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行业的规则需要不断地被触碰和创造,不管李志的“上山下乡”能不能帮独立音乐走出北上广,但独立音乐的“新革命”已经开始。
近期,网易云音乐终于面向所有音乐人开放了赞赏功能的 申请。从去年9月首批受益的李志、谢春花、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等13位音乐人到全面开放,在新观看来,这不仅是致力于扶持独立音乐人的“石头计划”全面落 地…
随着制作工具的不断进步,随着市场竞争促使个体生产者逐渐具备产品意识,加强品控,制作水平会逐渐回升。
“零八改革”即将十周年之际,格莱美可能需要一次新的征程。未来,像阿黛尔这样的传统模式巨星会越来越少,如果要保持收视率,格莱 美势必要再一次大动干戈,全面转向互联网模式。
版权尘埃落定,且看直播如何?初步奠定市场领跑地位的腾讯视频在2017年如何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其他平台又将如何突破大腾讯的围堵,新的一年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也许我们说音乐消费的更新换代已经基本完成过于浮夸和不严谨,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看 来,数字专辑/单曲已经逐渐培养起了互联网用户的音乐消费习惯。
薛之谦的案例,绝对不是音乐自媒体化或者歌手段子手化可以解释。是前期孵化之后,艺人二次孵化,加上各方资源合力的结果。
无论是传统的唱片业也好,还是音乐流主导的互联网音乐也罢,归根到底都需要优质的内容供给来推动消费。
总 的说来,“春晚”作为一个具有特殊背景和价值的文化符号,其在不同阶段对于流行音乐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一方面,这种影响随着渠道的碎片化逐渐减弱,但同 时,又因为春晚的优势而能维持在较高的水平。
未来音乐消费规模化可以拓展到分众市场,而不再局限于主流的头部。而在未来一年里,市场上表现突出的头部艺人(无论是大头还是小头),我们预计仍然将主要在流行、民谣和舞曲这三个领域中诞生。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