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大半年,应该算得上是国内互联网音乐行业历史上最热闹、也是变局最多的一段时间。 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颁布“最严版权令”以来,整个音乐行业都陷入了以版权争夺为核心的血雨腥风中。 随着音乐版权价值…
“古风”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能如此悄然壮大?它会不会成为未来的主流?
在各大搜索引擎用“白金唱片”或“白金专辑”搜相关新闻,你会发现,2010-2015年这五年间,“白金唱片”或“白金专辑”出现的频次还不如过去这一年多。
国内外歌手正在掀起一股“自(创)救(业)”潮。国外有尼尔·杨、Imogen Heap,香港有林一峰、方大同,内地有汪峰、郑钧,等等。音乐行业全身都是“痛点”,歌手们抓“痛点”抓得都挺准的,他们的“自(…
经过仔细研究,我们认为黎明这次的社会化运营,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其中有一些经验非常值得学习。
早前新观曾经提到,技术进步在音乐现场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最近我们又搜集到一些新的案例,从宣传、购票到现场表演,不一而足。
分享一则旧闻,上个月底Pandora更换CEO,Brian McAndrews离职,取代他的是Tim Westergren,Pandora的创始人之一。
未来五年内,我们很可能迎来一次新的“乐团大爆炸”,华语乐坛新的“摇滚天团”很可能由此诞生,而“滚石原创乐团大赛”也许将是这一切的开始。
《我是歌手》决赛上,老狼、高峰一帮所谓“摇滚老炮儿”合唱一曲《礼物》把“车祸现场”的终极奥义赤裸裸地呈现给观众,当年嘲笑流行音乐的“我最摇摆”姿态到如今换来唏嘘一片。这个凡事讲求情怀的时代,确是负了些…
我一直以为合音量所谓的一亿二千万可能是个商业的噱头,或者说是郑钧的情怀支撑着他想为音乐人做些事情,情怀可以支持,有些东西还是落在实处更好些。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