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三大唱片集团在某些地区放弃实体业务,转而由竞争对手代理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所谓“温水煮青蛙”,业务让渡之后,市场占有率的份额也自然转移,不久的将来如果“三大”缩减成“两大”,现在通过“互帮互助”达到市场占有率报表上的下降将在某种程度上减小通过政策监管的难度。

网易音乐:华纳索尼结盟意欲何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原文标题:业界寒冬 唱片业大佬也在互帮互助了!)

(文/墨墨)当我们还在把一分一厘都攒起来买唱片的年代,对五大唱片公司最深的印象之一,恐怕是五家之间“壁垒森严”,行业里鸡犬相闻,五家集团却“老死不相往来”,歌手跨厂牌的合唱那是天大的新闻,百代和宝丽金合作出《Now》合辑都被歌迷了传诵十几年……

时间闪回到今天,2013年12月,已经只剩下三大唱片集团的国际唱片业接连传出两条新闻。其一是华纳音乐集团买下其在南非的合资公司中南非合作方Gallo唱片公司的股份,全资的华纳音乐南非公司正式成立,但据说由索尼音乐南非公司为其代理实体唱片业务;其二是华纳音乐集团在俄罗斯收购了之前为其做代理的俄罗斯Gala唱片公司,成立全资的华纳音乐俄罗斯公司,同时和索尼音乐集团达成协议,在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由华纳代理索尼的实体唱片业务,协议期3年。

如果以上描述不够直观,那举例来说,很快,南非歌迷买到的“华纳一哥”上尉诗人詹姆斯·布朗特(James Blunt)的专辑将注明“Manufacturedand distributed by 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South Africa Ltd.(由索尼音乐娱乐南非公司制造发行)”,而在俄罗斯,歌王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唱片背面很可能写着“Manufacturedand distributed by Warner Music Russia Ltd.(由华纳音乐俄罗斯公司制造发行)”,这在过去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事。

面对业界寒冬 大佬也要抱团取暖

为什么会这样子?说到底还是那个老问题,整个世界唱片业在近十几年受到了巨大冲击,行业状况不容乐观,曾经的唱片业巨人也无法各自为政,需要互帮互助了。

事实上,以上两件业界新闻早已不是破天荒头一遭,大唱片集团之间在某些国家和地区相互代理实体业务至少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之前的例子包括(当时的)百代音乐集团于2005年开始代理华纳音乐在印度、中东和北非的唱片销售,而2008年百代退出亚洲市场时,则把自己在香港、印尼、韩国和新马泰的实体唱片业务全部交给了华纳音乐。对于我们国内乐迷来说,最直观也是最受冲击的例子,大概是08年后每次去香港淘碟,包括“国语时代曲”在内那些我们印象中“只属于百代”的唱片却挂着“Manufactured and distributed by Warner Music Hong Kong Ltd.”的标识了。

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状况,在唱片业的黄金时期,五大公司不断地代理、合资直至最后吞并小型、独立唱片公司和制作公司,而到了业界的寒冬,三大公司当然也可能沦落到自己被竞争对手代理的境况,甚至这种境况,往往是被代理的公司自己做出的无奈决定,说来说去,还是一个“钱”字。

面对政策压力 大佬也要暗度陈仓

但一个“钱”字并不能解释所有问题。在我们眼里,即便在唱片这个公认的“夕阳”产业里,国际性唱片集团却看上去并不缺钱。去年,环球音乐集团和索尼音乐集团分别买下百代音乐集团的唱片和版权部门的时候,代价都在20亿美元左右,而本文开头的那两则新闻里,华纳音乐集团是接连在南非和俄罗斯斥巨资买下代理公司或合资公司的,这似乎说明,钱并不是唯一的问题。

不难注意到,无论是这次华纳和索尼在南非和俄罗斯“互帮互助”,还是当年百代撤出亚洲移权华纳和金牌大风,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只是交出了实体唱片的业务,而新媒体上的数字音乐部分依旧在自己掌控之中。结论自然是赤裸裸的:对今天的大唱片集团来说,实体唱片部分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包袱,而新媒体数字音乐无疑是整个行业的未来。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唱片集团还是小有存款,但看来现在的骆驼也必须忍痛截掉实体唱片这个驼峰,留下新媒体数字音乐驼峰才能存活。

行业大趋势我们局外人都早已理解,但在互帮互助这件事上,大唱片集团另一个小算盘估计就不是那么人人都能看到的了。不如回想去年至今年国际唱片业最震动的那件事——百代音乐集团分拆出售。我们多次提到,花旗集团确定把百代分拆卖给环球和索尼其实耗时并不长,但自此事板上钉钉之后的整整一年里,环球和索尼——尤其是环球——却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应对欧盟和美国相关机构对并购案的反垄断调查,最后环球是割下了很多原来百代的优良资产转移给华纳等竞争对手后才最终得到政策绿灯,花出去的22亿美元才算没打水漂。其实从当年施格兰公司收购宝丽金音乐集团开始,唱片集团收购和合并中碰到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欧盟和美国等市场的反垄断法调查,最痛的例子是2001年华纳和百代都已经“事实婚姻”了最后还是被欧盟“棒打鸳鸯”。从宝丽金被施格兰收购改名“环球”开始,十几二十年来,国际唱片业从1998年的“五大”缩减到2005年的“四大”,再到2012年的“三大”,行业已经达到高度垄断的状况。更高度的垄断肯定会继续形成,但通过反垄断法的可能性也在越来越接近“天花板”。

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大集团在某些地区放弃实体业务,转而由竞争对手代理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所谓“温水煮青蛙”,业务让渡之后,市场占有率的份额也自然转移,不久的将来如果“三大”缩减成“两大”,现在通过“互帮互助”达到市场占有率报表上的下降将在某种程度上减小通过政策监管的难度。

所以,准备好迎接更多唱片业巨人相互帮助的例子吧,同时也准备好迎接“环球”和“华纳索尼”两大唱片业集团对分天下的那一天快速到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