,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延续他们的情怀,实际上每一刀都戳向传统演出行业的要害。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