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因为麻雀瓦舍的“复活”,所以这事看起来好像没那么悲情。不过,对于已经习惯了现在这个Mao的人群来说,对于未来换个地点“重生”的Mao可能还要习惯一段时间。

会诊“危在旦夕”的Mao,纯靠演出拉动只能是死路一条?-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

昨天发生了一件挺值得关注的事情,说的不是摩登天空和30亿啦,是北京Mao Livehouse的创始人李赤的一条微博,内容如下:

会诊“危在旦夕”的Mao,纯靠演出拉动只能是死路一条?-新音乐产业观察

因为麻雀瓦舍的“复活”,所以这事看起来好像没那么悲情。不过,对于已经习惯了现在这个Mao的人群来说,对于未来换个地点“重生”的Mao可能还要习惯一段时间。

没有比现在这个地点更完美的Mao。北京旅游名胜鼓楼的核心地带,坐落在鼓楼东大街正中央,正对着著名的南锣鼓巷,背靠着新兴的文艺据点北锣鼓巷。据地铁8号线什刹海站步行不到10分钟,据地铁2号线鼓楼站也只有15分钟左右路程。斜对面就有公交车站,两旁是林林总总的特色小店。

这一切决定了,Mao的房租必然不会便宜。尤其是,如果你知道,南锣鼓巷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闲适的文艺青年群落,而变成了节假日水泄不通的旅游胜地,对于租金的飞涨,也就不足为奇了。另外,据媒体的报道,目前鼓楼Mao Live租用的是国营企业用地,租金高在所难免。

与租金的飞涨相形见绌的是中国Livehouse经营的缓慢发展。北京Mao创办8年来,中国Livehouse演出虽然越来越多,都维持在很小的规模,市场收入并没有快速发展,门票也一直保持在低水平。我们早前聊麻雀瓦舍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两个数据:

虽然2014年全国Livehouse收入增长较快,但7419场演出的总票房也还不到5000万。(根据道略的数据,同期大陆歌手个唱场次534场,票房4.25亿元,较2013年增长47%)

根据Beebee的“中国Livehouse演出行业年度分析报告”,华北地区的Livehouse平均票价是58元,2014年,北京的Livehouse演出是1615场(道略给的数字是2057场),如果按照平均每场100人来算,也就说2014年,北京Livehouse的市场规模也就是千万级别。

按照李赤的说法,房租涨了6倍,按照目前市场价估计,Mao年租金在300-500万左右。不管怎么样,以目前国内Livehouse的经营状况,都很难承受高额租金。麻雀瓦舍最初“猝死”,也是因为租金的问题。但是,把Livehouse之死都归咎于“租金”肯定是不对的。咖啡馆也好,书店也罢,抑或Liveshoue,都不可能只靠情怀来经营,需要有合理的经营思路。

怎样的经营才能维持一个Livehouse的经营?国内Livehouse的经营是不是存在一些问题呢?新音乐产业观察室里的业内朋友们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J先生(在某音乐平台工作)

其实国内的大牌Livehouse可以参考一下类似于Hardrock Cafe这样的盈利模式。现在盈利模式太单一了,所以生存起来确实困难。增加一些使用场景,提高点使用频次,比如搞个小展览什么的。

新仔(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代表)

增加使用场景肯定是对的,未必直接受益,可以扩大消费群。Livehouse现在的问题是消费者对场地本身没有消费需求,吸引的都是演出的消费者。

X小姐(在纽约大学学习音乐商业)

纽约的Livehouse基本都是Bar,除了比较专业的那些,但专业Livehouse每天都有乐队演出,我觉得国内可能呢还跟没太多好乐队有关系。

新仔(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代表)

国内乐队票房普遍较低,撑不起场地经营,国内的Livehouse又喜欢参考日本模式,觉得靠演出挣钱才光荣。美国人路子是对的,酒吧首先是一个消费场所,然后才是演出场所。Livehouse也一样,必须先把自己视为一个消费场所。

D先生(在某国际大厂牌工作)

日本的现场消费厉害啊,有那么多限定,国内连像样周边都没有。

新仔(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代表)

日本好乐队太多,随便一个来都是几百上千观众。人气旺了,现场卖气也会随着旺起来。

L先生(资深音乐媒体人和创业者)

mao刚出现的时候是新事物,满足了当时音乐观众的需求,解决了乐队/年轻观众的对接问题。而且当时鼓楼东大街还没商业化。mao有带动人流的功能。

七八年过去了,来鼓楼东大街至少80%的人不再为mao。而且观众需求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单体的livehouse很难满足这种需求了。

而且只有周末晚上是主营业时间(大量租金成本被闲置或浪费),客单价低,交通不便等确实是越来越明显的问题。这时被动转变也未尝不是好事。

“年轻文化消费一体化解决中心”会是一个好方向吗?白天喝咖啡,观影,沙龙,网友线下聚会,商业活动;晚上演出,餐饮,酒吧,外地会员提供住宿或摇滚情侣钟点房?——总之如果能从想看演出来mao,变成觉得无聊就来mao会更好吗?

新仔(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代表)

之前有个业内大哥给新音乐产业观察留言,说的挺好。他说,“Livehouse仅仅是经营概念,需要更精准的设计出音乐夜生活的形态以及各个环节的服务手段,纯靠演出拉动只能是死路一条。”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