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简单粗暴地以“大众”和“小众”来区分音乐和艺人,表现的是在唱片业崩盘之初,媒体和受众对于艺人生态变化的“无所适从”。

摘掉“小众”的帽子-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鹅厂最近出了一个“娱乐白皮书”,在音乐的部分看到一些有趣的数字。如下图:

摘掉“小众”的帽子-新音乐产业观察
摘掉“小众”的帽子-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5年,民谣歌手的身价水涨船高,已经赶上选秀歌手了。

这么比并不是很科学,选秀歌手适合走商演,有价有市,民谣歌手适合走巡演,在“商演”市场通常有价不一定有市。不过,从这些数字中还是可以看出,民谣确实挺火的。被张磊翻唱的《南山南》在年度热门金曲中还排到第四位。

实际上,民谣歌手在巡演市场上的表现更加突出。我看过一场选秀歌手(其中包括一位身价15-20万的女歌手)在Livehouse举办的拼盘巡演,现场观众人数惨不忍睹。但是,像好、李、宋、马、赵的全国巡演场场爆满,陈粒和数据中没提到的程璧也都表现很出色。而且,大家都不在Livehouse玩了,都争相做场馆级的演出。相比之下,选秀歌手们其实大都还没经受过市场考验。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在民谣前面加个“小众”就有点奇怪了。好妹妹的身价都超过今年排前三的选秀歌手,这样的艺人还叫“小众”?

简单粗暴地以“大众”和“小众”来区分音乐和艺人,表现的是在唱片业崩盘之初,媒体和受众对于艺人生态变化的“无所适从”。

我小时候,对于流行音乐的认知,只有“快歌”和“慢歌”之分,后来受香港影响,又知道了“劲歌”和“金曲”。(其实还是快歌和慢歌)慢慢又知道了流行、摇滚、另类、地下。十多年前,媒体都管王菲叫“另类天后”,说到摇滚都爱提“地下”。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从事音乐媒体工作,我对于音乐的认知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跟当时的社会环境息息相关。前互联网时代,资讯不发达,能获取到的音乐信息都比较粗糙,所以造就了人们的认知局限。我记得中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陈绮贞,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她的音乐,还跟室友说,这女生的歌好另类啊。后来知道了,就是民谣,或者Indie-Pop。

陈绮贞等最初进入“主流视野”的时候,舆论大概也经历着类似的困惑。那是2005年前后,正值周杰伦的巅峰期。以周杰伦为代表的主流歌手,以R&B、中国风等统治着歌坛,左右着舆论对于流行音乐的“印象”。相比主流歌手留下的“印象”,陈绮贞、张震岳、张悬、苏打绿等的突然入局,显得有些面目模糊,这些歌手的音乐跟大众对于流行音乐的认知不太一样,大众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他们,主流媒体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建构一个能吸引大众的话题。

于是就有了“小众音乐”,因为他们觉得这些歌手“听的人少”。但其实,所谓“小众音乐”,听的人并不少。比如张震岳的专辑《OK》(引进版叫《思念是一种病》),在国内的实体销量并不比周杰伦同期的专辑差。(唱片公司的说法是超过了周杰伦,但数据未经证实,反正肯定卖得不错)但,被冠以“小众”的歌手也乐于接受这样的“帽子”,因为,他们需要有个标签来表现自己的“独特个性”,就像当年王菲的“另类天后”标签一样。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早年,在媒体报道中,陈绮贞不怕当“小众歌手”,可是她两小时签售2200张专辑。

查阅相关资料,我发现,2005-2010年,媒体在音乐报道中对“小众”的使用呈比较明显的上升之势。而这个阶段,也正是音乐市场迅速分众化和圈层化的开始。圈层化发展到今天,不同类型音乐的听众之间,不同歌手的粉丝之间,泾渭分明,大家各玩各的,各听各的,各聊各的,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TFBOYS和鹿晗能做到一呼百应,李志和马頔也有大量死忠。现在大家生活都挺好,钱多点少点也没太所谓。

所以杨樾老师才说,当下的歌手都是小众。包括TFBOYS和鹿晗。因为,TFBOYS和鹿晗再火,粉丝也就那么多而已,他们的歌只有粉丝在听,唱片就只有粉丝会买,不像当年张学友、周华健和任贤齐,全中国都在听都在听。

而且,现在渠道碎片化和圈层化也造成了各种信息盲区,并加速音乐的分众化和圈层化。现在没有哪个歌手能覆盖全渠道并进入到相应受众的心智中,而信息盲区的存在也让我们每个人只能接收到某些歌手通过某些渠道传来的信息。比如,早前有个品牌想找音乐人合作,我提了一下好妹妹,对方回复,太小众。可好妹妹旋即给友商代言了,结果该品牌后来又自己找回了好妹妹。这个事实说明,并不是好妹妹太小众,而是信息盲区造成了一个他们“太小众”的误读。

实际上,把音乐区分为“大众”和“小众”,除了给自己加固信息盲区外,并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在圈层化的市场中,简单的区别“大小众”,只会影响信息的流通。比如一个把马頔视为民谣的听众,通常都会觉得“小众歌手”的提法很不专业。这种裂痕已经非常明显了,现在基本已经很少听众会从主流媒体上去获取音乐资讯,铁杆歌迷都有自己的圈子和传播途径,他们早就不信任长久以来只知道“大众”、“小众”、“主流”、“非主流”的媒体了。

在新音乐产业重构的当下,我们是时候抛弃掉一些陈旧的语汇了。至少不应该再以“大众”或“小众”来区分音乐了,完全可以按照风格类型来区分,民谣就是民谣,摇滚就是摇滚,电音就是电音。年轻一代歌迷都是在资讯大爆炸中成长起来的,他们知之甚多,也自恃甚高,而我们要想与他们对上话,需要表现得更专业一点。

那么,就从摘掉“小众”的帽子开始吧!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