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长远的目标,椅子的梦想是像保罗麦卡特尼那样把创作延续到70、80岁,一直追逐更好的作品。以目前他们展现出的创作力而言,这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
人们似乎更能理解一种循规蹈矩的人生状态,而对于未知事物则予以习惯性的否定,一如李星宇讲的旅行者三号的故事,无人理解、灰飞烟灭。
有人说郎朗是“这个星球上最受欢迎的钢琴家”,也有人斥责他“过于商业化”,是“赚钱机器”。对此,郎朗也曾有过解释,他说艺术本身就是商品。“全世界有几个古典音乐阵地是靠票房和政府支持能够解决问题的?纽约卡…
有趣的是,这样一支严谨得似乎缺乏综艺感的乐队,反而最终以他们的方式达成一条融入综艺的路径。综艺成了大众了解重塑的一张名片。
最终,基于过往欧美地区活动所积累的人气,以及松散、随意但是较为广泛的路人基本盘,加上防弹少年团最引以为傲死忠的粉丝,配合公司的营销策略,形成了强大动力,推动了《Dynamite》空降榜单冠军,创下历史…
《八佰》的配乐前后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于飞说,《八佰》最大的压力不是工作,而是亢奋。“每天做完音乐都是凌晨了,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收工以后根本睡不着。”这种全身心投入带来的效果,也出乎导演的意料。管虎…
 似乎是种巧合,无论是初赛的《在你左右》中的兄弟情,还是改编赛的《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中的母子情,本季《乐队的夏天》中身形和音乐最偏硬朗的左右乐队,在舞台上却一再表现出感性的一面。也许正像乐队所说,仅…
7月31日是张克帆的生日,出生于1972年7月31日的他,对于当下的年轻听众来说,或许已经是一位陌生的“前浪”,然而,读完这篇专访,我们能感受到,梦想并不分年龄,而且,“前浪”们所经历过的一切,对于“…
乐队本意也就是让综艺的观众们意识到有这样一种音乐的存在。从第一轮明显感觉大家特别不适应,到第二轮包括周迅在内表示更理解乐队的音乐,Carsick Cars《乐队的夏天》之旅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乐队完…
乐队一直在做新的东西,也积累了很多不一样风格的音乐作品,但觉得不够成熟,一直没有发布。《乐队的夏天》无疑是乐队命运的一次转机,至于怎么继续把握这次机遇,成员都保持谨慎的态度。
今年一月的乐夏寻星计划总决赛,是超级斩第一次来北京演出,他们甚至都不确定北京真的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此前,这支新乐队通过网上报名,经过了线上线下一轮轮甄选进入决赛,已远超出自己的预期。
从柳州到北京,再到法国,丁可的漂泊之旅像是瓦格纳笔下《漂泊的荷兰人》。丁可告诉新观,他从小到大感受过非常多次所谓“异乡”的体验,而这些异乡的体验也带给他很强的适应能力和新的体验,地点的不断更换,会让他…
对于福禄寿来说,每一首歌如同是系列电影中的一部,是星云中的一颗。最终她们想要的是用自己的作品构造出整个“福禄寿宇宙”。而她们自己则做三个胆小鬼,藏在这个宇宙的后面。
希望随着经济的发展和音乐教育的普及,在中国的大城市,像号外这样的乐队会越来越多:玩乐队是他们工作之外的另外一个生活方式,是年轻人们认清社会现实后依旧选择坚持梦想和自身价值的方式。
  ​作者 | Chelsea 7月30日,李荣浩新专辑《麻雀》发行,旋即在豆瓣上被超过50%的用户打了1分。目前平均分只有3.2分。 然而,这似乎已经成为常态了。 7月8日,李荣浩的新单曲…
音乐之路道阻且长,几年来的起落,早把耿斯汉历练得很淡定。比起一夜成名的风光,他更想看到自己走得更久更远。只有一点始终未变。当别人问他:“你算是流行歌手吗?”他会说:“不,我是摇滚歌手。”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