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未来五年内,我们很可能迎来一次新的“乐团大爆炸”,华语乐坛新的“摇滚天团”很可能由此诞生,而“滚石原创乐团大赛”也许将是这一切的开始。

滚石能掀起“第三次乐团浪潮”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滚石创造了华语音乐史上最辉煌的两大“乐团时代”。

第一个是在25年前的内地,从黑豹、唐朝到超载、地下婴儿,中国摇滚史上绝无仅有的“黄金时代”,直到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在主流语境内被津津乐道;第二个是15年前的台湾,五月天呼风唤雨,逐渐成长为“亚洲天团”。不管你喜不喜欢,五月天都为华人乐团开创了一种商业模式,让乐团除了“死磕”也看到了更多可能性。

国摇也好,天团也罢,背后都离不开“滚石”这只看不见的手。当年滚石派张培仁携“魔岩”杀入内地,一手撑开了“新音乐的春天”,后来又成功的企划出代表“台湾Band Sound新波澜”的五月天,把地下乐团带上了主流台面,这一切,除了运气,更多靠的是专业的运作。

过去五年来,华语音乐的重心逐渐向内地转移,“滚石”也凭借极具前瞻性的“中央车站”展演中心开始构建其新的音乐生态系统——在与阿里音乐成功举办了“原创歌手大赛”之后,“滚石”把目标瞄准了“乐团”,看起来,在卧薪尝胆多年之后,“滚石”又要开始行动了。

滚石能掀起“第三次乐团浪潮”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没有市场就做出一个市场来!”

“没有市场就做出一个市场来!”也不知道当年张培仁最初带着“魔岩”杀到内地来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如传闻所说喊过如此豪言壮语,但在20年前,滚石真的在内地做出了一个市场,史称“新音乐春天”。我们现在熟知的很多“大神”,比如“魔岩三杰”、超载、王勇等,都是从那个“春天”里走出来的。

在那个“春天”之前,黑豹和唐朝乐队已经通过滚石的运作,取得卓越成绩,在那个春天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滚石从内地战略收缩,最后一次发行内地乐队的专辑似乎是地下婴儿的《觉醒》(1998年)。之后,伴随着唱片业的大崩盘,中国摇滚市场也进入了“寒冬”。

“滚石”淡出内地摇滚圈的同时,也开始着手再做出一个新的市场,那就是五月天为代表的台湾学生乐团。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台湾地下乐团风起云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董事长、乱弹、脱拉库等都是那会儿成军的。借由滚石的企划推广,五月天脱颖而出,并成为台湾乃至整个华语乐坛历史上最成功的乐团之一。

五月天的“出头”,也为苏打绿等后辈杀出了一条路,让“乐团”真正成为一门“生意”。摇滚乐迷总是喜欢鄙视“生意”这两个字,但过去50年来,欧美音乐工业把“乐团”这门生意做得花样百出,从Beatles到Coldplay,推动乐团长盛不衰的真正动力,正是“生意”二字——通过专业的精耕细作,来推动一支乐团甚至一个市场的成长,这也是“滚石”已经证明过的能力和价值。

“青黄不接”的华语乐团

转眼间,五月天成军19年了。过去19年来,五月天的歌迷欣喜地看着五月天从一个学生乐团成长成了一支亚洲天团,与此同时,华语的乐团却陷入“青黄不接”。

在台湾,五月天之后冒出了苏打绿,但苏打绿也出道11年有余了,再无更年轻一代乐团接茬;在内地,虽然乐队多如牛毛,但普遍缺乏专业的运营,这些年乐队里唯一的成功案例可能只有逃跑计划了;香港就更不用说了,Beyond之后主流市场就再没出现过像样的乐队。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整个华语音乐生态的“重置”:一方面,传统唱片公司式微,企制宣能力大不如前,很难推陈出新;另一方面,互联网虽然降低了制作和宣发门槛,让一支学生乐团也能自己制作并发行唱片,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独立乐团”,但因为渠道价值的不断稀释,新的乐团越来越容易被各种话题给淹没,越来越难被大众认知——虾米音乐人和StreetVoice上那么多乐团,你要怎么挑?

实际上,过去十年来是两岸三地乐团交流最频繁的十年。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台湾年轻乐团跑到内地来巡演,内地乐队去台湾演出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香港也涌现出了一些年轻的新团,也积极在展开两岸三地的巡演。只不过,这些交流因为大多处于半专业半业余的阶段,很多人仅仅是出于个人兴趣做事,所以,扩展空间非常有限。

滚石能掀起“第三次乐团浪潮”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三次乐团浪潮”还有多远?

一切的条件都在酝酿“黑唐”(黑豹、唐朝)和五月天之后的“第三次乐团浪潮”。这次乐团浪潮,将会以内地市场为中心,辐射到所有华人地区。“苗头”已经有一点了,比如万能青年旅店在台湾已经火得一塌糊涂。但是,这个市场,仍然有待滚石这样的专业团队去助推、去点燃。

年初,新音乐产业观察做过一篇报道,介绍过一个叫“超级学校霸王”的个人演出团队,这个团队专门组织学生乐队到Livehouse里演出。这样的例子,在内地还有不少。过去五年来,内地出现了不少推广学生乐队的个人和团队。

这一切,得益于Livehouse(展演空间)在内地的蓬勃发展。虽然,2015年,一些老Livehouse相继碰壁,但新的Livehouse却遍地开花。以北京为例,2015年以来,新开的Livehouse就有Modernsky Lab、东区故事D∙Live、来福音乐现场等多家,不完全统计,去年全国新开的Livehouse超过30家。

Livehouse的“遍地开花”给乐团/乐队的提供了土壤,“滚石”的“中央车站”也是其中之一。“中央车站”的最初规划,应该就是未来天团的起点之一,从众多的表演者中挑出佼佼者进行培养,输送到市场上去接受消费者检验。不过,在此之前,“中央车站”更重要的任务,是帮“滚石”和内地年轻人搭建一个桥梁和一个沟通管道,让“滚石”透过这个管道能更了解内地年轻人。

滚石能掀起“第三次乐团浪潮”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去年年底,滚石原创歌手大赛落幕,郁可唯为获奖歌手颁奖)

滚石能掀起“第三次乐团浪潮”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老段”亲自为滚石原创歌手大赛担任评委)

另一方面,内地的年轻人也需要“滚石”这样一个团队来提供专业的“服务”。因为传统唱片业时代的缺失,内地乐队在企划、宣传和制作上普遍显得“业余”,而这些恰恰是滚石的优势。这次举办“原创乐团大赛”,对于滚石来说,将是一次很好的契机,把自己抛到更广阔的空间里去与年轻一代的乐团交流和勾兑,建立良好的互动,储备人才,为“第三次乐团浪潮”打下坚实的基础。

未来五年内,我们很可能迎来一次新的“乐团大爆炸”,华语乐坛新的“摇滚天团”很可能由此诞生,而“滚石原创乐团大赛”也许将是这一切的开始。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专辑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