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合音量所谓的一亿二千万可能是个商业的噱头,或者说是郑钧的情怀支撑着他想为音乐人做些事情,情怀可以支持,有些东西还是落在实处更好些。
过去两年,是票务服务飞速发展的两年,传统票务大户的转型,移动票务服务的崛起,音乐公司的介入,等等,让整个票务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下面这篇读者来稿全面总结了当下国内音乐现场票务平台的三大模式和一些后起之秀…
当张斗喊出的“中国音乐终将赶超日本”、“鹿晗的专辑销量将超过泰勒斯威夫特” 时,这样的豪言壮语究竟是“大跃进”式的空想口号,还是终究会将梦想照进现实,让专辑榜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强心针?
从招聘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有音乐IP内容制作的相关描述,这表明在泛娱乐时代,唱吧也不甘落后,正在加紧泛娱乐领域的布局。
随着A&R效率的提高,音乐公司的生产力也将获得解放,业内长久以来抱怨的新人新作匮乏也将因此得到解决。可以想象,在一个新人辈出的年代,音乐行业无疑将会以一种新的姿态重拾昔日荣耀。
数字专辑付费的局面将会逐渐趋向稳定,资源和渠道的配合也越来越成熟,各大平台也在想方设法的为合作伙伴创造条件来尽可能多地实现版权内容收入。
端一杯咖啡,打开一本好书,伴着黑胶唱机的温暖乐音,在洒满阳光的房间,度过一个闲适的午后……这大概是世界上所有的文艺青年都会向往的生活。不过现在,听黑胶唱片已不仅仅是文青们的特权。
唱片公司(此处专指唱片的制作发行部门)的市场在变小,版权代理公司的市场在变大。这一结构性的调整是由于互联网音乐时代的两点变化带来的。
为什么有了VIP还要搞出一个音乐包呢?用户既然买了VIP包月,为什么不能享受付费音乐,还要另外付费开通一个音乐包呢?
高晓松说三年内做出一个世界级的音乐机构,我个人认为,未来三年,在中国,靠卖手机卖出一个世界级音乐机构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