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贤江

唱片公司对于“技术”的敬而远之让他们面对iTunes等IT巨头正在渐渐失去音乐的主控权,而事到如今,当人们谈论“音乐的未来”的时候,会发现话题的核心其实是“数字音乐的未来”。

生活方式的革命

作为“听磁带入门,买CD长大,直接面对MP3冲击,持IPOD过日子”的一代,我丝毫不怀疑“数字流”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欣赏音乐的方式。而且,数字音乐革命显然比留声机发明之后的任何介质革命都更猛烈更颠覆,转筒、密纹、磁带、CD都还是实体范畴,到数字流时代,音乐彻底虚拟化了。

彻底虚拟化的结果是,人们获取和欣赏音乐这种生活方式也随之“数字化”:听的是数字流,逛的是网站,在线支付和交流,这过程中我完全可以不跟任何“实体”发生关系——除了电脑或手机。跟留声机的发明一样,数字流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代人的生活方式。

何况,这仅仅只是开始。随着“云时代”的到来,我们将可以随心所欲地通过各种播放器随意播放存放在云端的各种音乐,不久的将来,连“下载”都会变成一件很OUT的事。

比如,我的一位朋友不久前装了QQ音乐的APP后就迫不及待的发了条微博@我表达了自己的惊喜,他后来告诉我,在那之后,他把电脑里iTunes保存的唱片都删了。“有APP就够了。”他说。

协作,而非控制

生活方式的根本性变化必然促使产业随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由于数字流获取的便利性(尤其是进入所谓“云时代”后),加上网络资源的极大丰富,数字时代的音乐市场一定是去中心化的、分众化的,需要音乐产品的经营者能对市场变化做出更快更及时的反馈,需要顾及更细分更个性化的市场,而这些恰恰是以资源相对集中、高成本、规模化的生产方式为特点的传统唱片公司体制不能承受的。

这就是这些年来华语乐坛每况愈下的根本原因。因为产业转型,旧模式无所适从,新模式青黄不接,于是产业就陷入一个“困局”。

各种新兴势力正在合力突破这种“困局”。这些新兴势力除了各大试听网站,还包括豆瓣音乐人、YY等新兴平台和个人音乐厂牌、各路小众歌手及为歌手自我经营服务的团队(如印刷设计、录音制作、微博营销等)。这些新兴的实体和个体之间以网络为纽带,正在形成一种新的生产关系,“协作生产”——个体间通过相互协作来实现各自的价值。

在协作生产的环境下,当一个音乐人想要卖音乐,他无需再通过与唱片公司签约来完成,他可以通过网络很方便地找到相应的服务团队,在它们的帮助下完成音乐产品的生产和营销。相比从前的唱片公司集中生产,这种生产方式不但能让个体价值充分体现,还能促进更多新模式、新网络产品的产生。

7digital就找到了新的市场,转攻API应用接口,让客户获得完整的自定义音乐服务。

更合理的消费模式

据报道,几家大的音乐试听平台年底将联合推出付费下载,消息传出后,音乐人们反应普遍比较冷淡,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一切并不足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这么多年来,除了Bandcamp等少数网站和产品外,大多数的网站和产品都只是想着如何通过内容获取好处,而不是为内容生产者提供服务。

但实际上,在音乐的“流”化之后,音乐人和消费者之间可以建立一个比传统的唱片生产销售更直接更合理的消费模式。

传统唱片都不是一种很合理的消费模式。对于音乐创作者来说,他们能从唱片销售中获得的收益远比他们应得的要少得多。对于消费者来说,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是被迫消费。

在不久的将来,音乐人完全可以跳过任何中间商,通过APP等工具建立一个自主经营的发行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歌手定期或不定期的将新歌推送给已注册和订阅的歌迷,通过在免费试听的基础上设计一些付费的增值服务(如下载整张唱片、订购周边产品、买演出票、跟歌手互动)来盈利。

这个模式的好处在于:第一,音乐人直接面对消费者,无论创作还是收入都不用担心“中间商”干扰;第二,平台拓展性强,音乐人可以及时调整、改进相关服务。

那么,谁来帮音乐人建立这套销售体系、开发这个平台呢?这就得靠前面提到的“协作”了。无论如何,技术应该承担这样一个角色,帮助音乐人从唱片公司手里夺回音乐的控制权,把音乐和自己的命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