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太合音乐集团,百度音乐的分量有多少?或者要问这一桩联姻的动机和未来究竟会怎样,就得从百度音乐和太合音乐的前世今生扒起。

BT联姻幕后:百度音乐的体面退场和太合音乐的无路可退-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读:百度音乐太合音乐的合并,又燃起了冬天里的一把火。资本层面的大动干戈,让音乐行业仿佛看到钱途无量。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B和T的这场“联姻”呢?新音乐产业观察特邀到一位对此事有一定研究的业内观察员来聊聊他对于BT联姻的看法。

撰文:乐逸 (新音乐产业观察特约观察员)

编辑: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本文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12月3日百度官方宣布了旗下百度音乐业务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合并后百度音乐的品牌和服务保持不变,双方会重组新的合资公司,致力于打造一家全新的互联网音乐机构。

根据近期频频出现的互联网公司业务合并案,不难看出宣称品牌和服务保持不变一般都是“暂时的”,而且在合并后往往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比如优酷和土豆、滴滴和快的,以及美团和大众点评)。不管是在媒体还是市场影响力方面,表面看起来百度都远胜于太合音乐集团,因此合并事件由百度先发声也在情理之中,但百度在此次合并案之中真的就是弱势的一方,或者如一些媒体描述的百度音乐是“卖身”于太合音乐集团吗?

在去年的百度世界大会,CBG事业群还在力推“贴吧+音乐+文库”的分论坛,而今就剩下“贴吧”了。根据内部消息,百度的音乐业务在去年就被放弃了,夏季开始就收紧了版权的采购,核心人才也都流走到其他部门或外部,百度音乐已算是“非优质资产”了;而从市场客观的反馈来看,百度音乐也早已退出了BAT阵营的角逐,也彻底地被踢出了互联网音乐市场的第一梯队,取而代之的是收编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的海洋音乐,以及后起之秀网易云音乐。

与其说百度音乐是被竞争对手打败,不如说是自身选择了放弃,在版权的狂热之争中,百度没有投入无畏的资本用于抬升版权价格,自身也没有成为版权泡沫的受害者。在O2O业务之外,百度一直在积极地卸掉包袱,宣告原本要卸掉的音乐业务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是从互联网音乐市场退出的绝佳体面方式。

对于太合音乐集团,百度音乐的分量有多少?或者要问这一桩联姻的动机和未来究竟会怎样,就得从百度音乐和太合音乐的前世今生扒起。

百度音乐是如何沦为非优质资产的?

早年间,百度的MP3搜索提供免费的试听与下载服务,奠定了国内互联网音乐的“江湖老大”地位,甚至对百度整个搜索体系的市场奠基都功不可没。在PC端的音乐服务依旧繁荣的时代,百度音乐也及时地收购了天天静听,部署了客户端市场的阵脚,Web端搜索与下载和PC端播放器的体验链条就补充完整了;可是在后来,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和多米音乐等也都迅速崛起,“Web端搜索与下载+PC端播放器”的模式被在客户端提供“一站式的搜索、下载和视听服务”的模式所取代,百度也跟进整合了“百度音乐”客户端,也一直停留在市场竞争格局的第一梯队,音乐业务还是百度的优质资产。

而在国内数字音乐正版化的期间,互联网音乐公司都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梁康妮降任百度音乐之后,顺利地推动了自身内容的正版化与合法化,百度音乐并没有因为知识产权的问题发生任何灾难性的事件;在另一方面,巨鲸音乐网开辟的“免费下载+广告”模式移植至百度音乐也产生了更好的效果,业务发展状态也一直很积极:百度音乐的品牌和服务,依然处在领先的位置。

直至版权之争的白热化与用户偏向移动端的转移,百度音乐才真正地走向了“非优质资产”。一方面对于版权竞价的保守,相对于QQ音乐和海洋音乐,百度音乐失去了太多的内容;但更致命的还在另一方面,百度音乐的移动端App彻底掉队了,就像豆瓣音乐人App一样不好用,依然停留在PC端时代的模式和极度粗糙的体验导致了移动端的失势,造成了用户的大规模流失,后期版权预算收紧也就进一步放弃了挽回用户的余地。

百度音乐的确是在开放的互联网环境起家,甚至触动了版权,但在国内互联网的蒙昧阶段卓有成就,可百度音乐一直都没有能够适应移动互联网的基因,这也能在百度旗下的其他产品中有所体现。所以在如今任何一家内容公司与百度音乐的联姻,都很难看成是一笔“强强联合”的买卖。

太合音乐的无奈之举?

