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6年究竟会有怎样的革新,我不知道。我想说的是,初心不改,2016绝对不会是失望的一年。猴年,将是一场情怀巨献。

独立音乐阴影下的2016-新音乐产业观察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猜猜2016”征文选登

文 | 徐思贤 新浪微博@罐头工作室

  2016年2月份刚刚开始没多久,整个音乐圈会怎样我不敢说,Billboard也好,Beatport也好,NRJ Vos Hits也好,我只知道,2016,将会是独立音乐万象更新的一年。

盘点2015的大事件,最过瞩目的莫过于Music MemosJukedeck的横空出世,这两个APP的问世,可以说是将音乐制作领域引入了一个新纪元。展望2016,积极而言,这样的人工智能可以使音乐人制作人的神秘面纱被揭开,让创作更加亲民化;反之,这样的低成本低投入恰恰给独立音乐以沉重的打击,尤其是在电子乐上,“泛”必然会导致“滥”。

不仅如此,随着选秀类节目的普遍,独立音乐也由小众情人变为网络金曲。宋冬野、马頔、赵雷,这些民谣音乐人在大红大紫的同时也遭躺枪,而崔健在《中国之星》上力挺痛仰、舌头,也是把摩登天空的香港和澳门硬拉上了专业舞台。2016,这样的骂战和力挺又会达到新的高潮,是路转粉还是粉转黑,会成了音乐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

继网易音乐人、虾米音乐人之后,我眼中的2016又会产生新的阵营——朋友圈音乐人。这一类人不必依托音乐网站的宣传,而是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或者朋友圈的推介来获得试听量和认知度。同时,会发起组成新的音乐厂牌,厂牌中由一个知名度较高的音乐人主打,从单枪匹马变为团队制作。他们以众筹和巡演的形式来获取资金制作EP,再由EP售得的资金投入新的创作和演出中。这一点,众乐纪的陈鸿宇尤善运营。今年,他和马雨阳的搭车巡演更是把逼格膨胀到极致。较之摩登天空的签约而言,这样的自由也许更符合新民谣的想象。跨领域的合作也值得关注,“合辑”的理念显得更为重要,一组微小说,一幅画,一帧摄影,一个短片,一首歌。

虾米音乐人联合吴莫愁发起的90玩乐计划,虽然没有大造声势,也在华语流行音乐奖上获得了相当的成绩。除了一首民谣的加入表现了这一代音乐的多元化,抛去吴莫愁的主观情绪,了解9位音乐人另外的作品,都难逃电子乐的本质。这是个戴着低音炮就是DJ的年代,再加上游戏背景音的助力,2016,电子乐的涅槃,想必是可以期待的了。

2016年的音乐成组,将更为趋向于年轻。从在校大学生一直追溯到高中生甚至初中生,这样一群初生牛犊也许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他们不善营销,却懂得社会的需求。对于新媒体的熟练运用,也会使他们获得更多的关注量。豆瓣、微信公众号、微博、优酷,一直到荔枝FM、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这群学生厂牌的力量不容小觑。在不远的2016年,以学生为主打的音乐厂牌将会大造声势,并且,摩登天空旗下又将斩获其中翘楚。未来,也将会有更多的跨界音乐人参与其中,有时候,创作力比唱作力更为重要,我们遇到一些人,经历一些事,看到一片风景,都会有不同的情感,我们听到的不是歌,是我们自己。

2016年究竟会有怎样的革新,我不知道。我想说的是,初心不改,2016绝对不会是失望的一年。猴年,将是一场情怀巨献。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