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乐队来说,现场不仅仅是收入来源,也是积累铁粉和专辑宣传的重要一环,甚至可以说是乐队生态的核心部件。少了这一环,对于乐队的运营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互联网平台,在考虑“点亮”现场的时候,就必须得…
听众的期许,无非是想听到更多好歌被传播开来。音乐人的需求,无非是自己的音乐能够获得传播,找到知音。我们也愿意相信,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如容祖儿歌里唱的那样,“明日恩典”并不远。
通过TME强大的内容运营能力和宣发能力,以及让优质内容发挥长尾价值的能力,让音乐公司拥有全景式、立体化、多渠道的互动场景。
既然已具备基因,QQ音乐自然就顺应大势,围绕自身“Z世代”的主流用户,打造一个更直观体现QQ音乐潮流、年轻的特色差异标签。扑通社区只是迈出了尝试的第一步。
这次国风音乐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单纯聚焦在国风音乐的受众相对有限,让更多形式的国风素材得到曝光,通过网友的热情参与、与国风之外的跨界联动,能让国风音乐面向更大的受众群,引发并培育兴趣。百花齐放的快手中国…
独立不是孤立,追求个性不等于自绝于孤岛,只不过,相比主流艺人,独立音乐人在市场上单兵作战能力较弱,比较需要跨平台、跨厂牌的合作,需要更精细化、专业化的运营,需要平台和服务商本着更好为音乐人服务的原则去…
抖音的可视化音乐宣发逐渐构建起一条完整的传播体系。随着这种模式输出爆款的可能性频频被验证,其意义不仅是带红某一首歌,更在于让整个行业拥有了一个比传统渠道效率更高、效果更好的宣发途径。
因为“周杰伦”三个字的影响力,在上一个十年里,杰威尔的选择对互联网音乐产生过一些巨大的影响,毫不夸张的说,在中国互联网音乐正版化的发展进程中,周杰伦和杰威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依托于互联网式的开源合作,无论是线下的Live house、技术团队、摄影视觉等,还是线上的8亿云村村民,都被纳入到点亮现场行动的整个生态中来。
发展到现在,TME最强大的对手,主要还是自己。如果想要如集团CEO彭迦信先生所言,“探索音频娱乐领域的新蓝海”,TME势必要在巩固自身生态的同时,实现新的突破。
一个新的模式的建立,也需要不断的尝试和累积,以及合适的时机。各音乐、视频平台创造内容,微博发挥传播的特长,双方联合更可以使好的内容得以最大化传播。
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之大,使得OST歌曲大幅度萎缩,但也正因如此,市场对OST歌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再是“流量歌手”瞎点兵,就能把一首歌唱红。
TME特别企划「返场」也在迭代中,也会升级数据、技术和资源的多元化整合,推动行业的创新,再造出更多经典作品的新价值。
TME正努力在音乐与游戏、音乐与影视等文化娱乐产业之间搭建起一条能够连接音乐人、音乐作品、IP价值及商业化能力的通道,致力于产出高品质音乐作品,找到音乐跨界的更多可能。
早前《野狼DISCO》的侵权纠纷,让很多圈外的朋友也知道了beatmaker的存在。本文作者通过跟一位国内的beatmaker交谈,为我们捋出了一些beatmaker的生存之道。
此次发布“爱唱者招集令”,抖音同样提供了大量扶持奖励。从4月28日到5月24日,参与者只要注册成为抖音音乐人,上传一首原创音乐或者已获授权的翻唱、remix作品,即可选择参加“爱唱者招集令”活动。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