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四大合作,网易云音乐不但在曲库上获得扩充,还在全球范围内具有了强大的宣发能力,随着原创内容制作的陆续展开,不久的将来,我们相信,网易云音乐将在自制内容和原创音乐扶持上全面开花结果。
经过过去半年的运营,“微博”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楚了,就是要打造一个微博自己的音乐生态,把微博上的各种音乐资源有机整合起来,让音乐内容生产者(音乐人)、音乐内容经营者(音乐机构)、音乐内容的消费者(粉丝)…
截至2016年底,星球发行系统已接入全球音乐发行渠道超过150个,发行触达乐迷超过16亿人,发行音乐播放超过30亿次。
TME的产业布局已经成形,多项计划正在孵化,2018音乐内容还能有怎样的新玩法?优秀的互联网音乐产品如何为优质的音乐内容赋予能量?跟随TME的巨人步伐,我们拭目以待。
网易云音乐宣布跟台湾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KKBOX战略合作,打造最大的华语音乐宣传平台,其中短视频将是重要一环。
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要成功推广一种音乐可能需要付出比欧美更多的努力。
对于酷狗来说,“直播卖专辑”(已经后续的类似尝试)一旦走通,就意味着“直播>造星>消费”彻底打通,一个全新的音乐消费生态也就水落石出了。
创新的音乐形式与创新的音乐载体,完全可以激活年轻群体沉睡的味蕾。
若干年前,李宇春唱过一首名叫《下个,路口,见》的歌曲。李宇春的这张《流行》,显然就是与你相约在下一个流行的,路口,见!
互联网公司现在做的事情主要是秉承传统音乐行业思维,用互联网手段解决传统行业的问题,但这样一来就很难打破窠臼去建立新的音乐消费场景——这可能是互联网音乐如果想要收入规模增长更需要去完成的任务。
亚洲星光所推动的演唱会场景革命,是沿着这一个路径进行的:第一步,用演唱会连接用户,建构IP,第二步,用IP来连接不同客户,形成一个多维立体的关系。
​人民网日前发布评论文章《变革的四年:腾讯引领中国音乐“文化自信”》,讲述了自2013年-2017年,在中国音乐市场正版化、转授权、用户付费、构建数字音乐生态的进程中,腾讯在多方面的行业引领作用。
《天籁之战》最大的特色,无疑是实现能唱、会唱、敢唱的民间素人歌者向华语乐坛明星唱将发起挑战。在这档节目中,素人不再是被评审高高在上审视的对象,而是和明星同场竞技的对手。而新一季的《天籁之战》很快就让我…
对于艺人和他们的幕后团队来说,在这个时代经营官网,真的需要让自己成为“产品经理”,或者真的需要专业的产品经理,把粉丝当作互联网用户看待。
投资内容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就像是一次“赌博”,赌的不只是中国音乐的明天会更好,也是押宝自己的体验优势,相信用户,相信未来。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腾讯视频LiveMusic在平台资源配置、大数据分析、产品架构、社交功能和人群精准定位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将为二次元文化的“破壁“创造最好的条件,帮助二次元IP实现更大价值的发挥。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