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6年1月28日,太合音乐在北京的媒体答谢会上正式宣布,郑钧携音乐众创产品“合音量”正式加入太合音乐大家庭,郑钧本人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首席架构官(CSO)。

郑钧:老船已经沉了,我想造一艘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互联网对于音乐人绝对是空前机遇,它废除所谓剥削模式,音乐人有机会成为自己的主人。——郑钧

采访 | 新音乐产业观察特邀记者阿甘   

编辑 | 新研室

“我先要声明,我加入太合音乐是以管理层的身份,并不是以歌手身份。”

郑钧从专访伊始,便给了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实际上,郑钧这些年的身份本来就是多重的,漫画、动画、电影、写作、真人秀,到后来投身“合音量”的开发。郑钧已经全面超越了“摇滚明星”,而把自己投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辽阔天地中。所以,当他这次重新回到唱片公司的体系中,必然会是一个新的身份:太合音乐首席架构官(CSO)

郑钧说,他之所以能如此“全能”,得益于他的“理工男”特质,他能很好地安排自己的时间,争取最大效率来完成每一项工作。而他这次加盟太合,是为了“在互联网的新环境中造一艘新船”。

“为什么不造一艘新船呢?”

2016年1月28日,太合音乐在北京的媒体答谢会上正式宣布,郑钧携音乐众创产品“合音量”正式加入太合音乐大家庭,郑钧本人也将出任太合音乐首席架构官(CSO)。

“我先要声明,我加入太合音乐是以管理层的身份,并不是以歌手身份。”采访伊始,郑钧就主动声明,因为大众对他最普遍的认知是一位音乐人,但这次他要做的是一款音乐APP,郑钧显然想把两个身份分清楚。

表明身份后,郑钧又开始聊起了他做合音量的初衷。“我之前曾经加入过两家大的唱片,了解这个行业,也深知其中的弊端。互联网普及后,传统唱片工业瞬间崩溃,这艘船沉没了,有些人不愿意接受。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互联网的新环境中造一艘新船呢?

郑钧:老船已经沉了,我想造一艘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5年5月28日,郑钧宣布“合音量”正式上线,并启动全民合写一首歌活动。)

郑钧所说的“沉没”是指传统唱片业的崩溃。过去十年来,互联网以摧枯拉朽之势推倒了各种唱片公司,而实体唱片销量的“大跳水”也让业内反复唱衰“唱片已死”。

可是,新观从郑钧的言谈中,可以感受到,他所看到的并不是“死”,而是“生”,是互联网所带来的生产工具、传播渠道和消费模式的“创新”。作为一位有着多年传统唱片业从业经验的歌手,他对于音乐人在传统产业形态下所受到的不公平对待深有体会。所以,相比于缅怀旧体制,他更愿意拥抱互联网。

互联网对于音乐人绝对是空前机遇,它废除所谓剥削模式,音乐人有机会成为自己的主人。

“寒风中开不出玫瑰花”

郑钧从业20余年,即使90年代没有完全拿到所有唱片版税,但肯定获得了当时唱片销售市场火热带来的红利。然而在十年前实体唱片工业崩溃的阵痛中,郑钧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他正确意识到互联网本身没有问题,甚至更有利于音乐人,只是我们需要新模式。

“这个产品我思考至少六年了,为什么在2014年才开动,是因为我觉得技术水平和手机交互功能成熟了。”这使我们不得不佩服郑钧对互联网的深度认知。他调侃自己身上的理工男气质多少会让他迅速理解互联网产业,但我敢肯定,更重要还是他的认真态度和学习精神。

反正,他不是来玩的。

“多少轮融资,何时上市对我的吸引力不大,我的目标是把这件事情做成,合音量的价值是服务音乐人,只有年轻的音乐人享受服务无后顾之忧,才能使行业更好发展。寒风中开不出玫瑰花,我们要给花温暖的环境。

郑钧对于近些年乐迷对没有好作品的抱怨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划时代的人物依旧有可能出现,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土壤。90年代中国流行音乐的兴盛,郑钧是见证人及参与者,他觉得那个年代佳作辈出主要是音乐人状态比较放松,没有当下音乐人面对的诸多压力与问题。

总是要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郑钧拿出的是“合音量”。作为一个“众创概念”的产品,合音量正在尝试为音乐人打造一种新的生产工具,并提供各种配套服务。

郑钧:老船已经沉了,我想造一艘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合音量3.0)

我们甚至为音乐人准备了法务团队,为每一位在合音量发表作品的音乐人提供版权法律服务,音乐人不必单打独斗,我们可以成为用户的娘家人、工会。”郑钧强调。

不单单是合音量,为音乐人服务今后将逐渐成为音乐机构与音乐人合作的基恩要求,服务产品开发也将为行业主流。太合音乐选择了合音量这件事上,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太合音乐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面对新的市场形态,传统的音乐公司都在想办法转型,其中太合音乐可能是变化最大的一个在合并了百度音乐之后,太和与郑钧的合作可以视为其在互联网之路上的深入。

“太合音乐钱总与我是老朋友,在合音量制作初期就像我抛出过橄榄枝,只不过那时候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没有答应。随着合音量A轮融资成功和百度音乐加入太合音乐,我决定接受邀请。”在聊到为什么选择与太合音乐的合作时,郑钧表示。

郑钧:老船已经沉了,我想造一艘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6年1月28号的发布会上,太合音乐CEO钱总现场通过平板电脑和郑钧隔空互动)

太合音乐之所以多次邀请郑钧及合音量加入,业界很容易看出原因,因为合音量作为一款互联网众创音乐产品,拥有强大的资源发觉与整合能力,可从源头发现资源,属于产业的上游。而太合音乐收购百度音乐之后,已经具备了产业中下游的资源优势,合音量的加入让太合音乐涉足了音乐产业的每一个链条。

所以,郑钧说,“太合音乐兼具了唱片公司和互联网平台的优势,为合音量实现产品想法提供了可能性。”百度音乐的宣传资源、平台优势,以及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太合麦田、大石音乐、海蝶音乐则在版权营销方面的不凡实力,将为合音量更多资源来服务音乐人,双方的一拍即合便不难解释了。

一个细节,郑钧手机壳上印着一只可爱的狗狗,向他本人询问得知是他参与编剧制作的动漫电影《摇滚藏獒》的主角形象。从这件事能看出,郑钧虽然一直在尝试音乐之外的行业,但是他从不是以玩票儿心态做事,相反他执着于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仅凭借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对合音量的未来发展充满期待。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