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amingwdig_custom-54b33fa7a80c4edddcca89c746b3033831ea32e9-s900-c85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猜猜2016”征文选登

我忏悔,生在华语乐坛熠熠生辉的90年代,听了那么那么多好听的流行歌那么那么多白金唱片,我并没有购买唱片的习惯。

对,“白嫖”多年而自知,果然是难以启齿的事实。

我得承认,在面对“最想送给男朋友的礼物”这一伪命题,我票选的第一名一定是唱片。

高中时喜欢的男生,习惯特别好,仔细的收藏着苏打绿的每张专辑,那时韦瓦第计划也只是出到《夏·狂热》,我们互相传阅《春·日光》的歌词本然后傻笑着期待着下面的一个季节,大半夜的躲在被子里发短信给对方“喂你说冬天的主题色会不会是蓝色的啦”,就好像有长长的CD架等我们去填满它一样。

大概就从那时起吧,就开始萌生了这么可爱的男孩子才配得上这么好听的唱片啊这种碎碎念,直到现在每每遇到喜欢的唱片,总是第一个想到要送给喜欢的男生啊啊啊,这是多么少女的体验!  (然而对方并没有出现,也就并没有送给男生唱片的体验)

有给自己买过几次唱片,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那个时候,在我所在的三线小城,唯一的一家唱片店坐落在人民广场(对每个城市都得有的那个人民广场)最老的那座天桥下。最早入驻的沃尔玛超市,第二层买CD的货架上还规规矩矩地按当月热度摆放,作出小小的排行榜。12岁时去汉口玩,中午吃饭时跟妈妈吵起架来,一气之下跑出餐馆结果走到了一家街边的唱片店,还记得一进门就飘来的音乐声、木质货架、琳琅满目的唱片躺在那里发射“touch me touch me”的讯息和我拿起的那张白色封面的《We sing.We dance.We steal things》(虽然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那是谁)。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不过是诸如我最爱去的唱片店也没撑过那个夏天,超市里只看得到盗版的车载CD,在百度地图上搜武汉的唱片店出来0条线索之类云云。

妈妈告诉我她换了新车,我估摸着不如送她张唱片表示祝福,还在纠结是送《敷衍》还是《如也》,回来一看我靠,压根就没有插CD地方,她说,“这是顶配”。

What?

而现在,数字音乐时代。说简单点,我们在APP上买专辑买歌儿听。不管是朋友告诉我我“前男友乐队”(其实是苏打绿)的数字专辑只要5块钱,我说“哎嘛只要5块钱?一首5块钱还差不多吧”;还是在窦靖童《river run》首发那天小鹿乱撞地鼓捣虾米那折磨人的支付方式,我对面的那个人在知道我要花2块才能听到歌时吐出“我操真贵”的感慨,我们都在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可是这个游戏规则里,并没有包含礼物的概念。

我是说,付费音乐为什么不能有“赠送给ta”这个选项呢?当我苦于不会给iTunes充钱买不到我家童的新歌时评论都已经成百成百的叠加了,为什么就不能有人买一首送给我呢?我好喜欢的那个男生,我才不满足于分享彼此的播放列表,为什么我就不能买下12个月的豪华付费音乐包砸给他,告诉他“快跟老娘在一起……一起听音乐吧!”还有你们那粉丝支持榜上买几百张的,为什么就不能把你家idol的数字专辑送给几个好姐妹儿们,也请她们摘掉有色眼镜听听大制作呢?

我所知道的,购买音乐进入到付费环节,只能自己付自己的,根本不能买给别人。不过请最好也别出现“找人代付”这种尴尬的选项,我们要的可是给对方surprise让对方爱的不要不要的那种感觉。

在我们赠与他人的同时,我们支持的歌手,也可以从中获利,把歌曲推送到更多的人身边吗。这才是广告里说的“他好我也好”啊!(砸)

我不写代码也不懂你们音乐圈的很多常识,不知道这一幻想要实现会有多复杂。就像我和朋友已经诟病了很多次的云音乐黑胶唱片界面,也许我们还是会不喜欢它,可也没有办法阻止它成为一部分人的一种情怀,想送给他唱片的想法也可能只是一种情怀,但你不能阻止它存在啊。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没有买实体唱片习惯的人,给我们一次赎罪的机会吧。

新的一年,如果能把音乐“送”给你,该多好啊。我多么想伪装成一张唱片打着礼物的旗号到你身边啊。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