太合音乐集团的前身是太合麦田,在去年收购了海蝶音乐集团的“海蝶音乐”和“大石版权”之后整合成了现在的太合音乐。一家经营音乐作品和艺人的公司,现在的处境又发生了如何的转变?

如今太合音乐集团的资产包括1000首原创词曲版权、120名签约词曲作者、60万余首代理的中外词曲作品,以及许嵩、戚薇、By2、薛之谦、曹轩宾、王啸 坤、MIC男团、简迷离、王筝和龙宽等15组全约艺人(相关数据参考于百度百科)。以上大部分的内容和艺人合约都因并购海蝶音乐所获得。但这些音乐作品和艺人合约的价值增量还有多少?海蝶音乐以往的内容想象力还会延续吗?

首先,就从音乐作品版权储备的角度,太合音乐最多算是在市场的第二梯队,与“三大唱片”(曲库都在百万级以上)、滚石唱片、贝塔斯曼和杰威尔音乐等公司的影响力都还有较大的差距;第二,存量曲库的市场占有率通常是逐年递减的,年度金曲和新人都不在太合音乐的资产列表(比如好妹妹乐队、李荣浩、马頔和陈粒等新近崛起的艺人及其作品),说明太合音乐对未来内容增量的占有率还是比较迷惘的;第三,海蝶音乐在被收购之后,已不再囊括林俊杰、阿杜和金莎等当红明星艺人的合约,而且一手打造林俊杰和阿杜的A&R总监林秋离、金牌制作人许环良都已离开,造星潜力也少了打底的王牌。因此,现在的太合音乐集团在内容市场的位置也是比较尴尬的。

在移动SP业务收入增长乏力的当下,互联网音乐的版权价格也正趋向于理性。太合音乐购入海蝶音乐之际,恰巧处在版权估值的高点,如果泡沫在不久的将来破了,买贵了的海蝶音乐也便无从消化。如今音乐版权已经越来越不好卖,太合音乐已经很难全身而退了。若要赢取资本市场的青睐就要撑起够大的盘子,寻求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和打包也是无奈之举。

重点考题是什么?

透彻分析了太合音乐和百度音乐合并的幕后,这一场联姻更像是不具备互补性的“弱弱联合”,原来的左手是内容卖版权的和经营艺人的,右手是平台买版权的和推广艺人的;现在版权不好卖,艺人的经营和推广又难以企及电视选秀和网络社群,真正地破局要突破哪些关键点?

最重要的还是人才!失去A&R总监和金牌制作人的内容公司,需要内容的活血,需要真正能懂音乐的人才注入;失去第一梯队占位的平台,也需要产品的创新,需要真正能懂移动互联网的人才注入。如果内容和平台两手一起抓,可能比原本经营其中的一方要更加困难。

传统音乐内容人才的流失,加之互联网时代的社群媒体分化,加剧了未来造星的不确定性,而能栖身新生代脉搏的内容先驱少之又少,马冬提出好的内容一定是要领先时代半步,但太合音乐集团的内容团队能不掉队就不错了,传统音乐唱片公司可不止掉队了一两步,近几年的冠军单曲和歌唱新秀,和太合音乐等传统的唱片公司都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保证未来太合音乐出品的内容能够占据市场?又或者借力合并的百度音乐平台,能提供现已储备的音乐作品和艺人哪些增量?

百度音乐如果能够很好地推广音乐作品与艺人,就不会导致在版权竞价市场表现出被动的角色了。即使是互联网巨头之一的百度,都未能把昔日旗下的百度音乐打造成适应移动互联网的精英队伍,拥有传统基因的太合音乐能够深刻理解移动互联网和这个时代的变化吗?能够打造出更加贴切市场甚至引领市场的互联网音乐服务?可能在运营团队的成本预算方面,原本百度音乐团队在太合音乐都是养不起的,合并之后的太合音乐,面临的挑战一定会更大。

在人才之外,需要的还包括时间,以及创新所必备的试错的勇气,但是太合音乐能等到那个时间吗?打造任何卓越的移动互联网团队,都要有充足的预算和自我成长的时间周期,与磨砺出羽翼丰满的内容制作团队一样,都不是一蹴而就即可完成的。本来就急于合并产业链上下游,试图用全产业生态谱写资本故事的太合音乐,在短时间内还能怎样做呢?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本文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想了解更多?建议再读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