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陆续推出广告和向音乐人的专业版收费之后,SoundCloud于昨天做出了第三步商业化尝试:加入付费订阅战场,推出SoundCloud Go服务。这会使这家9年前开始于德国的流媒体服务商直面同业巨头如Spotify、Apple Music和Tidal。

在陆续推出广告和向音乐人的专业版收费之后,SoundCloud于昨天做出了第三步商业化尝试:加入付费订阅战场,推出SoundCloud Go服务。这会使这家9年前开始于德国的流媒体服务商直面同业巨头如SpotifyApple MusicTidal

但是,由目前的产品评测和模式分析看,这一基于资本推动的加速动作,只会使音乐流媒体服务因此更为拥挤,而并不能对进展缓慢的流媒体营收做出突破性的提升。

SoundCloud推出付费订阅,前景不容乐观-新音乐产业观察

仅仅十天之前,SoundCloud终于和索尼音乐达成协议,从而完成了主流唱片最后一块拼图的接入。稍早前,环球也已完成了和SoundCloud的合作,但是前提是能在尽量短时间内发布付费订阅,加快授权内容的变现营收。这一连串动作,也让业界因此分析付费订阅会加快推出步伐,时间节点则可能是今年十月。

除了版权方的压力,另一让付费订阅加速的原因,是较早前的广告和专业版付费收入并不能对SoundCloud实现支撑作用。仅在2014年度,SoundCloud就亏损了3914万欧元。今年1月以债务融资方式获取3500万美元显然是对营收周期延长的努力。但是,投资者对其前景并不看好。

在了解上述背景后再来观照名为SoundCloud Go的订阅服务,的确可以发现压力下的仓促。基于9.99美元的月付,订阅者可以享有免广告、离线和基于厂牌出品目录的获取权限。同时,也可以使用类似“查找相似”的radio station功能。但是,和Spotify、Apple Music不同,SoundCloud的音频单位是单曲;这意味着由1.25亿首音频中去发现目标歌曲会略为艰苦:检索者要面对的,可能是多达几百个结果的列表。付费订阅并没有改变这一体验。同样,虽然均为基于音乐人到粉丝的点对点对接,Spotify至少提供了整张唱片作为单位让粉丝分辨或欣赏;这也是大多数爱好者习惯的方式。SoundCloud Go在这方面同样没有提升。

当然,无论是由诟病侵权到达成合作的主流公司如索尼、环球,还是月活1.75亿的用户量,都证明SoundCloud的魅力仍旧不可轻忽。也正是因此,即使此前高调宣称最新唱片只限Tidal付费用户方可听到的Kanye West,也频频以仅限SoundCloud的方式发布“附赠曲目”(bonus track)。但是,如果同样以Tidal的策略作对照的话,SoundCloud的短板或许更为明显;由Jay Z牵头、17位明星音乐人共同发起的Tidal奉行的是独家策略,尽管如此,内容和明星影响力的双重作用下,高调宣称无免费的Tidal也只获取了一年300万付费订阅的成绩。Spotify目前的付费订阅数十倍于此。

SoundCloud的独家内容目前是Spotify的一半,约为150万首。考虑到Spotify由免费订阅向付费转变的艰苦,的确很难对SoundCloud加速推出且体验欠佳的订阅服务给予乐观预估。作为更为独立的Bandcamp的拥趸,笔者对此也不感到惋惜。

数字时代的音乐商业化之路仍旧没有曙光。但是,这也意味着有更多可能性等待去发现。

作者信息:牛磊,乐童音乐合伙人/VP;独立厂牌拾柒贰肆唱片创建人。2004-2013年曾运营独立音乐网媒独立音地。个人关注音乐与互联网在消费升级方向上的可能性。欢迎交流。电话/微信:13810804370