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中国音乐人最好能看远一点,以前都是学别人玩什么,咱们玩一个中国版的,现在真不用了,可以直接玩一个谁都没玩过的,资讯现在这么流通,别当井底之蛙了。

Howie Lee: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别当井底之蛙-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

图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Howie Lee提供

“上海正在创造亚洲第一的俱乐部市场。”

敲下这些字的时候,Howie Lee正在台湾,他有个视频团队在那里,他还准备在台湾开一个多媒体工作室。作为内地优秀电子音乐制作人,出道多年的Howie Lee还是较早的电音文化普及者,曾翻译出版过《DJ玩全手册》。

这些年来,电子音乐在国内一直处于一种“怪异”的位置。虽然经常听到有业内吐槽国内不重视电子音乐,但是,电音市场不但一直有钱赚,而且近年来越来越红火。

“尽管EDM在中国没有根,但过去十年来地下锐舞和药物却让它茁壮成长。”在一篇关于中国电子乐市场的报道中,《华尔街日报》如是说。

《华尔街日报》所说的EDM, Electronic Dance Music,电子舞曲音乐,是当下全球流行音乐市场中最火的音乐类型之一。根据Billboard的报道,在音乐市场普遍肌无力的情况下,2014年全球EDM市场总收入比2013年增加了12%。另有媒体统计称,EDM是目前各种音乐类型中大众关注度持续增长的。

在中国,EDM市场也在蓬勃发展,尤其是在上海。知名电音博客“电志”的主人Evan,目前正在上海经营一家叫Closing Ceremony的艺术书店,在从前不太忙的时候,他曾跟朋友一起搞了个电音厂牌。

“因为外国人多而且适合上海消费者,所以上海的电音市场很好。”Evan说。

2015年,上海新兴的STORM风暴音乐节请来了Tiesto和Skrillex等多位顶尖高手。在VICE的电子乐频道“Thump”的一篇报道中,主办方A2LiVE的CEO周铂弘表示,未来五年,STORM的目标是全国20+城市和1000场演出。

“前几年可以说基本地下电子乐集中在很小的圈子里,但这几年发展的太快了,有点目不暇接。”Howie Lee说,“有市场就需要内容,很多DJ和制作人都涌现出来了。”

Howie Lee: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别当井底之蛙-新音乐产业观察
(Howie Lee早年的表演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年轻一代的DJ来说,现在的市场环境可能要比Howie Lee刚出道那会好一些。不过,对于像Howie Lee这样的独立电音制作人,市场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自然发展就好,需要认真做事的人,少玩什么资本运作,好音乐不是运作出来的。”

Howie Lee说他并不喜欢EDM这个词,他认为“这都是媒体贴的标签,给不懂音乐的人消费的。”Howie Lee刚刚推出第一张全长的个人专辑《木屮山出》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EDM,他曾说自己的音乐已经不算舞曲范畴了。

Howie Lee: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别当井底之蛙-新音乐产业观察

(《木屮山出》封面)

对于国人来说,要准确理解“电子音乐”和电音舞曲的区别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但在西方,就完全不是问题。见识过西方电音场景的Howie Lee说,“西方市场巨大,所以分化也多,因为出来玩的人多,有去主流EDM的,听地下音乐的也多,所以有足够钱养活各种各样的音乐人。”

对,一个能养活各种各样音乐人的市场应该才算是好市场。

聊完市场,让我们回归到内容本身。以下是新观对Howie Lee的专访:

Howie Lee: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别当井底之蛙-新音乐产业观察

Howie Lee

来自北京的电子音乐制作人/DJ,曾活跃在北京的各种地下派对中,2012年赴英留学。


(《北海》,出自《木屮山出》,千万不要被开场的风景给迷惑了)

新观:《木屮山出》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唱片封面很有意思,远看是一片山野,近看可以看出有天安门等的拼贴。

Howie Lee:我的平面视觉一直都大部分由我的搭档Veeeky创作,这张的封面也延续了她的风格。山是这张的主题,四个字有种套起来的感觉。最开始我想的名字叫做木草山山山,眼睛从视野中跳出来,看到有机体在扩大和生长,后来把它简化了一下,屮这个字代表初生的草,出则为二山,又有呼之欲出的意思,所以叫木屮山出,Veeeky又在设计上进行了字体的一些异化。

