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11月开始,你打开手机里的音乐APP,比如QQ音乐、虾米音乐,会发现有些歌曲点开后显示“应版权方要求,该歌曲已下架”或“唱片公司没有把这首歌给我们”,因此有不少人抱怨:难道以后要在手机里下一堆音乐APP吗?

北京晚报:数字音乐正版化后用户亏了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5年11月9日讯,今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了名为《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转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的文件,被视为促进网络音乐正版化的一剂猛药。文件的中心思想就是,各家网络音乐平台都必须保障播出的音乐是有授权的,而没有授权的音乐一律进行下架。

这项规定让争吵多年的音乐正版化进程实现了突破,经过三个月的过渡期,其效应在11月开始显现。可能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了,从11月开始,你打开手机里的音乐APP,比如QQ音乐、虾米音乐,会发现有些歌曲点开后显示“应版权方要求,该歌曲已下架”或“唱片公司没有把这首歌给我们”,因此有不少人抱怨:难道以后要在手机里下一堆音乐APP吗?

这就要从音乐服务的生态关系来说了,在传统的唱片产业中,只有唱片公司和用户两方,你喜欢听周杰伦就去买索尼出的碟,喜欢听李宗盛就去买滚石出的碟,各方受益当然十分清晰。但是当进入数字音乐时代,很少有人再去音像店买碟听了,大家都在电脑或手机上下载QQ音乐、酷狗音乐、网易云音乐听歌,这些数字音乐平台就形成了第三方。在正版化之前,许多数字音乐平台都存在盗播的行为,即没有经过唱片公司授权就将这些歌曲放上来供用户收听。这时候当然是用户最爽了,不少人都是一个软件走天下,下一个软件就能收听所有的歌。但这种环境伤害最大的是唱片公司和音乐人,由于平台盗播,他们无法从用户的手中分享到利益,经常出现一首歌很火,但音乐人没有赚到一分钱的局面。长此以往,唱片公司不景气,必然不会花财力物力去做好专辑;词曲作者在创作上拿不到收益,必然损伤创作积极性;歌手发专辑赚不到钱,必然去跑综艺通告真人秀。到头来没有好歌问世,受损失的还是广大用户。

这次对数字音乐平台正版化的规范实现了两个明显的效应。一是让唱片公司与数字音乐平台分享收益,由于数字音乐平台必须经过授权才能播放音乐,迫使他们必须找唱片公司或音乐版权所有者买版权,版权方就会提出是一次性买断还是根据播放量进行收益分账等诸多收益方式,主动权回到了版权持有者的一方,这是对版权的尊重,也是对原创的尊重。二是出现了“独家曲库”,即某一数字音乐平台将某唱片公司的专辑买断独播,想听这些歌手的歌,你只能来我们家。现在看来,“独家曲库”基本形成了两大阵营,QQ音乐、网易云音乐、海洋音乐拿到索尼、华纳独家版权,而阿里音乐旗下的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则拿到了滚石、华研的独家版权。当然也有像环球唱片这样未和任何一家数字音乐平台签独家的。“独家曲库”的排他性提高了音乐版权的价码,也让买到独家的数字音乐平台显现出差异性和独特性。

每个人都想不花钱看电影看电视剧,曾经影视行业盗版猖獗也正是瞅准了大家的这份心理。不过随着影视业正版化的推进,现在人们不也养成了买票进影院看电影、买会员上视频网站看电视剧的习惯吗?音乐行业也是如此,如果所有便利都让用户赚了,那音乐人和音乐公司必然得赔个底朝天。数字音乐正版化的进程中,用户吃点小亏是必然的现象。多下几个APP,麻烦是麻烦一点,但起码,现在听歌基本上还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