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音乐产业观察
艾瑞专栏:简单收费拯救不了数字音乐行业
观点

艾瑞专栏:简单收费拯救不了数字音乐行业

免费的互联网时代,让一个已经吃惯免单大餐的人,突然要为饭钱而付费,遭遇抵触情绪几乎就是必然。因此,音乐下载收费,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用户习惯这座大山,不管这种习惯是否合理,这都是它必须要小心面对的问题。众多知名音乐网站之所以对这次全面收费小心翼翼,或许正在于,与音乐收费相比,他们更担心用户流失到其他免费的盗版音乐网站。由于许多正规音乐网站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盈利模式,用户流失只会让他们得不偿失。

数字音乐收费背后:哪些力量在博弈?
消息

数字音乐收费背后:哪些力量在博弈?

要想将传统唱片业搬到网上来,虾米必须获得更多唱片公司和独立音乐人的各种资源支持,如版权,渠道等资源,需要与版权方互惠互利。而今,定额支付的购买版权已经无法满足唱片业的需求,音乐网站也无力亏本经营,最终,由版权方推动,音乐网站借势而来的收费产品就这样诞生了。

中国在线音乐发展简史
观点

中国在线音乐发展简史

关于在线试听这种网站模式在中国的最早吃螃蟹者已经不可考。不过,根据马日拉的说法,他1999年创办的“中文音乐星空”据说是当时“中文网络五大MP3下载站之一”,同年,九天音乐网成立,由此可知早在上世纪末,已经有网站提供在线试听服务

钛媒体:隐藏在免费音乐产业背后的黑洞
观点

钛媒体:隐藏在免费音乐产业背后的黑洞

复制免费音乐文件,可比于按揭抵押资产:如果屋主还贷的承诺和音乐一样可以多次复制,如此就贬低了房屋最初的价值,屋主所能持有的长期财富价值就减少了。免费复制音乐,长期以来会给支撑复制之源的人带来伤害。

音乐产业变迁:中国唱片业三十年
机会

音乐产业变迁:中国唱片业三十年

在互联网时代,唱片被挤到了历史的墙角。在时代浪潮面前,即使是太平洋—中国改革开放后成立的第一家唱片公司,制造出中国第一个立体声盒带、第一张CD唱片的公司,十几年的纳税大户也无法独善其身。

多米CEO石建平:移动互联网拯救数字音乐
消息

多米CEO石建平:移动互联网拯救数字音乐

传统的搜索模式有很多弊端,而UGC模式的发展是围绕社交化平台的框架和机制,让用户在听音乐过程中觉得更好玩。石建平认为“未来数字音乐将是一个歌单的时代,以往用户听歌是买一个专辑,以歌为单位。到互联网时代,用户都会搜单曲,很少有用户去搜专辑。而现在大家都在听某一类的歌曲,从某一程度上看就是歌单。”

腾讯科技:音乐的未来不取决于“收费”
观点

腾讯科技:音乐的未来不取决于“收费”

指望“收费”拯救国内唱片业是不现实的,比“收费”更重要的是版权管理的规范化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新产品开发和渠道拓展,还有,内容生产者(尤其是基层音乐创作者)是否能获得合理的回报。而且,面对移动这样的巨无霸,国内的音乐公司们需要更强的“合纵连横”的能力。

酷我5年变现探索:在线音乐爆发的三种可能
消息

酷我5年变现探索:在线音乐爆发的三种可能

雷鸣,或者说酷我对商业模式的思考已然比较清晰。在探索了5年之后,他们确定了三个可能的方向:一是广告,二是收费,三是周边服务。广告的模式已经被证明可行但也有瓶颈:广告太多影响用户体验,而且从本质上说音乐在这一模式中体现的仅仅是媒体价值。收费服务则在那么多年后都举步维艰,于是最有想象力的就剩周边服务了。

中国经营报:中国音乐产业尚未形成
观点

中国经营报:中国音乐产业尚未形成

几年前,中国的电影产业也如音乐产业一般,话语权缺失,票房萎靡。当华谊兄弟、光线等企业做大后,一改电影产业的局面。对国内音乐市场而言,改变目前的“囧境”,最需要的是出现一批能够整合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用市场化的手段运作该产业,引领行业的发展。

“微音乐”大野心
消息

“微音乐”大野心

微音乐是新浪微博种类繁多的应用中的一种,由新浪音乐事业部和新浪微博共同运作。“其实一共就十几个人,都是音乐爱好者”。

艾瑞咨询:2012年中国数字音乐行业四大盘点
观点

艾瑞咨询:2012年中国数字音乐行业四大盘点

数字音乐走向付费之后,音乐版权的分成的矛盾将会被进一步放大。目前数字音乐版权来源主要分为两种途径,一是来源于互联网渠道商,二是来源于电信运营商,从目前产业格局来看,互联网渠道商和电信运营商占行业强势地位,版权分配规则基本由它们制定,音乐版权所有者处于行业弱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