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论以上哪个使命,都是教育意义大于音乐成品。艺术是有门槛的,也是需要天赋的。套用劲酒的那句广告语:天赋虽好,请勿迷信。

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朱尔摩斯

梁欢那部讲述式电影的《音乐的秘密》在某些程度上为大众解释了幕后音乐人的价值和分工,但是碍于电影本身的篇幅以及这部电影的抽象性,它仍然无法让人切身的体会到这些分工所带来的作品变化,甚至很多刚刚步入音乐领域的新人也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什么是制作,什么是编曲,什么是混音,所以有不少人看这部电影也更像是梁欢自己的形象片。“混”出名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为新人们解释“混音师”和“母带制作”的价值,让这个被媒体捧称为“人人都可以做音乐”的年代做些专业的纠正: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

性手枪根本不是一帮乱弹琴的青年

我经常把“幕后圈”的作用比喻为幕后音乐人的淘宝商城,他集合了大量的幕后人员并且可以为台前的歌手定制和选配合理的幕后制作团队。“幕后圈”和“豆瓣音乐人”的这个合作并不会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都争相讨论的话题,它依然会遵循音乐领域的传播规律:小众影响大众。就像前文说到的那句话“人人都可以做音乐”,我一直非常好奇这句话到底是谁先说出来的,我记得第一次在一本美国杂志上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智商,如果人人都可以做音乐,为什么我依然弹不了一首完整的张洪量版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被所有人误解的性手枪胡乱弹琴,真的是这样吗?

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你难道真的相信几个狗屁不懂的小青年可以震颤世界?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请教过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他们的回答是这样的:

  • 英国人:让他去听听Glen的贝斯!他们都是天分极好的音乐人。
  • 德国人:这话谁说的?!那你去瞎弹一首试试。
  • 美国人:技巧不是最好的,但是也绝对是好的。
  • 法国人:我在法国从来没听到人这样说过性手枪。

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Sonic Youth

乐队音速青年让DIY这个词汇被放大为“自给自足”,但我相信美国媒体做了误导,它应该理解为“自我把控”,我很认同混音师周天澈对DIY的理解:DIY更多体现在音乐人对创作和编曲的能力,除了这两个具有极强主观意识的方面外,后期的部分则更多的是一种客观技能。就比如说,舒马赫也可以自己修理自己的赛车,但是在赛道上的时候,他不可能具有那么快速的能力在极其短促的时间内更换轮胎零件和排除故障,所以他需要那么多的技师。

知乎上有一个问答叫做《中国大多数那些没有成名的音乐人是如何做音乐的?》,大部分的答主都在强调专业的意义,科技所带来的并不应该是降低了音乐的幕后门槛。所以,请相信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做的。无论是写歌,创作,还是后期制作,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是可以在没有任何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就能够做得令人满意。

 

情怀不是一切,但可以推动教育

在体育训练中,为什么教练都愿意教授零基础的学生,并且初学年纪以5岁为宜,因为零基础意味着没有坏毛病;年纪小是因为可以在入门时就建立专业的意识,纠正错误永远比学习新事物更困难。在音乐领域,这个道理是完全通行的。“幕后圈”和“豆瓣音乐人”的这个项目确切地说是个教育项目,教育是任何一个行业的根本,尤其对于那些刚刚入行的音乐人,让他们得以有机会接触这些混音师并体验混音所带来的不一样效果,在未来的某天他们一定会感谢这个入行前的教育。

所有正在入行的音乐人都应该无比感谢这个时代,这是一个比任何时代都开放的时代,因为科技,它让所有的制作可以集约成为家庭制作;因为互联网的发达,它让任何人都可以听到他们想要的作品,并且可以广泛学习。但这也是一个比任何时代都不易成名的年代,因为资讯的过于发达,分散了人的注意力,所以时代对音乐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幕后圈的淘宝作用让6位中国目前一线的混音师组成为一支团队,豆瓣音乐人则扮演了一个甄选的平台,这是两个极其合理的平台搭配。前者专注于音乐的专业引导(虽然小众,但极其必要),豆瓣音乐人这几年的表现有目共睹,在自主平台上先后培养了年度奖项阿比鹿,还在去年启动了自己的独立厂牌,在这个IP商业大战的大环境下,还在做着这样的事,容我词穷只能用“有情怀”来形容。

音乐教育需要使命感

音乐当然是艺术,艺术讲求的是天赋,但并不意味着艺术等同于天赋。有天赋而没有专业的技能并不能诞生一个好的艺术。幕后圈和豆瓣音乐人的“混”出名堂需要给所有的参与者解释这个问题,这是它的第一个使命。不可以把这个项目理解为一个艺术项目,它是一个专业的技能训练,而且必须让所有的被甄选者知道缩混和母带制作前后的区别。教育不是房地产,所以不会马上就能成为一个著名的案例或者有个10倍的增值,但我愿意相信这是两个具有使命感的团队在做的事。

音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又不得不回到梁欢的那部电影上,所有的受访人都在强调尊重,这是一个很难用一个篇幅说得完的故事。在绝大部分歌迷眼中,音乐只属于台前的歌手,并不知道音乐的背后。所以我在想,“混出名堂”应该也具有一个这样的属性:让这6位参与的混音师代替所有幕后同行告知所有歌曲参选人幕后的重要性。这是它的第二个使命。

无论以上哪个使命,都是教育意义大于音乐成品。艺术是有门槛的,也是需要天赋的。套用劲酒的那句广告语:天赋虽好,请勿迷信。

非原创文章不代表新音乐产业观察观点和态度,发布仅为信息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