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九零后音乐人似乎没那么想红,而是更希望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并从中获得满足。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

我常常会在微信朋友圈里推荐一些自己喜欢的唱片。不久前,我刚推荐完一张唱片,就有朋友留言说,吴莫愁新专辑不错。为了证明这事儿是真的,我决定曝光他。他叫杀死明天,是电子乐队CNdY的成员,他说的专辑是吴莫愁和虾米音乐人合作的“90后力量”专辑《90》。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一张专辑,不如说是一次好玩的互动音乐创作实验,而实验的结果是,我们重新发现了“九零后音乐”。

一条正确的路

“九零后音乐”把我“困扰”了多年——我特别好奇,九零后能把音乐做成什么样?因为作为一个八零后,我非常看好九零后一代。相比夹缝中成长的八零后,九零后是真正在蜜罐中长大的一代人,他们享受着改革开放的硕果,在互联网浪潮中乘风破浪,掌握着前所未有的信息量,视野也前所未有的开阔,作为无忧无虑的一代人,他们有太多机会去尝试、去创造。

不过,当我试图以传统的模式去“发现”九零后音乐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挫败感。台面上的艺人更多是符号化的,他们龇牙咧嘴、奇装异服、哗众取宠,却可能是老一代人以自己的标准企划出来的,还有一些九零后,仍然延续着八五后“山寨周杰伦”的路子,曲里行间浸透着劣质中国风的酸腐。这些歌手当然是九零后的一部分,但是如果由他们来代表九零后,那大概很多九零后会不乐意吧。

实际上,根据各种九零后相关调查,我们可以看到,九零后是有史以来最难以被代表的一代。我们可以帮他们归纳出个性独立、崇尚兴趣、行动力强等群体共性,却很难以某一个人、某一类音乐来作为代表。九零后太自我、太独立了、太在乎个人兴趣,加上媒介严重的碎片化,所以这一代人身上注定很难再现“集体狂欢”的盛况,取而代之的是基于共同兴趣爱好的小圈子内的躁动。而且,九零后超强的行动力(其中一个原因是技术门槛的不断降低),让他们中的很多人更愿意去做一个创造者,而不是像之前的每一代人那样大多只是成为欣赏者。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片来自青年志《中国90后青年生活形态报告》(2013)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片来自易观智库《中国90后青年调查报告2014》

所以,就像九零后在其他领域的表现一样,音乐领域的九零后,也必然是行动派的。一方面这是九零后的特性,另一方面,也跟媒体变革带来的新生活方式有关。社交媒体时代,呈现在媒介上的生活是一个动态的、无缝的过程。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的解决个人表达欲和表现欲。这也让九零后成为最有表现欲的一代——对于九零后来说,创作可能只是一种个人表现,而未必是一次需要准备充足的艺术手段。只要有人为他们提供行动的平台、工具和空间,给他们多一点支持,他们自然会想方设法的行动起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我认为虾米跟吴莫愁合作的“九零后力量”项目算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

吴莫愁就应该这么干

说实话,《中国好声音》这么几届下来,只有吴莫愁是我唯一会时常主动去关注一下的“学员”。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符合我对于九零后女生的想象。当然,是以一个八零后大叔的标准去想象。她的团队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出道以来的表现,更像是一个符号化的九零后歌手。

尤其是唱片方面,比如《无所不在》,就有着一种违和感。大家再尽力去营造一个他们想象中的九零后怪咖,却因为无法填补的代沟而失之造作。我听《无所不在》的时候曾经想过,吴莫愁为什么不找一些同龄音乐怪咖一起合作呢?

九零后有太多音乐怪咖,他们遍布在网络的各个角落,他们醉心于自己的玩乐而与世无争,这其实也是九零后的一大特征。相比八零后,九零后音乐人似乎没那么想红,而是更希望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并从中获得满足。易观和青年志的调查都显示,兴趣对九零后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如下图)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上面的数据表明,兴趣对于90后来说很重要。
(图片来自易观智库《中国90后青年调查报告2014》)

而这样的九零后在虾米音乐人上太多太多了。去年年底,虾米音乐人和郑钧合作,搞混音征集,就不知道就哪里冒出了一大批的电音怪咖。以至于我看到页面下有网友留言说,“原来我们国家有这么牛逼的电子制作人。。”而这次,吴莫愁和虾米音乐人合作发现“九零后力量”,又出现了一批新鲜面孔。

其中我最喜欢的歌曲是热斑和吴莫愁合作的《想要什么样的爱》,虽然她只合勒个声,却合得如同画龙点睛。成立于2013年的热斑乐队在此之前,只有一张五首歌的EP,而且都是英文歌曲,《想要什么样的爱》是他们第一首正经的中文歌曲。而另一首好评如潮的《万夫莫敌 》,成熟的电音创作技巧让人不敢相信出创作者3ASiC竟然是92年生人。

听完吴莫愁跟90后怪咖们合作的九首歌,我最直接的感受是,“这就对了!”这些同辈才俊才是最适合吴莫愁的音乐伙伴,也只有那些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光怪陆离的节拍和律动,才能承载吴莫愁古灵精怪的演唱方式。

九零后的音乐时代才刚刚开始

我一直认为,虾米的“寻光计划”是中国互联网音乐史划时代的一个壮举,它全面推动了音乐平台介入上游内容生产的革命,而这一“革命”在对独立音乐爱得深沉的虾米诸君的运作下,又演变成了一次由表及里、由线上延展到线下的新音乐生产运动。

重新发现“九零后音乐”-新音乐产业观察

“90后力量”的视觉设计非常符合当下年轻人的特点

音乐平台应该有这一的胆识去关注所谓小众音乐,为音乐亚文化与主流文化,提供便利的条件。流行音乐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亚文化是音乐创新和发展的动力之源,而在中国,亚文化和主流文化之间的流动,在传统媒体层面上几乎被堵死,只有新媒体和互联网有能力承担相应的责任。

仔细观察这些参与“90后力量”的音乐人,你会发现,他们几乎都用英文名,都喜欢用英文创作(要么就干脆没歌词),他们在Facebook和SoundCloud做宣传和展示,在iTunes上售卖歌曲,可以说,他们代表的九零后中最国际化的一群人。这群人注定是音乐里的“小众”,他们大概也不care——3ASiC最新专辑播放页面上写着实体专辑已售罄字样,他大概已经很满足了。但是,这样的90后却值得音乐行业、音乐平台去care去扶持,为了给中国的音乐多一点活力、创造力和想象力。

九零后的音乐能量要远比想象的更强大。比如我前段时间随便翻了翻,就在虾米音乐人上翻出一个叫Shao Hao的独立音乐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九零后,但是音乐挺有趣的,把中国的传统音乐和西方的灵魂乐结合到一起。一个叫丹鹤子的九零后,用电音来为传统皮影戏配乐。还有啊,请注意,“95后”的窦靖童马上就要入场了。

这些才华横溢的九零后们,正在等待一次集体爆发的机会,一次类似“寻光计划”这样的机会。一旦爆发,那将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前所未有的内容革命,有望彻底扭转音乐创作青黄不接的颓势。但对于七零后、八零后音乐人来说,如果他们现在不加把劲儿,有可能会经历一次异常严峻的挑战,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最见多识广、最勇于创新、最just do it的一代人。

无论如何,属于九零后的音乐时代才刚刚开始。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