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Landr这个神器,虾米能否掀起一场新的革命?

landr_og_image

文 | 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说来惭愧,虽然从事音乐媒体多年,但直到两三年前,在自己办的一次沙龙上,才从知名录音师姜北生老师口中得知原来母带处理(Mastering)有多重要,也有多难。

另一位常年奋战在制作第一线的朋友,夏侯哲,告诉我说,国内的唱片,但凡重视点品质的,都是拿到国外去做母带处理,国内能做好母带处理的专业人才不多。

所以,每当你听到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有时候,问题就出在“母带处理”上。经由专业的母带处理,可以帮作品调整出最佳的品相,有些时候,不仅仅只是画龙点睛,甚至可以说是神来之笔。只是,对于势单力薄的独立音乐人来说,送作品去国外做后期有点奢侈了(最便宜也要将近千元人民币)。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可能便利地提高作品制作质量?虾米音乐人提供了一个选项,他们与国外在线母带处理服务平台Landr,为独立音乐人打造一个“云端后期工作室”。毫不夸张的说,这或许将掀起一场新的革命。

anyone+can+play+guitar+flattened+1000x667px

音乐的民主化

前段时间读到《彭博商业周刊》一则关于SoundCloud的报道,文中提到一个词,音乐生产的民主化。(the democratization of music-making)

如果说,过去20年来,音乐行业的“革命”在于音乐介质的变化所带来音乐传播渠道的变化,那么未来十年,生产方式的变化,或许将会带来一场新的革命——人人都是音乐生产者。

实际上,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40年前,朋克革命,音乐简单到只有三个和弦,人人都可以弹吉他。40年后,互联网的发展、软硬件技术的进步、以平板电脑为代表的新终端的发明,让音乐创作和传播的门口大大的降低,只要你想,就可以给自己出张唱片。

虾米音乐人有着上万的独立音乐人用户,而这一数字仍然在快速的增长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独立生产、自我经营,逐步瓦解了过去由精英把持的内容生产——“看门人”挑选并培养他们心中的好苗子投入市场,承担其中的风险,也享受最大的红利。

让更多人参与音乐,是虾米一直在做的事情,图为民谣女歌手吴佳琳在表演。

传统唱片业从一开始就是由精英构筑的行业,他们发现、录制和推销他们所喜爱的乡野、市井之声,这才慢慢有了一个行业。如今,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一切。

其实,从19世纪以来,音乐一直处在“民主化”的进程中。从宗教和宫廷逐步走向民间,又从爱迪生发明留声机并创新录音介质开始,经由大批量的复制,进入千家万户。

本雅明说,“艺术作品的可技术复制性改变着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而这在流行音乐领域表现得尤其明显。没有复制,就不会有唱片业。而唱片业发展了100年后,时代开始从人人都可以买唱片,变成人人都可以出唱片。

只是,人人都可以出唱片的“恶果”是,行业标准被不断拉低。

迷失的“行业标准”

记得,我曾经跟知名制作人方无形,在微博上有过一次讨论,他认为行业没有标准是个严重的问题,其表现在独立音乐作品的录音制作质量普遍不高,而我认为行业标准会随着新音乐产业的构筑逐渐恢复。

所谓行业标准,其实就是一个产品合格证明。而在录音领域,这是由制作人来监控,由母带师最后落实的。

要了解这点,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歌曲的制作过程。如下图:

finger-on-mixer-fader

准备:包括创作、排练等各种前期准备工作
分轨录音:人声、各种乐器等分别录在不同轨道上
叠录:也叫迭录或搭混,顾名思义,就是声音(轨)重叠,通常是为了强化声音效果。比如如果歌手的声音比较弱,可以借由叠录来加强。(也有牛人表示不屑叠录)
缩混:把各个音轨进行后期的效果处理,最终缩混导出一个完整的音乐文件。
母带处理:在缩混导出的文件基础上整体调整、润色,最后生产出用以复制生产的母盘,以此为基础再批量生产出市面上看到的唱片。

一般人可能不太能理解“母带处理”的重要性,曾经为姚贝娜、汪峰、秦海璐制作过歌曲或专辑的夏侯哲提到两个字,“标准”。也就是说,经由母带处理的作品,就等于是经过专业处理符合行业标准可以出厂的合格产品。

但是,绝大多数独立音乐人从不进行母带处理。“目前母带后期处理只是少数音乐精英才能负担得起的昂贵作业。而且对大多数人而言,母带后期处理的方法也太过复杂。”Land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帕斯卡·皮隆(Pascal Pilon)对《福布斯》如是说道。

这个情况在国内也是普遍存在的。夏侯哲制作的唱片,大多是送到美国著名的后期制作公司sterlingsound进行母带处理,这家公司是目前最大的母带处理公司,Katy Perry和Madonna等巨星的唱片都交由该公司处理,当然,价格也不菲。“通常预算5万以上的唱片会送过去。”夏侯哲补充。

1.pic

sterlingsound的官网上可以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

而更多的音乐人,少数会找到国内较好的母带师,也有些人会上淘宝找廉价的母带师,更多干脆就不处理了。“网络歌曲没有这需求。”夏侯哲说。

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为什么明显感觉到近年来在线听到的很多独立音乐人、网络歌手的作品录音品质不高。能拿出5万来做唱片的个人能有多少?

一次前所未有的“底层革命”

上文说了那么多“母带处理”,那么经过母带处理的作品和没处理过的作品差别能多大呢?我们可以通过下面这个视频感受一下。

说明:前33秒为处理前的音频,后33秒为处理后的音频。由于视频压缩的原因,音频质量可能会有损耗,建议点击阅读原文听原始音频

从上面这个视频可以听出,Landr处理前和处理后的音频有非常明显的区别。处理后的音频无论音量、音色和饱满度都有不少提高。

“行业标准”是必须要坚持的,这样才能保证整行业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发展。从大家都送唱片去美国做后期就可以看出,为什么美国音乐行业虽然也遭受互联网冲击,但制作水准仍然能保持,毕竟人家的“专业度”就摆在那而。

互联网带来的问题完全可以靠技术进步来解决。Landr就是这样一个由技术进步提供的解决方案。虽然,从网上的评论看,不少有条件音乐人仍然更相信人肉后期,但是,对于更多只能自力更生的草根音乐人来说,Landr足够可以帮他们把作品制作质量提高一个台阶。

而且,随着Landr的不断升级,它的处理能力也会更加强大,这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肯定是个利好。

更重要的是,在传统唱片公司产能严重下降、音乐平台只能哄抢存量版权的当下,借由技术来提高个体生产的能力是一条必由之路。虾米的胆识便在于此。这次与Landr合作,无疑将有助于进一步刺激其已经被“寻光计划”证明了的内在活性,让更多个体参与到内容生产里来,充分表现音乐民主化的力量。

这就是我所说的“底层革命”,一场前所未有的生产方式革新,一场由技术助动的自我价值释放,一场颠覆传统唱片业生产方式的“狂欢”,“在狂欢中所有的人都是积极的参加者, 所有的人都参与狂欢戏的演出。”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