新观:文案说,你在伦敦生活,在台北采样,在洛杉矶厂牌Alpha Pup旗下发行了这张专辑。这张专辑主要是在哪创作的?对你来说不同地方的经历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Howie Lee:主要是在北京和台北。大概前前后后做了几个月,很多音乐的架构是在台北完成的。然后去年夏天的时候在北京又录了一些东西,张杨打了点鼓。在Alpha Pup发行也是去年在美国和他们认识,Low End Theory是我一直喜欢的品牌,所以能在Alpha Pup发我特高兴。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魅力,在台北的时候我经常去山上,因为住的地方离山很近。山可能给我了最多的启发。

新观:有意思的一点是,虽然歌名看起来很中国,但音乐上却是多元的,有很多东方音乐元素,像日本的和南亚的。

Howie Lee:对,我非常着迷东亚和东南亚的民族音乐。我想把这些情怀放到一些现在的框架里看看可不可行,结果发现音乐是完全可以打破这些界限的。那些音乐启发了我很多,借助现在的采样科技,所以就变成了我对过去音乐的再创作。至于审美完全是个人的喜好。

新观:这是你第一张全长的电子乐专辑?有没有觉得做音乐做到现在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Howie Lee:对,第一张全长的唱片,我也做了很多年了,这次觉得概念完整了终于做出了一张。算是我最近钻研课题的一次总结。去年开始我就采样很多民族音乐,做的越来越完善,国内国外也有很多人开始关注我做的这种声音,所以这张算是把这些音乐上的思路完整的展示了一次。有些细节我还是不太满意,能做得更好,但基本上这张专 辑的完整度达到了我的目标。

Howie Lee: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别当井底之蛙-新音乐产业观察
(Howie Lee近照)

新观:新专辑中你最喜欢的三首歌是?特别想给听众介绍的作品是?

Howie Lee:最喜好的是 《看见山!》,《北海》和《门》,特别希望你们听完整张专辑。

新观:这张专辑你跟哪些哪些国内外音乐人合作了?

Howie Lee:这张专辑偏概念,不是一些歌的集合,所以基本上没跟别人合作,除了我最近一直演出的张杨奉献了两首歌的鼓。

新观:促使你走出去的动力是?在国外你收获最大的是?

Howie Lee:我觉得我在去英国之前做的音乐水平比现在并差不了多少,但是有点不知道哪条路可走。前几年做独立电子乐,像弄点与众不同的东西的人太少了,大家也不想听这个。所以基本就是没人要听我。我到英国寻了寻根,给我很大启发的是,这个电子音乐的世界太大了,怎么玩都行,所以我终于把枷锁都打开了,我没必要根任何人听起来差不多。

新观:国外的EDM非常火,很赚钱,你在国外看到的情况是?

Howie Lee:钱反正没赚到我兜里。我也不喜欢EDM这个词。这都是媒体贴的标签,给不懂音乐的人消费的。我有的时候被邀请到国外演出,也不是什么巨大的音乐节什么的,我也没赚到什么钱。西方的市场巨大,所以分化也多,因为出来玩的人多,有去主流EDM的,听地下音乐的也多,所以有足够钱养活各种各样的音乐人。

新观:国内这几年电音领域跟你出去之前相比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Howie Lee:前几年可以说基本地下电子乐集中在很小的圈子里,但这几年发展的太快了,有点目不暇接。上海正在创造一个亚洲第一的俱乐部市场,有市场就需要内容,很多DJ和制作人都涌现出来了。

新观:结合国外的经验,你认为国内电子乐市场可以如何发展?

Howie Lee:自然发展就好,需要认真做事的人,少玩什么资本运作,好音乐不是运作出来的。现在是中国音乐反输出的时刻了,中国音乐人最好能看远一点,以前都是学别人玩什么,咱们玩一个中国版的,现在真不用了,可以直接玩一个谁都没玩过的,资讯现在这么流通,别当井底之蛙了。

新观:对你影响最大的音乐人是?2015年在音乐上你最大的发现是?

Howie Lee:Flying Lotus,真正的大师,为什么喜欢,你听听,觉得灵魂都在电脑键盘上冒泡。 2015年最喜欢的是一个厂牌叫Principe Discos,做南美式的跳舞音乐,很启发。

新观:给我们推荐几个你觉得比较不错的新的国内外电子乐音乐人?简单说一下理由?

Howie Lee:Jason Hou、Dokedo、Zhi16 他们都在做有趣的原创,都特别有自己的声儿。Henry Wu你应该听听,有点像BBNG那种混合Soul,Funk和电子乐节奏的东西,声音都很干净有质感,好像春天也要来中国巡演?挺想看的。

新观:2016年的目标?未来想做什么?

Howie Lee:应该会出一个新的EP,启动一个新的说唱项目。在台北开业一个新的多媒体工作室。未来想当厨师,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